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复仇的鬼夫

复仇的鬼夫

作者:晓风残月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2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啊……不要过来……我不是存心杀你的……”蓬头垢面的钱芳整个身体卷缩在墙角,惨白的脸惊恐的看着对面,整个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紧接着她整个人竟凭空升了起来,她的手脚在半空中胡乱挥舞着,......

“啊……不要过来……我不是存心杀你的……”蓬头垢面的钱芳整个身体卷缩在墙角,惨白的脸惊恐的看着对面,整个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紧接着她整个人竟凭空升了起来,她的手脚在半空中胡乱挥舞着,惨白的脸变的通红,呼吸异常的困难,好似是被人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她的双眼开始翻起了白色的瞳孔,手脚由挥舞变作了抽搐,意识越来越弱,动作越来越缓慢。

最终,她没了声息,头颅和双手耷拉下来,整个人极像是被挂在了半空。

她死了,是被生生掐死的,她的脖子上明显有被手掐过的红肿的痕迹,可是明明没有人进过她的房间,她又怎么会被人掐死。但她的确是被人掐死的,而造成她的死因的也皆是她自己造成的,而谈起这件事便要追溯到三个月前。

三个月前的钱芳和丈夫徐海刚刚来到青海市来打工。

徐海很幸运,当天就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辛苦些,但对于徐海来说能找到一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对他来说已经很欣慰了。

妻子钱芳刚来的第一天找工作却四处碰壁,就因为她自己也眼高手低,总觉的自己是大学生,在不济也要做个经理助理什么的,这也无怪乎她找不到工作。

不过,最终她还是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酒店做前台接待工作,依她的容貌身材倒也当的起这份工作。

就在她工作不久,一个人的出现闯入了她的心扉,本就家庭不是很幸福的钱芳很快就接受了那人。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家酒店的老总,比她大了整整十多岁。

他们两个又是怎么混在一块的,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这天中午,酒店内异常的冷清,只有极少的客人光顾。其他人都去吃饭了,只剩下钱芳一人在前台工作,就在这个时候大厅内一位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径直走了过来。

“怎么只有你一人,其他人呢”中年男人竟开口问了这样一句话。

本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钱芳礼貌性的回答道“先生你好,今天没那么忙碌,我的其他同事都去吃饭了。”

“那你怎么没去呢”那中年男人接口道。

“先生,前台必须有人,再则我是新人,礼当让“老人”先去的”钱芳也不知是怎么了,竟这样回应道。

“很好,咱们酒店就应有你这样的员工”那男人说道。

“咱们?这人是这酒店内的人,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难道……”钱芳暗自揣测着,小心翼翼的说道“您是……”

那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我是这家酒店的老板,我姓高,你可以称呼我为高总。”

“啊!对不起高总,我刚来没几天,从来没见过您”钱芳心下一慌,心想“这下完了,刚刚找到工作,不会因为我的冒失而丢掉吧!”

那高总微微一笑“没事,我这几天出去考察,你没见过我也属正常,你……不错……”接着他便匆匆的离开了。

钱芳一头雾水,不错,这究竟什么意思,我是真的不错,还是,该不会要抄我鱿鱼吧!

不过很快钱芳就从大堂经理那里得知她这次受到了老总的表扬,并且颇受总经理的赏识。

而且听闻高总的助理前些日子刚好辞职了,极有可能提拔她做助理,钱芳无比的兴奋。

当天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丈夫徐海,然而徐海并不显的多么高兴,相反还提醒她注意些,不要搞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钱芳很是伤心,她知道丈夫徐海并没有原谅她,之所以没有跟她离婚也不过是为了还在老家上学的孩子。

其实,在老家的时候水性杨花的钱芳就因为徐海在外打工耐不住寂寞,跟镇上的一个男人勾搭成奸。

某天清早,在外工作的徐海没有通知她便回了家,她那个时候还在与男人缠绵,结果被他碰了个正着。

徐海当时就要跟她离婚,可钱芳死活不离,原因很简单,她怕娘家人知道她的丑事,更怕这事传了出去。

为此她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做对不起他的事,徐海当时冷冷地撇下了句“我真是瞎了眼,枉我当时还觉的娶了一位大学生是多么的荣耀,要不是为了孩子,说什么我也会跟你离婚。”

自那以后,徐海就对她若即若离,后来,徐海又要出来打工,为了表决心,她将孩子交给了婆家,也跟着出来了。

事情果真如她所想,两天后,她正式成了高总的助理,这个时候她才知道高总的名字叫高峰。

高峰经营这家酒店已有十多年了,从当初的小小的饭店到如今高挺耸立的高楼酒店,高峰付出的艰辛是无法言明的,而他将这一切竟讲述给了钱芳,为何高总会对她讲这些,她也不得而知。

俗话说日久生情,钱芳本就容貌极佳,工作又出众,高峰虽说已人到中年,但看上去却并不显老。

两人又经常在一个办公室工作,时间久了,彼此已暗含情愫,只不过各自都有家庭,彼此之间似有点隔阂。可是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不该发生的事,两人就此确立了情人的关系,当然,这一切都是背地里的。

某日,酒店来了一批客人,他们是高峰应邀请来对酒店进行培训的老师。当晚,高峰设宴款待这批人,作为高峰的助理,钱芳当仁不让的被高峰拉来陪酒。

这一晚,俩人都喝醉了,高峰没有回家,钱芳也没有回家,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进了房间,而接下来他们就发生了关系。

也就在那次以后,高峰为钱芳买了房,作为他们私自幽会的居所。

钱芳对此毫不后悔,她觉得无论物质和精神高峰比徐海要强百倍。徐海只能让她住在几十平米的出租屋内,而高峰眨眼的工夫就给她买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

钱芳再一次背叛了徐海,心安理得的做起了高峰的情人,水性杨花的女人果真还是改不了偷腥的秉性。

但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两人的奸情在酒店内传的沸沸扬扬。

钱芳也开始打扮起来,每次上班都打扮的浓妆艳抹的,衣服也几乎每天一换。

徐海对此感到深深的厌恶,更极度怀疑她是不是狗改不了吃屎,又故伎重演了。

徐海冷冷地问她“你每天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是不是又准备重操旧业了。”

钱芳像是习惯了他的冷言冷语,也不似从前那般害怕,只是淡淡的回道“我现在是助理,上班需要。”

徐海鼻息间哼了一声“只怕是为了勾引男人吧!”

“你……”钱芳气的脸色通红,手指着徐海一时竟说不出话来,随即重重的摔门而去。

……

(共两章,未完

下篇《复仇的鬼夫2》

古井传说 <<上一篇 >>下一篇 人鬼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