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艳鬼摄魂

艳鬼摄魂

作者:于珏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1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传言龙华寺里经常闹鬼,致使寺里的僧人不得不弃寺而去,僧人一走,那寺里的鬼越发猖獗,时不时去城里犯乱,专们吸食人魂魄。宁昕泽是个穷书生,家离龙华寺不远,每日清晨他都听着龙华寺的钟声起......

传言龙华寺里经常闹鬼,致使寺里的僧人不得不弃寺而去,僧人一走,那寺里的鬼越发猖獗,时不时去城里犯乱,专们吸食人魂魄。

宁昕泽是个穷书生,家离龙华寺不远,每日清晨他都听着龙华寺的钟声起床,这几日不知为何连钟声也销声匿迹。

宁昕泽平日还能去龙华寺下摆地摊卖些香火,混口饭吃,如今龙华寺一倒,他的生活来源断了,日子可不是一般的窘啊!

这日他一开大门,居然在自家门前发现一袋子金银珠宝,这让他十分好奇,这金银珠宝像是从天而落,于他真是雪中送碳。

他以为是菩萨显灵,知他生活潦倒,特送来银两救济他,便想去龙华寺还愿。

第二日一早他就背着书篓赶去龙华寺,不料还没到龙华寺,天色突然大变,大雨瓢泼而下,他只能找了个山洞避雨,不想那山洞里别有洞天,外面看是山洞,里面却是另一个世界。

放眼望去亭台楼阁榭尽是,像是进了大户人家的宅院。

十多个如花似玉的女子正在池中沐浴嬉戏。

一件又一件的彩衣被撩在亭台上,清脆的笑声时不时从池中传来。

宇昕泽是名书生明白非礼勿视,赶紧识趣地闭上眼,转身离开。

池里的女子见有生人闯入,相互使眼嘻笑,你推我,我推你,竟一一从水中步了来。

她们衣衫尽湿,湿哒哒地粘在身上,勾勒出一个个婀娜有致的身段。

女子个个嗔笑娇媚,从骨子里逸发出一股股媚意,围着宁昕泽直打转。

其中一个伸出皓白的玉指,抚了抚宁昕泽的脸。

“啊!好俊的公子!”女子轻笑道。

宁昕泽早已吓得两腿发软。回想这荒郊野外居然有这么多举止奇怪的女子,料想非妖即鬼。

“睁开眼啊!我们又不是妖,还怕我们吃了你不成!”另一个女子笑道。

宁昕泽壮大胆幽幽翕开眼。

这一瞧,他又后悔地赶紧闭上。

这十多个女子个个衣衫不整,虽然罩着层薄纱,但穿与不穿已无区别,这副姿样让他羞得无地自容。

“对不起!小生无意路过此地,打扰了各位姐姐!”说时背起书篓就要走,却被一个女子拦了住。

“想走!这得问下我们姐妹答不答应!”女子嘻笑道。笑声柔媚,听得人骨头发酥。

宁昕泽自认为自持力极好,可是遇上这帮妖艳至极的女子,他怕自己把持不住失了控,只能一直闭着跟,大念“罪过!罪过!”

女子们见他十分无趣,不然变了脸色。

其中一位年长些的女子面色一冷说“将他拉去洗干净,你们谁想吃就吃了吧!”

“姐姐!这么俏的公子吃了多可惜啊!不如把他送给小妹我当仆人吧!”一个娇滴滴地声音响起。

“月婵啊!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要去了,可不要后悔,别说姐姐我没提醒你!”年长的女子提醒她道。

这位叫月婵姑娘抿嘴一笑,撒娇似的道“大姐,你就依了我嘛!”

众女子见月婵如此执意,便依了她。

宇昕泽被月婵领进了闺房。

“公子可以睁开眼了!”月婵掩嘴笑道。

宁昕泽这才发现这位叫月婵的女子已将衣裳穿戴整齐,总算松了口气,倏然又想到什么,说“你们究竟是何方妖怪,为何要躲在此地迷惑人!”

“公子这是说得什么话!我们哪里是妖怪,你看我们姐妹,个个美若天仙,我们是可是仙女啊!”月婵嫣然一笑。

宁昕泽自然不相信,又说“那你放我走可好?”

月婵见宇昕泽倒是位正人君子,靠近他的耳畔小声道“黄昏时候我带你离开!”

“多谢姑娘!”

宁昕泽朝月婵做了个揖。

月婵微微一笑,见宁昕泽肚子直响,料想他是饿了,笑着道“公子在这里等着,我去给公子拿些吃的来!切记,不要离开这间屋子!我的那几位姐姐可没我这般好说话的!”

