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尸王传奇12夜深闻鬼哭

尸王传奇12夜深闻鬼哭

作者:李尔登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4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尸王传奇11水鬼出没》第十二章 夜深闻鬼哭折腾了一整个晚上,小渔村的村民个个都疲惫不堪,都在湖岸边休息起来。王小狗是他们最累的一个,因为他最早跳下湖的,而且他在湖里游了整......

《尸王传奇11水鬼出没》

第十二章 夜深闻鬼哭

折腾了一整个晚上,小渔村的村民个个都疲惫不堪,都在湖岸边休息起来。王小狗是他们最累的一个,因为他最早跳下湖的,而且他在湖里游了整整一个晚上,如果他不是天生具有非同一般的灵力,他早就由于累得虚脱而在水里淹死了。

王小狗如此之累,王萍心疼到不得了,王小狗一上岸,她便马上叫王小狗躺在地上,一边为他按摩消除疲劳,一边劝他说“小狗,等一下不要再下去找好不好?你累成这个样子,是很容易生病的。”

“不行!”王小狗一向对王萍言听计从,无论王萍说什么,他都会听,可是今天的事情事关大黑子的性命安危,他不得不第一次跟姐姐说“不”,“不行,只要一天找不到大黑子,我就绝对不会放弃!”

“你怎么这样顽固呢?”王萍责备他道,“整条村子里的人找了整整一个晚上都找不到大黑子,这说明大黑子很有可能已经死了。人都死了,你再找下去又有什么用呢?”

“可是……”王小狗有些迟疑地将目光放在一位年纪三十多岁,但脸色尽是沧桑的女人身上,“我不竭力找的话,只怕伯母她伤心欲绝。”

王小狗口里说的“伯母”,指的就是他目光望过去的那个女人。是的,那个女人就是大黑子的母亲。

大黑子的母亲是个寡妇,她刚生下大黑子不久,大黑子的父亲就得急病死了,因此他们母子两人相依为命多年,如今大黑子死了,对她来说不啻是一个人生中最重大的打击。一个脆弱的女人在这种打击之下,轻则发疯,重则自寻短见。

果然,当劳累一个晚上的村民在休息时,纷纷在讨论大黑子是否已经死了,大黑子的母亲听见村民的讨论之后,马上发疯似的抓着那些人的衣领说道“你们说什么?我的大黑子死了?不可能!不可能!”

那些村民被大黑子的母亲这么一抓,自然非常的不高兴,但是怜惜于她的丧子之痛,他们没有发作,而是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对她说“婶子,我们很平白你现在的心情,但是我们找了一个晚上都没找到你的儿子,只怕你的儿子凶多吉少了,你还是节哀顺变吧!”

“不,不,不!”大黑子的母亲喃喃地一连说了三个“不”字后,突然狂性大发,先是提起拳头在那些人的身上胡乱捶了几拳,然后大声地呼唤她儿子的名字,一头想跳进湖里去。

那些人见大黑子的母亲的失常反应,已猜着她有可能发疯了,因此一见到她想跳进湖里时,慌忙死死地拉住她。

大黑子的母亲拼命地叫道“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找我的儿子!”

王小狗见大黑子的母子疯成那个样子,本想过去安慰一下她,可是被王萍阻止了“她人都疯了,你过去安慰又有什么用呢?”

王小狗说“看着她那个样子,我心里确实难受啊!”

“是啊,我也觉得难受。”张虹带着秦方红走过来说。

王小狗看见秦方红,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念头“秦阿姨,我想求你帮我一个忙!”

秦方红虽然和王栋不和,但那是她和王栋的事,她不能将对王栋的仇恨,加在王小狗和王萍的这些后一辈的人身上,有道是下一代的人都是无辜的,所以秦方红和王小狗王萍之间的关系,还是比较好的。是以王小狗一向她求救,她便温和地回答说“小狗,你有什么困难尽管向阿姨说,阿姨会尽量帮你的!”

王小狗说“不是我有困难,而是大黑子的母亲有困难。大黑子如果真的死了的话,我想请你帮忙找到大黑子的尸体。”

“你真是一个好孩子!”秦方红笑着说,“放心,就算你不求我帮忙,我也会做这件事情。毕竟大黑子他们家和我们都是同一条村子里的人嘛!”

王小狗感激地对秦方红说“谢谢你,秦阿姨!”

“可是妈妈。”张虹插嘴道,“我们怎样才能找到大黑子的尸体呢?你看,这个湖泊是如此之大,整条村子里面的人找了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找到,你又有什么办法找到呢?”

秦方红笑了“好闺女,普通人当然找不到了,可是你妈妈是什么人?捉鬼大师啊,这点小事是难不倒你妈妈的!”

“是吗?”王小狗和张虹异口同声地问道。

“当然了。”秦方红说着,先是吩咐王萍道“王萍,你去村里的菜园里摘一个西瓜回来。”

“好的。”王萍回答说。

“至于闺女,你跟我回家做一个招魂幡,然后帮我画些符咒。”秦方红对张虹说。

“好的。”张虹马上起身,走在秦方红的后面。

“等等!”王小狗急忙喊道“秦阿姨,还有我呢?我该做些什么啊?”

秦方红头也不回地说“你?你在原地休息吧,等休息够了,再找一个有渔船的人,叫他帮帮忙!”

