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乡村鬼故事 > 狗颜残喘

狗颜残喘

作者:于珏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06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年至中年的万冠才说来可怜,去年死了老婆,今年死了儿子,本是好好一个三口之家转眼只剩下他一人。万冠才每每想起这些尽是热泪盈眶,好在家里还有条白狗,那狗打小就陪着他,说来也怪,狗的最长......

年至中年的万冠才说来可怜,去年死了老婆,今年死了儿子,本是好好一个三口之家转眼只剩下他一人。

万冠才每每想起这些尽是热泪盈眶,好在家里还有条白狗,那狗打小就陪着他,说来也怪,狗的最长寿命不过三十多年,这只白狗却活过了五十多年,都快要成精了。

万冠才记得去年老婆死前,白狗一直“汪汪”吠个不停,那声音悲泣,在黑夜里听起来如同人在抽泣。

今年儿子死前,这白狗也是吠个不停。

万冠才两年失二亲,白发人送了黑发人,办完儿子的丧事,他想大概下次就轮到自己了。

他干脆将棺材提前买了回来摆在自己家里,每天晚上就睡在棺材里,一副随时准备等死样。

偏偏他就是死不了。

这样又过了一年。

万冠才对这副棺材倒是情有独衷,一天不睡就觉不习惯。

这天恰逢万冠才生日,远方的外甥女买了大包小包的礼品前来看望他,不料一进家门就见大厅正中摆着一副棺材,吓得那外甥女当场手脚发软,东西散落了一地,惊魂不定中扑上棺材就哭。

“舅舅啊!我来晚了,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那外甥女哭得还真切,眼泪鼻涕一大坨。

就在这时,买完菜的万冠才回来了,见自己的外甥女扑着棺材哭得个呼天抢地,不觉两眼一黑没了知觉。

那外甥女吓了一跳,见万冠才晕倒在地,愣了愣,凑近棺材一看,一只白狗躺在棺材里的,这才松了口气,赶紧将地上的万冠才扶起。

可是此时的万冠才气若游丝,三魂走了二魂,吓得外甥女手脚发软。

万冠才的身躯抽了抽突然睁开眼,机械式地朝大厅里的那口棺材走去。

那模样呆滞,两眼无神,典型的行尸走肉。

外甥女想,自己的舅舅是不是早就想好了,瞧他一早就把棺材准备着,显然一直在等死啊!

万冠才爬进棺材,那只白狗跳了出来,围着棺材打转,嘴里不时发出“呜呜”声,声音不同寻常的狗吠,倒像是一种祈求,接着两只狗腿一伸,拍打起棺材。

片刻后,万冠才咳了咳倒醒了来。

这位外甥女着实不敢相信,只在万冠才家呆了一天便赶紧离开。

那外甥女想,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怎么都不相信世界上还有此等怪事,看来舅舅家的风水不好,好好地摆什么棺材,差点把她吓死。

外甥女走后,万冠才将白狗抱了起来。

“好好地妮妮作啥哭呢,我又没死!”万冠才自言自语道。

白狗汪汪朝他叫了两声,似乎在回答万冠才。

第二天,万冠才还在睡梦里,就听见有人拍门说,他的外甥女死了。

万冠才着实不敢相信,带着白狗赶去异县参加外甥女的丧事。

家里的人一见万冠才便将他视作克星,个个避着他。

万冠才耐着性子跟家人解释,却没有一个人信他。

家人觉得妮妮死得蹊跷,这事八成跟万冠才脱不了干系。

又见万冠才怀里一直抱着只白狗,家人便将苗头指向白狗。

“这只狗都活了这么大岁数,早就成精了,说不定是它勾走了妮妮的魂魄!”

这一说,万冠才还真起了疑心,瞧瞧怀中的白狗,操起刀就要砍,那白狗见万冠才拿刀对着自己,凶光毕露。

狗嘴一吠,朝万冠才扑了来。

万冠才瞧着这白狗果真中了邪,不由想到“白无常”三字,顿时冷汗淋淋,持刀的手不再犹豫。

偏偏那白狗极狡猾,趁着万冠才走神间,一头扎进妮妮的棺材里。

棺材里响起一阵女人的呼嚎声,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声。

众人慌了神将棺材打开,发现白狗倒在棺材一边,而妮妮则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众人本该高兴的,以为妮妮还了魂,可是一看妮妮的举动,又吓了一跳。

此时的妮妮四肢着地,舌头是不时吐在外面,身后还有一条毛茸茸的白尾巴。

不禁大叫“狗附尸!”

众人闻声四处逃窜,唯有万冠才依旧拿着刀对着眼前的“妮妮”说“快离开妮妮的身体,不然我定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妮妮”伸着舌头冷笑,两只手抛了抛,身躯半蹲,摆出一个攻击样,朝万冠才狠狠抓来。

万冠才想到老婆与儿子的死,气得牙齿紧咬,与白狗对上一阵子,手和脚已被白狗抓伤,鲜血流了一地。

就在这时有个道士跑了来,冲着“妮妮”念了段咒语。

妮妮被定在原地,那道士又将一副锁魂符贴在妮妮额头上,将妮妮放回棺材。

“无量天尊!这狗精常年吸食人的阳元,已不是这么容易对付!贫道暂且将它锁在这位女子体内!等过了七七四十九天后,用火将其原身梵烧,才能将其真正杀死!”

“道长居然知道这狗已成精,为何不早点出手!”万冠才想到自己老婆与儿子的死说。

“不是贫道不愿出手,实在是这狗精太狡猾,不肯离开本体,如今它被自己的主人所弃,才不能不舍去本体,贫道这才有机会出手!”

道士说着将白狗的原身从棺才里拎了出来,用一根红线绑住白狗的四肢。

“原来如此!”万冠才道。

“寻常狗活三十余年已算长寿,而这狗活过了五十,可与索命的白无常相提,你却将它日日养在身边,不害人才怪。它对你到是知恩图报,救你一命,可这究竟是个索命精,一早不除,你早晚也会被它所害!”

万冠才恍然明白,救道士救自己。

那道士将白狗的尸体拎在桌是,四脚朝下,摆了个蹲着的姿势,四周用红绳缠了几圈,叫万冠才看好了,不要让人碰棺材里的人,等过了四十九天,就将白狗的尸体烧了。

万冠才点点头,一步不离地守着妮妮和白狗,待过了四十九天后,将白狗的尸体拿去焚烧,不想火刚点着,棺材里的妮妮突然睁开眼,慌乱不停地想挣扎出来

万冠才赶紧将白狗的尸体扔进火中,棺材里的妮妮这才安静。

待白狗的尸体完作烧毁后,再看棺材里的妮妮早已失了原样,顶着个巨大狗头,一张狗鼻微微呼着气,胸膛跟着上下起伏,似乎有了生命特征。

万冠才以为那白狗没死,抡起斧头将那个巨大狗头砍了下。

血汉服3 <<上一篇 >>下一篇 血障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