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尸王传奇11水鬼出没

尸王传奇11水鬼出没

作者:李尔登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5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尸王传奇10收服厉鬼》第十一章 水鬼出没王栋苦笑道:“怎么会忘记呢?那件事对我来说,是我人生当中的一大憾事!”老局长说:“王栋,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苦苦记住又有什么用......

《尸王传奇10收服厉鬼》

第十一章 水鬼出没

王栋苦笑道“怎么会忘记呢?那件事对我来说,是我人生当中的一大憾事!”

老局长说“王栋,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苦苦记住又有什么用呢?人都是要朝前看的,更何况,那件事根本不是你的错。”

王栋说“事情虽然不是我的错,但是那件事发生了,我是负有一定责任的。”

王栋和老局长说这些话时,王小狗和张虹站在一旁听得糊里糊涂。当王栋说到“事情不是我的错,但是我负有一定责任”时,王小狗忍不住开口问道“爸爸,你和老局长到底在说些什么事情啊?”

王栋横了王小狗一眼说“大人说话你这个小屁孩在插什么嘴啊?给我闪到一边去!”

王小狗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王栋扬起那根打鬼的柳条,作势要打他,王小狗无奈之下,只能乖乖的站在一旁。

王栋训完王小狗后,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对着女厉鬼默念了几句咒语。那女厉鬼随机化作一阵青烟,慢慢地钻进瓶子里面去。王栋等青烟完全进入了瓶子后,再用一张黄色符纸卷成一个纸塞子塞住瓶口,然后放进背包里。

成庄的父母见到王栋将女厉鬼收进瓶子里,十分的不满“王大师,你这是干什么?”

王栋说“你们没看见吗?我将女厉鬼收回来啊!”

成庄的母亲说“你把女厉鬼收回?那你是准备拿回去供奉起来呢?还是把它消灭了?”

王栋说“我怎样处置这只女厉鬼,好像还轮不到你管吧?”

“轮不到我管?”成庄的母亲激动地说,“怎么轮不到我管呢?这只女厉鬼可是害死了我的儿子啊!在法律上人杀了人那可是要严惩的,现在女厉鬼杀人,难道不应该严惩它吗?”

王栋说“第一,你的儿子的死,是它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第二,佛说,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你的儿子被这只女厉鬼所杀,实质是承担他前世种的因。因果循环,并不能说谁欠了谁!”

“你……你简直是在放屁!”王栋几乎完美的回答,令成庄的母亲找不到理由反驳,只能骂王栋一句后带着丈夫拂袖而去。

王栋见成庄的父母走后,便向老局长拱拱手,提出要告辞,老贺却一把拉住他道“王栋,你就这样走啦?”

王栋迷惑不解地问道“问题都解决了,我还不回去,留在这里干什么?”

老贺说“我们三个人多年未见,怎么说也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把酒言欢一番,你说是不是?”老贺说着,看了看老局长,又看了看王栋。

王栋和老局长见了老贺的眼神,都微笑着说“是啊,我们三个好兄弟,也应该好好的叙一下旧了。”

三人主意已定后,王栋便叫王小狗和张虹回家,而他们三个则互相搂着肩膀,有说有笑地走了出去。

张虹看着王栋离开的身影,对王小狗说道“看来你爸爸一定亏欠某个人什么,才变得这么市侩的。”

王小狗无奈地说“就算是,他不告诉我,我又有什么办法知道呢?算了,我们还是回家去吧!”

张虹点点头,跟着王小狗坐公交车回去了。

却说成庄的父母怒气冲冲地走出公安局的大门后,心里依然觉得十分的不忿。成庄的母亲停下脚步,转过身指着公安局的大门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臭道士,竟然放过杀我儿子的凶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成庄的父亲觉得妻子在公安局门口破口大骂非常的不妥,于是劝她说“好了,不要在这里吵了,免得里面的警察出来将你抓回去,然后安个什么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其实我觉得那王大师说的也有道理,我们就这样算了吧!”

“算了?”成庄的母亲觉得丈夫的话不可思议,“怎么能算了呢?要是算了的话,我们的儿子岂不是白白死掉了。”

“哪又能怎样?”成庄的父亲说,“你还想告王栋不成?不要忘了,我们的儿子是给厉鬼害死的,这种事情在法官那里根本是通不过的。”

“哪我们的儿子就这样白白死掉了吗?”成庄的母亲激动地冲着丈夫大喊道。

“不,你们的儿子不会白白死掉的?”就在成庄的父亲找不到话来按住妻子激动的情绪时,一位坐在轮椅的中年人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只要你们能跟我合作的话,你们儿子的仇我可以给你们报!”

“你是谁?”成庄的父亲见这位残疾人突然出现,先是吃了一惊,继而对他有所防范,“我们好像不认识你,请你还是走吧!”

