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复仇的鬼夫2

复仇的鬼夫2

作者:晓风残月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1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复仇的鬼夫》这一天夜晚,徐海上夜班,他前脚刚走,一辆奥迪车就开进了出租屋前,从奥迪车上下来了一男子,正是高峰。高峰上前去敲门,门开了,钱芳一脸惊疑的看着面前的高峰:“你怎......

《复仇的鬼夫》

这一天夜晚,徐海上夜班,他前脚刚走,一辆奥迪车就开进了出租屋前,从奥迪车上下来了一男子,正是高峰。

高峰上前去敲门,门开了,钱芳一脸惊疑的看着面前的高峰“你怎么来的这么快,他刚走,你就不怕被他发现。”

高峰笑着说道“没事,你就让我站在门口不让我进去吗?”

“咱们不是去阳光小区吗?”钱芳指的正是他们两人的幽会居所。

“今儿个哪都不去,就在你这里”

“要死啊!会被他发现的”钱芳立马摆手说道。

“他不是上夜班吗?我就待一会儿,等会马上就走”高峰说着抱起了钱芳走了进去。

这一切都被躲在暗处的徐海看在眼里,他根本没走,早在几天前他就察觉出不对,就知道本性难移的钱芳肯定又做出了见不得人的事。

他的整个身子在颤抖,脸色异常难堪,气急败坏的他冲到了房门前,一脚踹开了房门,房间内衣衫不整的两人被这一下惊得从床上掉了下来。

徐海的双眼似要喷出火来,看着眼前衣衫不整的两人,他怒极攻心,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将摔到在地的高峰拽起,一拳砸在了他的脸颊上,高峰不甘示弱回手反击。

霎时间,两人扭打在一块,一旁惊慌失措的钱芳这才反应过来,她顺手拿起了桌上的茶杯罩着徐海的后脑砸了上去,顿时徐海倒在了地上人事不醒。

高峰这才从地上爬起,他探出了手试了试徐海的鼻间,随即他的脸色一变,语气低沉的说“他死了……”。

钱芳心下一惊,整个人顿时瘫倒在地,过了好一会儿她带着哭腔,声音颤抖的说道“我杀了我丈夫,我该怎么办。”

高峰并没有像钱芳那样慌乱,他眉头紧锁,脑中急剧思考着什么,接着他拍了拍钱芳肩头说“这件事你要守口如瓶,剩下的事由我来处理。”

而接下来,高峰也的确显示了他的本事,他找到了一人,说来他就是这人的再生父母。这人曾经犯过命案,一旦被抓定时死刑,高峰收留了他,并给他工作。

现在高峰告诉他自己犯了命案,希望他能去顶替,当然高峰知道他一旦进了警局必定是死罪,所以高峰答应照顾他家人的后半辈子。

他将徐海的尸首交给了那人,并且让那人在徐海的后脑用铁棍猛砸,这正是将原有的伤口毁掉,然后又将尸体扔进了徐海上下班途径的一条河内,在这之前将他身上的钱财搜刮了个干净,造成是劫财的假象。

整件事做的滴水不漏,后来警方勘察,果真顺着线索,带走了那人。

事情好似就这样过去了,高峰与钱芳照旧暗地幽会,钱芳离开了那地方搬到了阳光小区,接下来的日子异常的平静。

这天夜晚,高峰与钱芳照旧幽会,在酒店内忙到了很晚才离开。

开着奥迪车行驶在平整空旷的公路上,路上只有极少的车辆,正行驶着的时候,突然间一旁的钱芳大叫“停车!”

高峰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钱芳,她此刻一脸的惊惧,深凹的双眼盯着车的正前方,好像正与什么让她极度恐惧的东西在对峙。

高峰不知道钱芳怎么了,刚想要问她,钱芳突然身子撞了过来,双手抓住了方向盘用力转动。

高峰大骇,不知道究竟她是怎么了,但他还是依然牢牢的握住了方向盘,并且下意识的踩了刹车。

霎时间,车子在路中央戛然而止。

此时的钱芳整个身体瑟瑟发抖,脸色惨白,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双眼迸发出的恐惧似是从她的骨髓深处发出,高峰不由得感到了一丝凉意。

高峰顺着钱芳的目光往前看,车前方除了大灯照亮的灯光,什么都没有。

高峰将手搭在了钱芳的肩头低声说道“你究竟是怎么了。”

钱芳被高峰一拍,顿时惊醒过来,她颤抖的喊道“他来了……”

“谁来了?”高峰疑惑的看着车前空旷的路面,再看看整个身子都缩做一团的钱芳,他不自觉的也感到了一丝恐惧。

他也不知为何而恐惧,也许正是因为钱芳的恐惧,而使他身受感触,或许是对眼前看不到的一切因为未知而感到恐惧。

“徐海来了,他找来了”钱芳忽然抓住了他的胳膊,靠在他的身前,她的双手用力很大,以至于高峰感受到钱芳的指甲穿透了他的皮肤。

“嘶……”高峰被掐的生疼,他看着前方空旷的路面,喊道“你轻点,哪里有什么徐海,你发什么神经。”

“真的,他在那瞪视着我们”钱芳颤抖着手指着正前方。

高峰被钱芳搅得心烦意乱,他为了证明车前并没有任何东西,他下了车,径直走到了车前。

此时的高峰已完全置身于车灯的照射下了,可是空气中除了紧张的气息,其它什么都没有。

但此时的高峰却不知他的身前正有一个男人,不,应是鬼飘在他的身旁。

那鬼双眼迸发出的寒意似是要喷出来一般,他没有后脑,只有一片脸,像纸张一样,那张脸上整个血迹斑斑,像看死人一样看着高峰。

这鬼正是徐海,他死后的怨气不散,相反愈加旺盛,他恨意滔天,他要杀了这对狗男女。

“你看,哪有什么徐海,你最近是不是精神压力过大啊!”高峰摆了摆手说道。

可是接下来,他的整个身子僵立了,就在刚刚他竟觉得他的脖颈那里冷飕飕的,极像是有人在后面对着他的脖子吹气。

高峰整个身子瞬间变的冰凉,头皮发麻,只觉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额头渐渐的溢出了冷汗,好似下一秒他就会死去一般。

的确,在高峰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钱芳就一脸惊骇的看到,徐海的双手快速的插进了高峰的头颅内。

接着,高峰的头颅便被徐海的双手撑爆,白花花的脑浆溅在车前的挡风玻璃上,只剩下没有头颅的直挺挺的尸身躺在那。

“啊……”募然,钱芳发出凄惨的尖叫,可是接下来她被徐海带回了出租屋。

徐海没有马上杀掉她,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她卷缩在墙边不住的哀求“不要杀我,我不是存心杀你的。”

徐海对此置若罔闻,在将她折磨的实在不成人样时,徐海掐着她的脖颈将她整个人提起,任凭她徒自挣扎……

几日后,在警方勘察到钱芳杀人证据的时候,已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对于她的死警方展开了侦查,却怎么也查不出是什么人将她杀害,最终,也只能将她定为畏罪自杀而就此结案。

(共两章,已完

人鬼契约 <<上一篇 >>下一篇 艳鬼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