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南海船棺墓2

南海船棺墓2

作者:狱者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2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南海船棺墓》(5)尸斑我是被手心的疼痛弄醒的,再次睁眼时,看见老二守在一旁。我有些明白老三的死因了,和我一样,应该是被某种电磁波影响,产生这种幻觉。只是这种感觉那么真实,......

《南海船棺墓》

(5尸斑

我是被手心的疼痛弄醒的,再次睁眼时,看见老二守在一旁。

我有些明白老三的死因了,和我一样,应该是被某种电磁波影响,产生这种幻觉。只是这种感觉那么真实,我掌心依然感到扎心的疼痛。

可奇怪,老三为什么会被钉在天花板上?难道……

“老二,老三是不是你杀的!”

“大哥,我……我实话和你说吧,是我杀的。咱们中国人的东西外国人怎么可以拿走,我老早就看那黄毛不顺眼了……”

“你!”我怒极而起,想要一巴掌拍过去,却看到他脸上有硬币大小的紫黑色斑点,我惊叫道“尸斑!”

尸斑只会在死人身上出现,活人怎么可能会有!

我也掀开衣服看自己的皮肤,上面也有芝麻粒大小的尸斑“怎么可能?”

“大哥,你也发现了吗?自从进入这个古墓,我身上就出现尸斑,因为我来得早所以现在尸斑已经遍布全身。”老二苦笑道“大哥,这个房间的财宝足够我们花几辈子了,我们拿上就走吧。趁那些禁婆还没进来。”

我看向那些黄金珠宝,又看看自己身上的尸斑,心里一阵凄凉,老二背叛我,老三被老二杀死,自己却不能为老三报仇而杀了老二。

“咦,那是什么?”我看见珠宝堆里好像有一口棺材。

扒开那些珠宝,呈现在眼前我们眼前的是一口镀金棺材。老二不顾我的阻拦,上前挪开棺盖。

老二把棺盖移了大半,往里一看,一脸震惊。

“是不是什么稀世珍宝啊,瞧你那表情。”我打趣他。

老二转过头来,指着棺材说道“大,大哥,里面是老四!”

一直没出现的老四竟然躺在棺材中!

我和老二把他抬出棺材,却怎么拍也拍不醒他。

就在这时,四周木质墙壁彻底破碎,一头头“贞子”摇摇晃晃地朝我走来。

“大哥,你快带上老四一起走吧。我死也要死在珠宝堆里,我老婆已经死在外面了,我也不活了。”老四在自己手上划出血痕,以此吸引禁婆,又拿出手枪替我们开道。

原来之前见到的那个在水中都泡烂脸的女尸是老二的老婆。

“老三,我们快走。”我们终于闯出了禁婆的包围来到那个水潭,可却不见水边老三的尸体。

“大哥,你走吧。我一生贪财,就让我这个盗墓贼死在一辈子追求的财宝里吧。”老二对我笑道,然后转身朝禁婆走去。

“大哥,就让老二为你送最后一程!”老二把他的潜水器留给老四,自己则走向通道深处,“哥哥,你大胆地往前走啊,莫回头啊!”

一声枪响,老二在我的视线里缓缓倒下,他的身上爬满了“禁婆”。

“老二!”

(6浮水石棺

当我再次浮出水面,发现天空已是乌云密布。

老五不在船上,我给老四喂了点流质食物便走到船头,看着仍是平静的海面。

“大哥!”

有人在叫我,我跑到船尾,海里竟然是老五,在他身旁还浮着一口石质棺材。

石头能浮?不可能!恐怕它是用特殊材质做成的。

我赶紧帮老五把“石棺”打捞出来。我问他怎么回事,他一脸傻笑,原来他担心我们出事,下去救我们,结果自己反而迷路,来到另一艘沉船上,这石棺就是从那船上拿出来的。

我看着棺面上有阴刻浮雕,顿觉心惊,上面描绘的是郑和第七次西洋之行也是他最后一次最神秘的一次。

请容许我稍后再说浮雕上的内容,因为故事到此并未结束。

我和老五把棺材搬进储藏室,想要打开棺盖却怎么也打不来,只好叫老五先帮我拓印浮雕。

这时前一秒还平静如镜的海面突然波涛汹涌,狂风雨骤,大雨敲打着船只,小船在台风中摇摇晃晃。超强台风“神象”来了!

我赶紧回驾驶室操纵船只,这艘船最快时速是25海里,可即使这样到达最近的小岛也要5小时!

“大哥。”风雨交加中,老五突然出现在门口。

“老五,外面雨大有事进来再说!”

“大哥”老五不理睬我自顾自说着,“大哥,棺材被我打开了,那里面躺着一个人……”

“谁?”

这时雷电闪耀,亮光照得老五的脸很是狰狞,他傻笑道“嘻嘻,那个棺材里的人就是你!”

轰隆!

