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乡村鬼故事 > 茅山道士37师姐生病了

茅山道士37师姐生病了

作者:唐小鸭子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3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茅山道士36一生一世不放开》第三十七章 师姐生病了王三年醒来,发现在一个山洞中。手里还紧紧握着师姐的手,师姐此时,正躺在他的身边。王三年疑惑,昏迷之前,他可明明是在苦情海......

《茅山道士36一生一世不放开》

第三十七章 师姐生病了

王三年醒来,发现在一个山洞中。手里还紧紧握着师姐的手,师姐此时,正躺在他的身边。

王三年疑惑,昏迷之前,他可明明是在苦情海里的,而现在,怎么会在一个洞里。

再看洞口,发现被几块巨大的石头给堵得严严实实。

这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他和白小雪双手紧握,昏迷之后。便被海浪带着随波逐流。试想那海浪的威力,是何等强大啊。一个翻滚,就能够将人带上几百米的高度。二人正是因为如此,居然被海浪给带着飞了起来。

恰好又是那么巧,二人被海浪带着飞起之后,居然是横空掉进了苦情海周围的一个山洞里。那山洞长在苦情海周围大山的岩壁边,洞口有箩筐大小。

当二人掉入了那山洞之后,吞掉虚影真人的千年蛇王才反应过来,那生命果可还在二人身上。它忙要去吞掉二人。

它来到了洞口,发现身躯太大。身子根本进不去。

于是,它一番恼怒。在那海里翻涌着身子,不断的用头撞击那洞口,想要把那洞口给撞开。

可那洞口坚硬无比,任凭它怎么撞击,都不能撞动它分毫。他一急之下,口中吐出一个东西。那东西就像是一面横刀,凌空飞进了洞穴之中。

这千年蛇王打得好算盘,想要用那口吐之物,把洞里的人给切成两半。它这算盘,要不是因为洞里的二人此时正好昏迷,是躺着而不是站着,估计还真能让它得逞。虽然它口里吐出的那东西,是被消化了一般的虚影真人躯体。但毕竟力道在那里,拥有不可估量的杀伤力。

它吐出这虚影真人躯体之后,还不甘心。而后更是发狂了一般,多次撞击洞穴之口。而它所发的力道,又是那么大。在经过了几次撞击后,洞口上方,落下几块巨石,便把那洞口给遮掩的严严实实。

王三年自然不知道他昏迷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手臂一动,触碰到一个东西。

王三年往那东西之处看去,发现是一具躯体。顿时大为吃惊。

再细看一下,脑袋嗡的一下,吓了个半死。

他发现,那躯体瞪着两只大眼睛,身体上的血肉,被什么东西腐蚀了大半。白花花的骨头,暴露在外。

虽然已经不成人样,但这分明就是之前的虚影真人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他的身边,有一个东西,方方正正,看形状似乎是一本书籍。但那书籍,却很古怪,居然能在黑夜里发光。

王三年看了一眼便被它吸引住了,而后双目忍不住就盯住了它。

他将它拿在了手中,发现这果然是一本书籍。封面是红皮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非常好看。

上面写有三个字,控灵术!

“这名字倒是有些熟悉啊,似乎在哪听过。”王三年将那三字读了一遍,似乎有些熟悉。想了一会儿,终于是想清楚了。

“那不就是虚影真人从一阳真人那里夺过来那本书吗。”

“这书,估计价值很高,要不然,虚影真人这样的人,也不会惦记它这么多年。还不惜背上灭杀师弟之名来得到它。”

王三年先将那书收起来。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紧紧的握着师姐的手。

他想要叫醒师姐,却发现师姐的手上,烧的厉害,顿时一惊。

他将另外一只手,放在了师姐的额头上。这一放,发现师姐的额头,烫的像是火炉一样,顿时明白师姐居然……发烧了。

本来修道之人,感冒生病这样的事,是很难发生的。但白小雪一开始斩掉一阳真人双臂,那个时候就已经发力过度,有些虚弱。之后下河捉鱼,又把衣服弄湿了,穿了许久的湿衣服。之后又跟虚影真人打斗,更是将道气都消耗了尽。后面,又是落入了苦情海里,被海水浸泡了许久。直到现在,她都还穿着湿透了的衣服。

这些因素全部加在一起,就算她是修道中人,也难免生病了。

王三年心里一阵担心。生怕师姐会有什么事情。他以前听老人说过,要是从来没发过病的人一发病,往往就会难以收拾。这是因为体内积淀了太多的毒素,要在生病的那次,集中排出去。

他就担心师姐没生过病,这会儿生一次,怕是要脱她一层皮。

“现在赶紧的还是要把师姐身上的热度给降下来,她的额头太烫了,如果烧坏了脑子,那可就不好了。”想到了这里,王三年将师师姐放在一个平稳的地方,让她躺着舒服一些,把身上的衣服撕下一块,叠成毛巾状,放在她的额头上降温。

