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乡村鬼故事 > 人血梅花瓶

人血梅花瓶

作者:容念白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07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一回到这个古朴的小镇,她有说不出的熟悉和舒适。同行的丈夫告诉她:“阿真,这里是你的故乡啊。”故乡吗?付真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前不久,她刚刚回国,就被一辆疾驰的轿车撞倒,当场昏迷不省......

一回到这个古朴的小镇,她有说不出的熟悉和舒适。同行的丈夫告诉她“阿真,这里是你的故乡啊。”故乡吗?付真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前不久,她刚刚回国,就被一辆疾驰的轿车撞倒,当场昏迷不省人事。紧急送往医院后,医生诊断她并无大碍,只是撞到了头。医生说,她或许会失忆。

后来,据当时肇事的司机说,好像突然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的眼睛,结果下一秒,事故就发生了。

车祸之后,她果真忘记了一切,包括她一直深爱的丈夫。为了唤起她的记忆,丈夫带她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当年付真的家在这一代也是名门望族,有一栋宅院,里面栽满了梅树。闲暇的时候,付真就坐在院子里,在瓷器雪白的胎釉上画梅花。

付真画梅花是一绝。可是她忘了。

丈夫推开久掩的房门,一股陈腐的气息扑面而来,灰尘四下飞扬,房梁上挂满了厚厚的蜘蛛网。室内的陈设还如当年一般,只是朱红色的漆已经陈旧,上面落满了一层薄薄的灰,角落里放着几只梅花瓷瓶,那颜色还鲜红如血滴。

“阿真,你记得吗?这是你以前的房间。”

“阿真,你记得吗,你曾经有个妹妹,她叫付梅,你很喜欢她。”

“阿真……”

付真突然猛烈的摇头,那些她统统都不记得,只是在他说自己有个妹妹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头痛欲裂。

丈夫叹了口气,转身去收拾房间,她呆呆地坐在斑驳的梳妆台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模糊的镜子里映出了一个红色的影像,她一转头,那抹红色就不见了。她的心跳开始加速,脑海里记忆的残片迅速拼接,古镇宅院红色的衣服碎掉的脸一满碗鲜血……这中间跳过了什么?哦对,还有凌乱的头发,睁裂的眼眶。

她抓住自己的头发大叫起来,正在忙活的丈夫跑过来,帮她按揉太阳穴。她泪水涟涟地看着镜子里苍老却依旧风度翩翩的男子“我不想要住在这里。”

“阿真,”丈夫很耐心,“你要配合,医生说这样可以帮你找回记忆。”

“那我问你,你说我有个妹妹,她呢?她在哪里?”

“阿真,你忘了,她失踪了,你们二十岁那年,她就失踪了,想是死了吧。”

付真颓了下去。

晚上,付真失眠了,这个老宅院带给她恐慌,让她感到深深的压抑。她用力地闭上眼睛,又睁开,突然发现屋子的空地上站着一个人。她猛然坐起来,那个人还在,而睡在身边的丈夫却不见了,好像一直是她自己一个人睡在这空屋里一样。

月光透过窗纸照射进来,毛毛的,有点模糊不真,她看见那人穿着一件红衣服。不过很快她看清,那不是一件红衣服,那是一件白色的长裙,是鲜血把它染红,在裙摆处还可见的零星的白色。

那人转过头来,是个女子,她的脸好像是被砍烂了一样,眼睛里好像还在流血,有的地方已经结了厚厚的痂,头发被黑色的血块黏在一起。

“疼吗?”女子声音嘶哑。“你觉得你头痛,那你说,我痛不痛?”

女子慢慢逼近蜷成一团的付真“姐姐,你说啊,你说我会不会痛?”说着,她伸出枯骨般的双手来抓付真,付真拼命挣扎起来,被丈夫叫醒。

一个噩梦啊。付真下意识地看看屋子里的空地,那里什么都没有。墙角处,一只梅花瓷瓶静静矗立,恍若开在月光里。

付真正准备睡,忽然见丈夫动作僵硬,以一种十分吊诡的姿态下床,走向那只瓷瓶,然后,用力打碎了它。与此同时,出于对黑暗的恐惧,付真点亮了灯,于是她看见了一切。

那瓶子碎了,里面的土和一些白色块状物体一起涌了出来,那白色的是人骨,她认得。

原来,她的妹妹,就在这瓶子里。早年间,她和妹妹同时喜欢上了一个男子。从小,妹妹比她漂亮,比她乖巧,比她可爱,所以她毫无胜算,那么杀了妹妹,或许是一个好的选择。

她把妹妹砍碎,装在花瓶里,并用鲜血和成颜料,在白釉上画上梅花。她以为,这样就永远不会被发现。

其实,这么多年来,花瓶里的妹妹,一直在等她。

她看见毛毛的月光下,她的丈夫手里拿着一块碎瓷片,目光凶狠,向她逼近过来。

艳鬼摄魂2 <<上一篇 >>下一篇 血汉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