老五把手伸到左眼眶,活生生地把眼珠连着视神经抠出来,放进嘴里细细咀嚼,墨色的眼汁从嘴里缓缓流出。接着他又把手伸到另一边的眼睛处……

“不!老五。”我上前阻止,二人打成一团。

没有人操纵的船只,在狂风暴雨中摇晃不止。

当我把老五制服捆绑起来,再去老四的船舱时,却发现老四的舱门大开,老四不见了!附带着,连那个石棺也消失掉。

(7真相

老四消失了,至此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也许因为船体摇晃,他和棺材一起掉进海底。也许是老五发疯之后,把老四和棺材推入海中……我不敢想象。我更愿意相信老四在一块不可知之地生活。

回到海南,我把老五送进医院,老五深陷昏迷至今未醒,而我身上“尸斑”的病因仍查不出来,它更像是一种病毒。更可怕的是我的记忆衰退得厉害,我担心现在再不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不久之后就会全部忘记。

关于棺面上郑和七下西洋的浮雕,上面描绘的故事大致是这样的

明成祖朱棣取得皇位之后想求长生,但是他的上位并不祖宗之法,不能在本土求仙问道,况且中土并没有哪位皇帝有得过长生药,所以他把目光看向了西洋之地。他假借三宝太监宣扬国威为由,命其下西洋,而资金来源很大一部分是沈万三抄家所得,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会误以为这是沈家墓穴。前几次郑和毫无所得,但是第七次他们来到一个都是长着黑色皮肤和犄角人的国度,那里有一口黄金棺材,里面藏了不死药。(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山海经.海外南经》有记载不死民在其东,其为人黑色,寿,不死……接下来的故事就落入俗套,郑和拥有当时最先进的科技,自然夺得了那口黄金棺。可当地的巫医给他们下了诅咒,(我更愿意理解成黄金棺上有一种未知的病毒细菌之类,因为基因关系,对于当地人是长生的秘药,对于他们却是毒药于是在郑和归途中,许多的人因感染而死去(那些死尸全身紫黑就是因为尸斑遍布全身而造成的。浮雕在这里就没有了,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些雕刻浮雕的工匠也在这场意外中死去。

如果再联系之前看到的海市蜃楼和我所遭遇的,我想那些人中了病毒,身上产生“尸斑”和幻象,他们自残和互相杀害。

后面的故事是我根据自己的经历和历史资料所做的猜想郑和在古里今印度)也感染了病毒,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便在南海那处用郑和宝船埋葬被感染的人,包括自己以及那口黄金棺材(至于为何一定要在南海那处埋葬,我就不懂了。奇怪的是男子都死了,但那些女子却成了“禁婆”,类似于不死的存在,这也是为什么有关“禁婆”的传说大多始于明朝……

写到这里,老五左手突然动了一下,我喊来护士,他说这只是条件反射,并不是苏醒。我空欢喜一场,索性去洗手间洗脸。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越看越觉得那张脸长得好奇怪。

“大哥,你忘记了吗?”镜子里的脸一半是我一半是老三,但我嘴里发出的是老三的声音,“你写的那篇文章有个错误,按你所写的,我们呆在海里最多也只有一天,可是台风形成和转移至少要几天时间。你忘记了吗?实际上我们花了7天,没有淡水没有食物,海底又有禁婆,你们不敢下水,那么你们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这次发出的是我自己的声音。

“是你在昏迷前杀死我的,我是被你我钉到天花板上,至于我的身体,都是被你们吃掉的!不然为什么老五身上没有尸斑,而你和老二身上有!老二是怕你难过,所以骗你!”

“不,不可能!我怎么会杀死自己的兄弟,你明明说是老二杀你的。”我头疼欲裂,某些被遗忘的记忆正在复苏。

“你听错了,我是说,你是恶魔!”

“不!老三……”我撞向墙壁“你快杀了我!”

(8尾声

为什么郑和会把船当棺木埋在那里?因为那里的海域无人且温度适合,黄金棺并非让人不死,它的真正作用是保留人的意识,老四其实很早就知道这一点,雷德似乎也知道,老四只能先下手为强,把雷德订在船上吸引开禁婆,老四提前找到了那口黄金棺,沉睡下来。而在老大带着昏迷的老四离开海底之后,老五乱打乱撞也来到了船里,并带走了黄金棺,那口黄金棺竟遇水可浮,而且金箔也统统剥落掉,这也是为什么老大没有看出两口棺材其实是一口。老五也发现了那个秘密,他把老四推入大海里,然后自己趟入石棺中。三种意识相互碰撞,所以老五疯了,他潜意识里怕别人发现石棺的秘密,索性连石棺也推入海中。

我是老五杨明。

当我醒来时,已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护士告知护我送我进来医院的那个人疯了。我想起了那日海市蜃楼所见到的景象,那些人统统都是发疯而死。

后来我去精神病院看老大,奇怪的是他身上的那些尸斑已不再扩散,他流着哈喇子蹲在地上画灰太郎。

我说“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二哥的孩子……你要照顾好自己,再见了。”

我走出医院,摸了下义眼,又看了自己的手,低声问自己“那么现在我是杨明?还是老四李伯明?抑或是……郑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