月婵叮嘱宁昕泽一番后这才离去。

月婵一走,立即有个红衣女子扭着水蛇腰步了进来,女子一瞧屋里只有宁昕泽一人,嘻笑着喊道“哎哟,我的心口好疼啊!”

说时额上流着大豆般的汗珠,一张俏脸煞白如纸,模样十分痛苦,似乎将要奄奄一息。

宁昕泽是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终于他熬不过自己的良心,朝红衣女子步去“姑娘为舒服快到床上躺着吧!”

红衣女子回眸窃笑,心里好不得意,见屋外传来脚步声,知道月婵就在屋外,作势一只手搭在宁昕泽手上,娇声娇气地说“人家心口好痛,公子要不帮我揉揉!”

“这……”宁昕泽急出一身冷汗,赶紧将手抽回。

想了想又道“姑娘若是不舒服,就找个大夫瞧瞧!”说时退避三尺。

月婵听闻屋内的声音,无奈地摇摇头,端着饭菜步了进来。

“三姐哪里不舒服啊,让月婵帮你揉吧!”月婵调笑道。

红衣女子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你个没良心的丫头!跟大姐说,让他留下来当你的仆人,这下倒好,你这主人反倒给他端菜送饭了,试问,你这是唱得哪出?”

“三姐!”月婵将红衣女子拉至一边,伏在红衣女子耳边说了几句什么,那红衣女子听闻脸色瞬间变得和善,露出一副终于明白的表情。

“原来是这样啊!你这丫头怎么不早说!”

月婵怕这位三姐嘴快,赶紧打发她走人。

“宁公子来吃点东西!”月婵笑道。

宁昕泽一愣,不知这位月婵姑娘是如何知道他姓宁的?不由起了疑心。

月婵见他眉宇紧锁,赶紧打消他的顾虑“公子勿怪!我之前见过公子,所以知道公子姓宁,还知道公子是家中独子,自小无父无母,是叔公一手带大的!”

宁昕泽倒不否认。见月婵与其他女子好似不同,便也宽了心。

早上出门匆忙,连早饭都未来得及吃,此时瞧见米饭确实饿得慌,便不客气地端起碗大口吃起。

待到黄昏时分,月婵又来唤他。

“宁公子,我带你出去!一会你不管看见什么,听见什么,千万别出声!”月婵嘱咐他道。

宁昕泽点点头,月婵领着他越过一座半月形小桥,过了桥看见一大片荷池,池上莲花朵朵,莲叶田田。景色好不迷人。

只是那莲叶下时不时会冒出一双断手,或一只断脚,更有几个血淋淋的人头,吓得宁昕泽手脚发软。

月婵见他果然害怕,赶紧走近他,示意他不要出声。

宁昕泽虽不明白怎么回事,但能感觉月婵不会害他。

两人沿着小榭继续往前,又看见几个年轻男子呆呆愣愣地被几个女子压在石头上,做着各种暧昧不清的调情动作,那些男子双眼通红,似乎早已沉浸在欲海里不可自拔。

那些女子个个媚声嗔语,用舌头与男子相舔,骤然间女子眸色一冷,一缕缕透明的魂魄被女子吸出瞬间吞食。

宁昕泽的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两腿哪里还能迈得开,脚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发出一声不小的声响,引来了那些女子。

几道妖冶的光陆续落地,瞬间幻成十多个妖艳女子。

他们见月婵将宁昕泽护在身后,面色一变道“月婵妹妹这是在做什么?莫非想放他走?”

“姐姐们,他是个好人,求你们不要伤害他!”

那位穿红衣服的三姐听闻月婵这么说,也站出来帮月婵求情“是啊姐妹们,这位公子曾经救过月婵呢!”

众女子一片质疑。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他们统统都该死!月婵你不会是对他动了心,才用这话来糊弄姐姐我吧!还有你老三,不分是非,跟着月婵一起胡闹!”年长的那位女子喝道。

“大姐,月婵不敢糊弄大姐!宁公子真得曾经救过月婵!那年我上山采药,不慎失足摔下山崖,尸骨暴露在荒山野岭,是这位宁公子刚好路过,不忍我尸骨被恶狼叼去,将我就地掩埋!如此大恩,月婵怎能不报!”女婵苦诉道。

年长的女子若有所思。

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我可以放过他,不过月婵你要将功赎罪,过几日是鬼王的大寿,我准备送份大礼给他,接下来你可知怎么做?”

月婵看了看宁昕泽点头道“月婵知道怎么做!”

那位年长的女子适才满意地笑起,领着其他姐妹瞬间消失。

宁昕泽早已吓得晕死过去,等他再醒来,人已在龙华寺门口。

(共三章,未完

下篇《艳鬼摄魂2》

复仇的鬼夫2 <<上一篇 >>下一篇 那些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