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灵魂互换

灵魂互换

作者:晓吻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06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王柯的生日就要到了,作为公司的部门经理他觉得有必要请自己的下属吃饭庆生,于是在下班前用邮件形式给他准备邀请的同事发去了剪短的邀请函。晚上七点众人来到写字楼附近的一家装修古色古香,也......

王柯的生日就要到了,作为公司的部门经理他觉得有必要请自己的下属吃饭庆生,于是在下班前用邮件形式给他准备邀请的同事发去了剪短的邀请函。

晚上七点众人来到写字楼附近的一家装修古色古香,也很有名的饭店预订好的包间里。接到邀请函的应该是七个人,可到场赴约的却只有五个,其中还有一个是并不在邀请范围之内的何文蓉。

何文蓉一见到王柯就怯懦的往站在她前面的同事身后躲了躲,她害怕会被王柯发现然后被赶出饭店。不过王柯并没有做出太大反应,带头走进了饭店的旋转门。

“大家都别客气啊,咱们就借着我生日热闹热闹,平时忙忙碌碌的也都辛苦各位了…”

王柯率先举起注满红酒的杯子抛开平日里上司该有的严肃,绽放出一个难得灿烂的笑容说道。这样的王柯让同事们很是放松也觉得很亲切,而对于坐在角落里的何文蓉来说却是那样的迷人,她甚至觉得那种让人陶醉的表情是为自己准备的礼物,也只属于自己。

“头儿,生日快乐啊。不过你好像不是今天过生日吧?我记得应该是下周…”

负责业务的张浩嬉皮笑脸的先和王柯碰了下酒杯,然后又示意其他人干杯。何文蓉看了一眼张浩,脸上露出貌似得意的微笑。心想你们是不会知道的,因为只有我才能决定我的柯要什么时候过生日。

王柯尴尬的笑了笑,原本想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就语塞了。半晌才挤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为我们销售三部加油,来,干杯!”

几个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很快还是齐刷刷的碰起了酒杯。

何文蓉满意的看着王柯并把他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深深的印在心里,她还是如此迷恋王柯自信满满的样子,迷恋他每次在准备迎接新挑战时那种从容淡定的姿态,那些就像是在战场上拿到敌人宣战书却还可以笑容相待的常胜将军。

“那个…王总,萱萱和Lily让我把这个给你,她们说有事不能过来望…望领导谅解…”

坐在张浩旁边的夏可像想起什么似的,从包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包裹递给王柯,算是替缺席的那两个同事奉上生日礼物。王柯挤出一个无奈的微笑接过东西,摇着头说

“我都说了只要能来吃饭就够了还送什么礼物嘛,你们这些小女孩啊…行了,回头替我谢谢她们,都别愣着赶紧吃啊。喜欢什么就点别客气…”

就这样,众人开始随意的吃吃喝喝起来,抛开工作关系几个人看上去更像是一场朋友聚会。

然而,似乎没有谁会在意角落里一声不吭的何文蓉。她显得格外安静,一只盛有殷虹色液体的高脚杯在她的手中轻轻晃动着,视线却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个人身上。那就是王柯,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看在她的眼中。

“哗啦…”

就在所有人沉浸在欢愉当中时,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刺耳声打破了这一切,也打破了何文蓉正在编织的梦。

“啊!我的脚…”

接着是一个女人惊恐的夹杂着哭腔的尖叫声,是财务部的会计刘鑫。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脱掉了高跟鞋光起了脚,而那酒杯掉落的时候她也正好一脚踩了上去,顿时鲜红的血缓缓地顺着脚底与地板间的缝隙渗出来。

“哎呀,怎么见血啦!真不吉利…”

夏可脱口而出让在场的人立刻僵在原地,等她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时却已被身边的张浩一把按回了椅子上。

“夏可!脑袋是不是又锈到了啊…”

王柯摆了摆手表示没事,走到刘鑫跟前扶住她坐到椅子上。

“怎么样,扎的深不深?”

他边问边想要抬起刘鑫的脚查看伤口,在场的人也围了过来。刘鑫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要阻止眼前的这个男人的动作,尽管她一直暗恋着她的上司王柯。但是现在自己如此狼狈的样子又怎能让他看呢,何况还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示自己已经被高跟鞋挤的有些浮肿的脚,也是因为这样刘鑫才趁着大家有些酒醉时偷偷脱掉了别脚的高跟鞋。

“都这个时候了还害羞啊,如果伤口扎的深可能还要去医院呢…”

“真的么…”

刘鑫听到王柯的话后显得有些惊慌,乖乖的任他挪动自己的脚,脸上浮现出不易察觉的红晕。

就在几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刘鑫身上时,还有一个人却被他们遗忘了很久。何文蓉,是何文蓉。她将刚刚发生的一幕都看在眼里,看的如此清晰如此真实如此让她心碎。

她眼睁睁的看着王柯仔细的将残留的碎玻璃取出,然后用干净的纯净水冲洗掉刘鑫脚底伤口流出的血,还让人找来干净的棉制餐巾简单的进行伤口包扎。每一个动作都充满温柔,至少在何文蓉看来那就是温柔。

她的手有些颤抖,双眸竟在瞬间散发出异样而诡秘的光芒,一张还算艳丽的脸此刻却显得很不寻常。她缓缓地站起身,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哀伤。张开有些干涩的唇幽幽的说

“为什么要当着我的面做这些…是不是觉得我不会知道不会看到?还是…还是你想看我是不是会紧张吃醋?难道你到今天都还不知道我有多在乎你么,柯?”