王三年环顾了下洞里,发现这个洞蛮大的。有他的小云院那么大,最让他惊喜的是,洞里有一个天然的泉洞。那泉洞虽然不大,只有碗口大小,但里面却是满满的泉水。也不知它为何会那般古怪,明明泉水下方不断有泉水股出来,整个泉水的量,却一直维持着那么多,刚好填满泉洞。

王三年在那泉洞里舀了口水,发现泉洞里的水,依旧是那么多。不曾变少,真是奇了怪了。

回到了师姐的身边,王三年触及到了她的衣服,发现此刻师姐身上的那套白衣,已经湿了个透。

这可怎么是好?

他脸色微红,想到“如果不把师姐的衣服脱下来的话,那这湿透了的衣服,将会加重她的病情。但如果脱下来的话,我却没有干净衣服来给她换上,那样岂不是……”

想到这里,不敢再想下去。他可是一个雏儿,一个从来没见过女人身体的雏儿……

他想要升起一团火来,可他不像师姐那样,拥有燃烧符篆,连这个他都办不到。

那可怎么是好啊,这样下去,师姐的病情,哪里会好呢?

思考再三,王三年决定先把师姐的外套给脱下来,然后自己的外套也脱了下来。拧干之后,晾在了岩壁之上。

师姐这个时候,只穿着里面一套内衣,白色的内衣,也是湿淋淋的,贴在她的身上,将她婀娜的身姿,凸现出来。

王三年看得一阵脸红,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嗯……”师姐似乎很难受,身上发热,又贴着湿透了的衣服,虽然昏迷,单凭潜意识就要脱衣。

“这……”王三年终于决定,先把师姐身上的衣物全部去除吧。等她身子的热度将下来,然后在给她重新穿上。

他既然已经决定,反而没有之前的忸怩,就算时候师姐会怪他,他也不管了。走上去,将师姐身上的内衣,也脱了去。

没有多久,师姐已经完全赤裸,呈现在王三年面前。他拼命摇头,把那些不干净的想法摇出脑外。这个时候,触及到师姐的身上,发现师姐身上滚烫的厉害。

他也不懂什么医术,完全是凭着经验而为。见师姐身子滚烫,自然而然就想为她降低温度。把师姐的衣服全部脱掉之后。王三年便不敢再去看她。转过头去,把师姐那脱下来的衣物,全部拧干之后,晾了起来。心里祈祷,这些衣服赶紧快干。

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王三年感觉脑袋晕晕的,忍不住便睡了过去。

……

白小雪幽幽醒来,醒来之后,感觉全身凉飕飕的。

摸了下身子,顿时大惊。发现自己全身赤裸,躺在了一个山洞中。

这是怎么回事?

对了,王师弟呢?我记得昏迷之前,我和王师弟的手……拉在一起。我们是在苦情海,被海浪打晕过去的,怎么醒来,是在一个山洞里?

她满心的疑惑,但最为关心的王师弟的下落,连自己全身赤裸这事,一时间也忘了。

待到她看清洞里的一切,发现王师弟正躺在离她不远处的一个地方,一动不动。她赶忙跑过去,在王三年的鼻子之下,探了一番。

还好,还有气。

这个时候,才想起此刻自己居然赤身裸体,顿时间脸红成苹果。她自然能够猜到,为自己脱掉衣服的自然是王师弟了,毕竟这洞里,就只有他们二人。

她检查一番身体,发现身体并没有被侵犯的痕迹。放下了心。走到那晾着的衣服边,把衣服重新穿上。这个时候,衣服也已经晾了七八分干了。

她重新走到王三年身边,心里却疑惑,为何王三年在她昏迷的时候,把她全身的衣服都脱光了。

难道他想……

不,王师弟不是那样的人。她跟王三年已经接触了一年,早已经了解了王三年的为人,绝对不会乘她昏迷的时候,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

她想要将王三年弄醒,触及到他身体,顿时一阵惊心。

发现他身子滚烫的像火炉一样。

一时间,她明白了一切。

知道自己之前也是像王三年那样,发烧了。

“王师弟是为了让我的身体降温,所以才把我身上湿透了的衣服全部脱去了。原来如此。”她想通之后,心里呼了一口气。

王师弟,还是她认识的王师弟。不会在她昏迷的时候,对她做那样的事情。

可现在,问题又来了。

“王师弟自己也发烧了。我是不是要把他全身的衣服,也脱掉呢?”一时间,白小雪陷入了深深的犹豫当中。

(未完待续……

夫妻合葬 <<上一篇 >>下一篇 南海船棺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