“知道了。”王小狗懵懵懂懂地回答说,他实在不知道秦方红到底想干什么。

等到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后,渔船渔民也找到了,秦方红对大家说“走!我们上船去!到大黑子消失的水面上去!我们为他招魂!”

秦方红解释完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之后,吩咐船家开船。

他们出发的时候是在上午,天气相当的晴朗,没有一丝风,因此湖面非常的平静,用文学家的语言来说,这叫做“平静如镜”。渔船驶在平静的湖面上,又快又稳,不到十分钟左右,便来到大黑子失踪的水面上。

一到目的地,秦方红第一时间要大家做的,就是叫王小狗将招魂幡挂在船头上面。说来也奇怪,招魂幡一挂,原本平静无风的湖面马上吹起风来,把招魂幡上的幡布吹得呼呼作响。

秦方红见招魂幡迎风飘动起来,立刻拿起一个铃铛,一边摇,一边朗诵道“天灵灵,地灵灵,水里的怨灵速速回家来!”秦方红念完咒语后,立刻撒了一大把符纸在湖面上,继续念咒。她念了大约有二十分钟左右,才叫王萍将西瓜扔进湖里。

随着西瓜掉进湖里,“咕咚”一声响之后,秦方红马上冲着招魂幡大喊道“大黑子!你快点回家吧!快点回家吧!”连叫数声之后,才对大家说道“好了,招魂法事完成了,我猜不到两天,大黑子的尸体就会浮上水面了。”

是夜,王小狗躺在自家的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的脑海里全是那只水鬼的形象。

按照王栋的说法,水鬼乃诸多厉鬼之中最为凶猛的,它的外表看起来像是一只全身长满红毛的小猴子,根本不是王小狗傍晚所见到的那样,是一只没有五官,穿着古代汉服的女子。这是为什么呢?

再说了,这湖泊其实在王小狗见到那只水鬼之前,一直都没有过闹水鬼的传闻,也从来没有淹死过人,以致当王小狗将自己在湖泊见到水鬼的事情告诉王栋,王栋竟然一笑置之。

话又说回来,白天的时候王栋只是跟贺警官和老局长喝酒叙旧在,怎么半夜三更还不回来呢?

王小狗由想水鬼的事情起,不知不觉想到了王栋。他现在最大的疑问就是,在王栋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然使他性情大变。

王小狗就是这样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小狗小狗,你睡着了吗?”就在王小狗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突然听见姐姐好像在叫他。

王小狗急忙睁开眼睛,见到王萍正一脸惊恐地望着他。

“姐姐你怎么了?”王小狗见到王萍非常害怕的样子,慌忙关心地问道。

“小狗,你听到了吗?”王萍全身发抖地说。

“听到了什么?”王小狗疑惑地问道。

“小孩的哭声!”王萍一字一顿地说。

“小孩的哭声?没有啊!”王小狗说,可是他这话说完不到两秒钟,他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

“呜……呜……哇……哇……呜……呜……哇……哇……”

一阵凄惨的叫声,仿佛从极为遥远的地方传过来,这声音既像小孩的哭声,又像公猫叫春的声音,听得人心里直发毛。

“好像是啊!”王小狗足足听了一分多钟,然后对王萍说。

“小狗,我好害怕啊!”王萍一把抱住王小狗说。

“姐姐,你不用怕的,有我在嘛!”王小狗轻轻地拍了拍王萍的后背说,“只要有我在,什么妖魔鬼怪都伤害不了你的。”

“谢谢你,小狗!”王萍感激地对王小狗说。

“谢什么啊?我们虽然没有亲缘关系,但是也算是姐弟啊!”王小狗动情地说。

“小狗……我有个要求……不知你能……答应吗?”王萍不好意思地说。

“当然了。”王小狗说,“你是我的姐姐嘛!”

“我想跟你睡,可以吗?”王萍害羞地问道。

“什么?”王小狗吃了一惊,“你要跟我一起睡?这不太好吧!我们虽然是姐弟,但是毕竟男女有别啊!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们的脸往哪儿搁啊?”

“可是……我实在好害怕啊!”王萍梨花带雨地说。

“那好吧!”王小狗见王萍眼里充满了泪水,心里一下子就软了,“不过说好啊,天不亮你就得回去,不然爸爸要是回来了,见到我们睡在一起,一定会把我揍个半死的!”

“谢谢你,弟弟!”王萍说着,轻轻吻了一下王小狗的脸庞,然后快速地钻进被窝。

王小狗见状,苦笑了一下,也钻进了被窝。

王小狗一钻进被窝,王萍便马上将他抱在自己的怀里。王小狗闻着王萍身上散发着少女独特的香味,不禁有点心神驰往。

王萍闻着王小狗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气息,同样觉得心头一动。

就这样,爱情的种子在两人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悄悄地埋在他们的心底里,等待时机生根发芽。

第二天,当王小狗醒来时,王萍已经不在被窝里,不过他仍然觉得被窝里有王萍的气息存在。

“王小狗,你起来了吗?”

就在王小狗沉醉于王萍的气息时,张虹在外面喊道。

王小狗觉得奇怪,怎么张虹一大早就过来找自己呢?难道她昨晚知道自己和姐姐睡在一块?

为了不让张虹有些怀疑,王小狗立刻起床,穿衣洗澡刷牙,一切都修整完毕,这才穿戴整齐地走出去见张虹。

张虹见到王小狗便迫不及待地问他道“王小狗,昨晚你听到了吗?”

白日见鬼 <<上一篇 >>下一篇 夫妻合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