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艳鬼摄魂2

艳鬼摄魂2

作者:于珏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07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艳鬼摄魂》宁昕泽再醒来已在龙华寺门口。他望着蛛网缠绕破败不堪的龙华寺愣了愣,想起之前的经历,不觉骇出一身冷汗,赶紧对着寺内的菩萨磕起头。哪知菩萨后面却伸出来一条粗腿,“这......

《艳鬼摄魂》

宁昕泽再醒来已在龙华寺门口。

他望着蛛网缠绕破败不堪的龙华寺愣了愣,想起之前的经历,不觉骇出一身冷汗,赶紧对着寺内的菩萨磕起头。

哪知菩萨后面却伸出来一条粗腿,“这位公子刚从哪里来?”

宁昕泽一怔,不敢再看,以为菩萨显灵,赶紧将刚才的经历道述了一番。

那人听闻后,面色一僵,继而哈哈大笑道“果然是一群艳鬼在此作怪!真是害人不浅呐!”

宁昕泽寻声望去,见是个大胡子道士,一身青色八卦衣,手持一把拂尘,腰上挂了个酒壶,剑眉凤目的好不精神。

“见过道长!”宁昕泽朝道士作起揖。

那道士瞟了他一眼,拿出腰上的酒壶饮了一口酒,笑着说“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逃出来?”

宁昕泽便将月弹救自己的事说了一遍。

那道士若有所思,继而又道“贫道是追着那鬼王而来,不想到了这龙华寺那鬼王却不知所踪,如今这龙华寺的僧人弃寺而去,这些鬼越发猖獗!贫道在这寺里守了三天,倒是遇见了几个艳鬼,专以美色勾引路人吸食其魂魄。贫道认为,那鬼王应该就在不远处!”

宁昕泽将自己听到的道了出来“小生听女鬼说,过几日是鬼王的大寿,她们要准备份大礼给鬼王!”

那道士握着酒壶的手顿了顿,倏地纵身跃起,一把将宁昕泽拎起。

“听着,那群艳魂计划着去镇上大摄魂魄,你快去通知他们,天黑之前务必全部撤离!贫道自有办法对付那群艳鬼!”

宁昕泽听闻此事吓得直哆嗦,又怕说不动那些村民,赶紧问道士“不知道长如何称呼?”

“燕擎苍!”那道士掷出三字。

宁昕泽这才宽了心,这燕擎苍可是江湖上传闻的擒鬼高手,不想今日倒真遇上,赶紧朝燕擎苍又作起揖。

燕擎苍见他书生就是礼多,有点不耐烦,挥手示意他赶快走。

倏然又想到什么,又将宁昕泽唤了回来“这一路上,无论遇见什么都不要作理!贫道在你掌心上留道血符,要是遇见危险,就拿掌劈他!”

“多谢道长!”

燕擎苍说着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宁昕泽掌心里画了道血符,对着血符念了句咒语,拂尘一挥,再三嘱咐他无论如何,天黑之前一定要赶到镇上。

宁昕泽牢记于心,马不停蹄地往镇上赶。

从龙华寺到镇上有十多里路,他望着西边的太阳跑,连大气都不敢喘,眼看城门就在眼前,大路上突然跑来一位姑娘,直称扭了腿硬要让宁昕泽背她。

宁昕泽很想救她,但眼看太阳已爬过山顶再过一刻钟天就要黑了,燕擎苍的话还在他萦绕,他不敢再耽搁。

“对不起姑娘,在下有十万火急的事!待在下进了镇,再来背姑娘可好?”

那姑娘嫣然一笑“公子都进了城了,还回来做什么?”

说时凶相毕露,转眼化成一条碗口粗的黑蛇,张着血喷大口朝宁昕泽扑来。

宁昕泽吓得面色煞白,不得不用血符劈它。

那血符如把利刀,砍得黑蛇哇哇大叫,最终口吐大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宁昕泽抬起衣袖将额上的汗珠拭去,继续奔进城,一口气爬上城楼,将城楼上的大钟敲起。

镇里的百姓听闻钟声,陆续跑到了城楼下。

宁昕泽赶紧冲着他们说“乡亲们,我奉燕擎苍道长之命前来通知大家,今晚艳鬼倾巢出动,燕道长让大家在天黑之前撤离!马上就要天黑了,乡亲们快跑吧!”

