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丧尸风暴2

丧尸风暴2

作者:小尾巴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08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丧尸风暴》大家没有见过防空洞什么样子,所以只能慢慢的找。“嘘,别出声。”谢楠突然停下脚步转头对我们说。我慢慢走到前面和谢楠查看前面的状况。我看到两个人在我们前面的不远处走......

《丧尸风暴》

大家没有见过防空洞什么样子,所以只能慢慢的找。

“嘘,别出声。”谢楠突然停下脚步转头对我们说。我慢慢走到前面和谢楠查看前面的状况。

我看到两个人在我们前面的不远处走动,他们手里拿着长枪,看起来像是穿越火线里面的士兵。我在想如果他们是好人,那么防空洞一定就在这附近。

我回头对他们说,我一会儿自己一个人过去。你们在后面掩护我,一有情况就动手。

我其实很紧张,但是为了父母,我只能义无返顾的向前,虽然他们手里的枪看起来比我们的猛多了,而且他们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人。

我把身上的装备卸下让两个女生背上,我孤身一人慢慢举起双手走向他们,并说,“请不要开枪,我是附近的居民。请问防空洞在哪里,我需要救援。”这些话都是跟网上学的。

那两个人明显没想到居然外面还有人来,他们看了我很久,突然有一个人走到我面前说,“你是炎老师的儿子吧,炎老师在里面呢,就你一个人吗?”

我没想到的是那个人居然认识我,我说是的,我叫炎无期。我还有几个朋友跟我一起的。

那两个人带着我们几个人去了防空洞,看到父母都平安无事,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防空洞里面很多人,我看到一个女子在哭泣,问父母怎么回事,我的母亲告诉我说她的孩子刚过完十岁生日就昏迷了。

母亲没有再说下去,但是我已经明白了,我们在外面打死的那个孩子丧尸应该就是她的孩子。

我问父母怎么知道昏迷的人有问题的,我母亲说,你忘了你爸爸是做什么的了。

我的父亲叫炎翼辰,是国防部退休的老干部。我父母是晚来得子,父亲的身份还是在我刚上大学的时候他们告诉我的。

俄罗斯那边泄露的药物导致昏迷的人丧尸意识,第一时间接到通知的就是各地的重要成员,因为这样才能有人带领百姓走向安全,才能使得百姓的危险系数降到最低。

我们小镇人员不多,而且离得较远,所以损失很小,但是那个孩子是个意外。当时孩子在家睡觉,孩子的妈妈出去了。小孩醒来找不到妈妈就出去自己玩。没想到却遇到这种情况。

“俞沛涵,许小可,谢楠,齐甫珏。”我给父母介绍了他们四个人。父亲说,“谢楠,许小可,这两个姓听起来挺耳熟的。谢立国和许玉娇你们俩认识不?”父亲问谢楠和许小可。

“伯父认识我母亲,我父亲?”许小可和谢楠异口同声的问道。

“怎么不认识,我就说你俩怎么长的这么像我的老友。谢立国和我是在北京认识的,那时候我到国防部已经快十年了,谢立国从外地调回北京,那时候他还挺不情愿的,要不是我,他那爆脾气估计早就被处分了。”

“许玉娇我是在上海认识的,她可是个女强人,2985年上海的东方明珠就是她投资改建的,作为一个女人,把生意搞得如此风生水起,她还是我见过的头一个。”

我听说父亲认识谢楠和许小可的父母,赶紧问我父亲知道怎么联系他们。父亲说,“不用担心,他们那里的情况跟我们这差不多。”

许小可问怎么联系他们,父亲就让刚刚带我们进来的一个人带谢楠和许小可去了联系室。

俞沛涵看着许小可可以联系自己的家人,而她却什么都做不了,俞沛涵心里很是着急。过了会儿,俞沛涵似乎终于下定决心。

“炎无期,可以把你的枪和装备借给我吗?”我听到俞沛涵对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就猜懂啊她要做什么。于是我安慰俞沛涵先冷静一下,等许小可和谢楠他们确定家人安全的时候,我们再做打算。俞沛涵只好点头说好。

“小心。”许小可的右身侧突然冒出一个丧尸,这让许小可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我一个迅雷转身,回首一颗子弹,虽然这一颗子弹没有打中丧尸的大脑,但是却让丧尸的身形停顿了一下。

许小可脱离危险对我说了声谢谢。“大家快进入屋内。”谢楠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我们几个人迅速的撤到了隔壁的房间里面。

我们已经出来三天了,父亲派了两个士兵给我们,三天前谢楠和许小可接通了家里的电话听到亲人都很安全,所以放下心来。但是俞沛涵却没那么幸运,手机和电话都打不通,联系不到家里人的她非常着急。

我和父亲说了情况,父亲让士兵拿出防弹衣和更高配的手枪给我们。3000年的手枪和2000年的不一样。这个时候的手枪不是枪柄越长射程越远,而是完全袖珍式,之所以仍叫手枪,是因为保留历史。

我们五个人加上父亲派的两个士兵一共七个人就组成了一支小队伍。两个士兵应该是特种兵,因为他们身上散发着比一般士兵更强烈的气息,散发着一种执着,锐利,以及勇往直前的力量。

三天后的我们来到了俞沛涵家的所在地,这里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危险。或许三天的时间,使得丧尸更进了一个层次。这里的丧尸满街都是,一群一群摇晃在路上的任何一个角落。而我们几个大活人的到来似乎一下子激起了他们心中的欲望,又或许是本能。

