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那些花儿

那些花儿

作者:飞鸟与鱼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1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自从买了那盆花后,我的房子每天都香气四溢。回到家,一切都被收拾得井井有条,进入浴室洗澡,浴缸中是早就放好的温度适中的水,出来后,桌子上摆着香甜可口的美食。我发现我似乎越来越喜欢呆在......

自从买了那盆花后,我的房子每天都香气四溢。回到家,一切都被收拾得井井有条,进入浴室洗澡,浴缸中是早就放好的温度适中的水,出来后,桌子上摆着香甜可口的美食。

我发现我似乎越来越喜欢呆在家里,虽然那个田螺姑娘一直都没有出现,但我的房子依旧每天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我离开我的房子是因为我的女友,她来的时候我正在洗澡。洗澡水很香,和房里的味道一样。她有我家的钥匙,我现在有些后悔将钥匙给她了。

她站在浴室门口,大声质问我在干什么。我有些恼她,别过头不与她说话。

她问我在干嘛,我说“在洗澡,难道你看不出来?”

她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我。

“刘天你疯了吧,浴缸里水都没有你洗什么澡。”说完把赤裸的我从浴缸里拖了出来,拽着我的前胸把我拽了出去。

她的手没有碰到我,可我确实被一股外力强行往外拖。

我有些恐惧,但马上,对房子的依恋使我湮灭了这种想法,我开始反抗。

“不,我不要离开这儿,杜静乐你放开我,我不要你管。”

最终我还是被拖了出去——杜静乐把我打昏了

当我从病床上醒来,发现我四肢都被固定在病床上,正吊着点滴,露出的手如干枯的老树。

“你醒啦,你女朋友去打热水了。”

果然,没过多久,杜静乐回来了。

“干嘛绑着我,快把我放下来.”

“刘天你别费劲了,这是我叫医生绑上的,你知不知道你那天差点吓死我,你到底怎么了?”

听她这么说,我想起了自己的反常举动。我向她叙述了这些天发生的一切,从那盆花到家里的变化,和我对家莫名的依赖感。

她听我说完,马上分析道“一定是那盆花有问题,你在这待着,我去看看你说的那盆花。”

大约一个小时后,杜静乐打电话来问我“刘天你说的那盆花在哪呢?我怎么找不到啊?”

“就在阳台上啊,我家就那一盆花,你再仔细找找。”

晚上的时候,杜静乐回来了,说“我找遍了你家,连地窖和阁楼都找了,可是还是没有你说的花啊!”

“你去地窖了?”我尖叫着质问她。

“是啊,我看门开着就进去看了一下。怎么了吗?”

“那你找到什么了吗?”我有些紧张。

“什么都没有,别说花了,连条咸鱼都没有。”

“喔,喔,那就好,那就好。”我松了一口气。

很快我出院了,我撇下女友独自一人回到家里,来到院子里的地窖前,用手拉地窖的门。一使劲儿,没拉开。仔细一看,原来门根本就是锁上的,我心里有些埋怨女友,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然后从脖子上取下了地窖门的钥匙。

打开门,一种腐朽的味道扑面而来。

我已经三年没来这里了,我拉亮了门口的灯,年久失修的灯泡闪了一下,随即又沉寂在黑暗里。我从怀里拿出几根蜡烛,点燃后放在一边的烛台里,打着手电筒向里走去。打开放在冷藏室的一个大冰箱,里面放的,是一具尸体。

尸体的右半边脸姣好,看得出生前一定是个美丽的女子。但尸体从左脚开始一直向上都是血肉模糊的,扁平的身体上还残留着巨大的轮胎印。

“回梦是你逼我的,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呢?那个小子有什么好?”我的脸上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表情,“都是你们的错,你为什么要想离开我?你明明知道我爱你的。

故事不得不回到三年前。

“为什么?他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放弃一切都要跟他离开我?”

“刘天你别傻了,我们俩是不会有结果的。你就像个神经病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有多受不了你吗?”女孩姣好的面容,说出决绝且狠毒的话,拖着行李箱离开了刘天的家。

自从刘天被女友甩了,便每天闷闷不乐。这天刘天决定去找女友。

他藏在教学楼后,等待女友经过。终于,女友出现了,身边却跟着她的新男友。

刘天不顾一切的冲到女友面前。

“刘天你干嘛?发神经啊,没事躲在这里吓人。”女友搂着身边的人,冷眼看着刘天。

刘天看着女友的手,想把她拉过来。

“小子你到底想干嘛?”

刘天没有理他,苦苦哀求着顾回梦。

“刘天你别闹了,咱俩真的不合适,你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子。”说完拔腿要走,却不料刘天居然跪了下来,抱住了她的腿。

这时人已经多了起来,顾回梦的新男友不耐烦的催促让她脸上淤积了一层薄怒。一脚踹开了刘天。

“刘天你知不知道你想在的样子简直像一条疯狗。”说完挽着新男友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穿了很尖的高跟鞋,把刘天踹的一时竟没能起来。

刘天的脸上浮现出一种疯狂的神情“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当晚刘天驾驶着新买的原本准备和女友一起兜风的越野车,打电话给女友,相约与她在他们初次见面的花田见面,见最后一面。

女友并不是的单独一人,她与她的新男友依偎在一起,他远远地向她们招手,然后用力的踩下了油门。

满天都是飞扬的花瓣,和,飞溅的血花。

刘天将两人相拥的身体分开,将那个男人的尸体剁碎喂了街头的流浪狗,而顾回梦的尸体,就一直贮存在刘天的地窖里。

回到现实中。

我将她的尸体从冰箱中抱出来,亲吻了她残破的嘴角。

“回梦你还是和我在一起了不是吗?哈哈哈哈哈哈”

我在大笑当中走出了地窖。

打开房门,我进去后,闻到了那股奇异的香味。我走上阳台,看到那盆花还完好无缺的立在阳台上。

我想跑出去,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支配自己的行动。

五天后,刘天被发现死在家里,浑身上下铺满了花。

也许该说,长满了花。

那天晚上,电闪雷鸣,刘天的家被闪电劈中,熊熊大火很快蔓延,烧光了刘天的家。

地窖,阁楼,院墙,无一幸免。所幸无一人伤亡。

有人说,听见熊熊大火中传来女人幽怨的声音。

她说

“你不是要和我在一起吗?”

艳鬼摄魂 <<上一篇 >>下一篇 肉眼凡胎之恐怖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