何文蓉走到王柯面前,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伸出手去轻抚他的头发还有脸颊,但又不知为何她的手刚伸出去就又缩了回来。又开始说话

“我…我是不是太唐突了,柯?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么没有礼貌的动作,你喜欢的是矜持对不对?就好像你第一次邀请我跳舞时的样子,你还说我是所有客人中最高贵最矜持的那个,不是么?”

“谢谢王…王总,不过我想脚都这个样子了明天肯定不能上班了…”

刘鑫的声音突然打断何文蓉没有回应的对话,她极其厌恶的看向刘鑫,双眼中的诡异光芒显得更加明亮,明亮的仿佛一团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焰。转而又露出一丝阴冷刺骨的微笑,像是打定主意似的开始一点点的靠近王柯,直到她可以感受到对方温热的气息。

“不用谢,我看你这脚不仅明天来不了公司,待会回家可能还是个问题呢。这样吧,我们既然都住新光小区就坐我的车回去吧,明天我替你向人事部请个假…”

说罢王柯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然后一脸茫然的盯着夏可。其他人却跟没事人似的都散去收拾东西纷纷准备离开,直到听见有人说结账王柯才回过神,便掏出钱包付钱并让服务员把他的车开到门口去。

刘鑫在王柯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往大厅走,怎么也抑制不住因为紧张而乱跳的心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轻声问

“王总…你…你什么时候也住新光小区了?”

听到刘鑫的问话,王柯没有回答只是露出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然后径直朝着一辆白色奥迪走去。

车开的并不快,一路上两个人也都没有多说话。刘鑫从上车之后就一直微低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王柯觉得空气有些冷不由得就是一个寒战。于是打开收音机,里面正放着一首旋律悠缓深情的歌。唱的人音色浑厚投入,听的人也很快被带进了浓浓的情意当中。

“多动人的旋律啊…柯,你知道这首歌的名字吧?”

沉默了很久的刘鑫突然开口说话,而且还亲昵的直称王柯的单名。尽管这让他有些惊讶,但他好像并不是很在意反而笑着回答

“当然知道,这首歌的名字是《新不了请》,是我很久以前就喜欢的一首老歌了。”

“是么,也是我很喜欢的歌,因为它和别的歌不同,至少对我而言意义非凡…”

刘鑫语调缓慢的说着,因为自己在专心开车,所以王柯没有看过她一眼只是认真的听她说话。

“曾经有个人为我唱过这首歌,虽然他的声线并不是很适合这种略带低沉的歌,但是那对我来说却是全世界。因为我能从他认真的眼神中看到温柔和满足,而对于我这些就够了,所以每每听到这首歌我都还会感受到当初的一切…”

“那个人…是你男朋友么?我想他当时一定很爱你…”

“为什么?为什么说他一定很爱我?难道你也做过相同的事唱过相同的歌给别人?你明白我所说的一切是什么嘛…”

刘鑫的情绪有些激动,她抬起头看向王柯不停的发问,而王柯仍旧专心的开车并没有侧头看过来。

“我么…我想我曾经也做过一样的傻事吧,毕竟那个时候还是有些不顾一切的…”

“不!那一点都不傻,难道时间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忘记所有么?”

“呃…好吧,还是说说你怎么没和他在一起呢,分开了?”

“当然没有,我们不可能会分开,而且他已经是我老公了!”

刘鑫的话让王柯想要猛踩刹车,他觉得非常可笑,一个已经结婚的女人居然在二十几分钟前还装成小女孩给自己献媚?

当他转向刘鑫的时候顿时睁大了双眼,眼神中充满惊诧和恐惧。因为坐在副驾驶的分明就是他用很长时间都想忘却还是挥之不去的女人,就在他的脑海中迅速闪过那三个字时车子却猛烈撞到了路边的安全护栏上,发出一声惊人的巨响。

急诊室的3号病房的门被打开,寻房的护士走到靠窗的一张病床前,在记录本上写着什么。然后准备离开,就在转身的一刹那,病床上一个头部缠着纱布昏迷了两天两夜的女人突然睁开双眼。盯着天花板嘴里喃喃自语

“…呃…老公…我老公…”

护士闻声吃惊的看向女人,急忙走过去问道

“终于醒啦…知道自己的名字么?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

女人没有动弹,只是转动了几下眼珠子,用很微弱的声音一字一顿的回答

“何…文…蓉…这里是…医院…我和老公…出了交通意外…他叫…王柯…”

一夜惊梦 <<上一篇 >>下一篇 走进鬼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