幸好有两位大兵跟着我们,不然让我们下车直接面对那些丧尸,估计我们早已吓的腿软。

我们几个人的目标其实挺大,从猫眼看出丧尸在一步一步的接近,大兵哥哥指着楼层外墙的爬行梯对我们说,“快,从这边上去,丧尸的爬行能力很弱。”其中一个大兵哥哥最先爬上去,因为谁也不知道上面有没有丧尸,其次是谢楠,齐甫珏然后两位女孩,后面就是我,最后是另外一个大兵。

楼层很高,两个女孩爬着爬着明显感觉吃力,我只好在后面为她们加油。好在都坚持了下来,庆幸的是顶楼没有丧尸。

大兵哥哥慢慢的接近安全门,他们让我们几个人待在他们身后,安全门被轻轻的打开,很安静,没有人。

我们几个悄悄的进入楼层,开始一步一步向下走,俞沛涵说自己的家在五楼,这是一栋十三层楼的公寓,要走到五楼还有一段距离。

静,非一般的静,这种安静让我微微有些担心,似乎前面有一个巨大的坑在等着我们跳下去。“啊!”突然俞沛涵一声尖叫让我们大家都毫无防备。

“怎么了,沛涵。”许小可问俞沛涵。

“姐姐,你看那是什么在动?我刚刚似乎看到一双眼睛。”俞沛涵说着手指向自己身侧的一个虚掩着门的房间。

我在俞沛涵的后面立马走过去看那个房间,看了一眼我就瞬间明白了,那是即将变异的丧尸,是一只体型巨大的蝙蝠,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公园会有蝙蝠,而且还是这么大的。

“快走,这只蝙蝠怕是要变异了,我们快走。”我慌张的对大家说。顺手把门关死。

大家一听变异两字就知道没什么好事,赶紧继续向下跑去,没走出几步,我们就听到撞门的声音,显然蝙蝠已经变异成功,若是让他破门而出,我不敢想象那是怎样的情景。

“砰!”这一声巨大,连楼层都被震动了,那只变异蝙蝠怕是已经破门而出了,前面的大兵哥哥立马打开门让我们都进去。后面的大兵哥哥刚关上门就看到黑漆漆的蝙蝠横冲直撞的飞过来。

我们赶紧继续朝前奔跑,祸不单行,我们刚跑出去几步,居然丧尸全来了,应该是刚刚蝙蝠的声音太大,导致外面街道上的丧尸全部涌向了这栋楼。

我们赶紧冲进旁边的房间,外面丧尸的嘶吼声震耳欲聋,关上门就听到门被撞的嘭嘭响。两位大兵,谢楠和齐甫珏查看了房间四周的情况,很可惜,这是一间还未装修好的房间,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除了床和沙发。俞沛涵心情不是很好,因为这整栋楼全是丧尸,她的父母怕是凶多吉少。

许小可安慰俞沛涵说,“沛涵,不要担心,你的父母不在这边,那就肯定在安全避难所,国家这么发达,遇到危险肯定第一时间就会撤退所有的人的。”俞沛涵早已泣不成声。

“这是五楼。”大兵说。这个时候我们才有机会查看自己所处的位置。刚刚那么慌张的奔跑谁也没注意到底跑了几层楼。

俞沛涵一听是五楼就站了起来。“我家就在对面。”俞沛涵肯定得说。

外面的撞击声居然越来越小,这是我们怎么也没想到的。过来大概半小时,外面的撞击声已经没有了,不过我们没有出去,大概又过了半小时,大兵悄悄的打开门,一打开门我们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和恶臭味。

大兵说外面已经安全,但是当我们走出去的时候,外面的场面使得我们几个学生都吐了。地上死了一片一片的丧尸,胳膊小腿脚落的到处都是,墙上的血液流的满处都是。我们赶紧进入对面的门。关上门我们都深呼出一口气,这场面怕是我们这一辈子见过最恶心最残忍的场面了。

俞沛涵在父母的驱使下,一进入房间就开始找,但是什么也没找到。谢楠说房间不凌乱,除了衣柜的衣服有些凌乱,这就说明人在避难所,或者其他安全的地方。

俞沛涵听到谢楠这么说就稍微放下心来。跑了这么久大家都累了,好在俞沛涵家里有些饼干之类的食物,还有软绵绵的床。大家就都逗留在这里休息了片刻。

“谢楠你找下T市的避难所在什么地方?”“嗯,正在搜索!”

“找到了,在城北汽车站那边。”大家整顿出发,俞沛涵似乎找到了希望,动力十足。

外面的丧尸被不知名的生物干的差不多了,我们猜应该是那个变异蝙蝠。

很快,我们就找到了避难所,俞沛涵也找到了她的父母。我们在这里停留了几天,外面仍然不能随意出入,丧尸仍然走在大街上,避难所的食物日益减少,我们需要食物,需要水资源,每个地方的情况都差不多。

三年过去了,好多人都不知道阳光照在身上是什么滋味。今天又是新的一年,避难所的人们已经呈现了病态,长时间的压抑和营养不良,使得人们几近崩溃。这种突然从天堂落到地狱的感觉,让经历过丧尸风暴的人们终生难忘。

外公的魂 <<上一篇 >>下一篇 鬼证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