随着宁昕泽的呼声,乡亲们望着即将要落山的太阳惊慌地四处逃散。

宁昕泽直到镇上的人都逃走,才打算离开,不想西边最后一缕阳光一消失,一阵阴风刮来,城门自动关闭。

十多个诡异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她们依次飞向每家每户,搜索着活人,然而那些百姓已撤离气得她们一一将宁昕泽围住。

“臭书生!我们看在月婵的面上放了你一马,你不但不领情,还与我们作对放走乡民,这笔帐我们该与你怎么算?”其中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女鬼怒斥道。

月婵站在众女子中间不语,见乡民们已逃走,她心里反倒松了口气。

本来这种摄人魂魄的做法就不对,若非她自己的一缕魂魄被鬼王所控,她才不想出来害人。宁昕泽这么做反倒帮了她。

“他也是无心的!姐姐不要生气!”月婵替宁昕泽辩解道。

“我不生气该生气的人应该是你啊!若是你在鬼王大寿那日交不出一百个真元,鬼王就会把你的魂魄吞了,姐姐我是心疼你啊!”那位紫衣女鬼继续说。

“月婵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答应过大姐,月婵一定会遵守约定!”月婵回道。

紫衣女鬼怒怒地瞪了一眼月婵,对她有点恨铁不成钢,罗袖一卷,冲着其他姐妹说“大家别愣在这!这臭书生身上有那臭道士的气息,相信那臭道士就在这附件,大家小心了!”

“哈哈哈!贫道在此也!艳鬼还不束手就擒!”燕擎苍从空中落下,拂尘一扬道。

众女鬼指着宁昕泽冲着月婵道“月婵,他出卖了我们!杀了他!”

月婵望着宁昕泽摇摇头。

众女鬼见月婵下不了手,便替月婵出手,手中素绫一挥,宁昕泽已被素绫勒住了脖子。

“姐姐放了他吧!这事跟他无关!”月婵见宁昕泽因为缺氧,面色煞白,赶紧求情道。

紫衣鬼女不在听她的,手腕一提,将宁昕泽拎了过去。

月婵不得不掷出素绫与紫衣鬼女打起。

燕擎苍望着月婵,觉得这艳鬼倒是有情不义,不由掐指算了算,这一算让他目瞪口呆。

赶紧冲着宁昕泽道“傻小子用血符劈啊!”

宁昕泽这才想起,自己手上还有一道保命符,手掌一摊,朝紫衣女鬼劈去。

紫衣女鬼被血符打中,疼地哇哇直叫。

月婵有些不忍心,都是在一起受难的姐妹,赶紧将紫衣女鬼扶起。

“姐姐你怎么样?”

紫衣女鬼抬起手甩了月婵一巴掌,见燕擎苍在场,赶紧示意其他姐妹退离。

燕擎苍手中桃木剑一掷,那些女鬼一一被桃木剑穿通,眼看桃木剑就要攻向紫衣女鬼,女婵飞身过去,将紫衣女鬼救了下。

“姐姐快走!”

紫衣女鬼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咬着牙冲燕擎苍喊道“臭道士你给我等着!鬼王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燕擎苍本来要去追,月婵跪下来替紫衣女鬼求情道“求道长放过姐姐!她也是被逼无奈!”

燕擎苍心不甘情不愿地哼了哼,又见宁昕泽晕倒在地转身将宁昕泽扶起。

宁昕泽中了紫衣女鬼的摄魂术,燕擎苍画了道符用水煮了给宁昕泽服下,宁昕泽这才醒来。

月婵直到宁昕泽清醒,才打算离开,却被燕擎苍唤了住“你可愿意脱离鬼道?”

(共三章,未完

血汉服 <<上一篇 >>下一篇 人血梅花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