中年人笑了“我走可以,但是我一走的话,只怕你们没有办法为你们的儿子报仇了。”

“不要!”成庄的母亲听这个中年人说可以帮她为儿子报仇,急忙叫住道“请你不要走!我们答应跟你合作就是了!”

成庄的父亲急道“你怎么能这样就答应了他呢?我们根本不认识他啊!”

“我不管!”成庄的母亲说,“只要他能为我的儿子报仇,就算他是魔鬼,我也要和他合作!”

成庄的母亲说着。不顾成庄的父亲阻拦,毅然伸出手来,和那个中年人握手说“我们合作愉快!”

中年人大笑道“你说的很对,我们合作愉快!”

王小狗和张虹一回到小渔村,便又看见大黑子光着屁股在小渔村对面的湖泊里游泳。王小狗曾经在这个湖泊见到水鬼,因此他对湖泊产生了一种天然的厌恶感,以致王小狗每次经过这个湖泊,都要加快脚步走着,即使见到大黑子,也不想跟他打招呼。

王小狗不想跟大黑子打招呼,但是大黑子却想。只见他像一条小泥鳅似的从水里钻出来后,那双黑溜溜的眼睛一见到王小狗和张虹的身影,马上挥舞着双手,大声地对他们喊道“喂——,你们两个拍拖回家啦!”

张虹本来就对王小狗有点意思,所以当她听见大黑子的话,羞愧得低下了头。而王小狗却对张虹没有非分之想,于是连忙否认说“你这个大黑子在胡言乱语什么?小心我叫我们家大黄狗跳下水去咬你一口!”

大黑子笑道“王小狗,你别不好意思嘛!现在这个年代,十五六岁拍拖是很正常的!”

王小狗还想反驳,可是忽然间,他看见大黑子的背后浮上来一个诡异的身影。

那是一个披头散发,身穿古代汉服的女子。她此刻正浮在大黑子的背后,正施展着长长的衣袖,向着王栋招手。这女子的脸上完全没有五官,如果不是看到她高耸的胸部,以及纤纤的玉手,你无从知道她是女性。

一个没有五官的女子,那是什么?废话,那当然是女鬼了。这只女鬼又在水里浮上来,那毫无疑问,它是一只水鬼。

王小狗对这只水鬼非常熟悉,因为他第一次来到湖边时,那只女鬼就浮上来,向他打招呼。前面说过往下狗曾经在这湖泊见过水鬼,说的就是它。

言归正传,王小狗见到这只水鬼浮上来后,马上被吓坏了。他吓坏的原因不是因为见到它,而是因为这只水鬼就在大黑子的背后。水鬼只要往前游一步,就可以将大黑子拉进水里去。

“大黑子,你快点游到湖边来!”王小狗大声地呼唤道。

“游回来?”大黑子莫名其妙地说道,“我为什么要游回来,我还没有玩够呢!”

“你不要问那么多!”王小狗大声说,“总之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不然的话你会有危险的!”

“神经病!”大黑子完全不把王小狗的话放在心上,“王小狗,你跟你爸爸捉鬼捉傻了吧?我水性那么好,怎么会有危险呢?”

“不!你听我说!”王小狗见大黑子不听自己的话,急得连衣服都不脱就想跳进湖里,还是张虹一把拉住他道“王小狗,大黑子不听你的话就算了,你没脱衣服就想跳进水里干什么呢?”

王小狗急切地说“你没看见当然不知道了,大黑子的背后有一只水鬼!”

“什么?”张虹听见王小狗的话,也是猛然一惊,“你看见大黑子的背后有水鬼?那还了得,赶紧叫他游回来啊!”

张虹正想学王小狗向大黑子喊话,可是已经晚了,那只水鬼已经飞快地游到大黑子的背后,用长长的衣袖将大黑子卷成一个大粽子,于是大黑子就在无声无息之中被水鬼拉进水里去了。

水鬼将大黑子拉进水里后,自己也立刻潜回了水底。

“大黑子!”王小狗见大黑子被水鬼拉进水里去,不顾张虹的再三阻拦,一头跳进水里去,然后疯狂地往大黑子出事的水面游过去。

张虹见到王小狗跳进了水里,自己正要跟着跳下去,不想王小狗一边拼命的游着一边头也不回地对她喊道“张虹你快点回去小渔村里叫多点人过来帮忙,最好连你的妈妈也叫过来!”

“我知道了!”

王小狗的话,令张虹马上冷静下来仔细的思考在这个时候,她跟王小狗前去救大黑子只会给王小狗添麻烦,说不定自己还会被那只水鬼也拖进水里去。所在王小狗说得对,她此刻最应该做的就是叫小渔村的人帮忙,还有请她那擅长捉鬼的妈妈过来。

由于王小狗和张虹回到小渔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因此小渔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在家。他们听张虹说大黑子被水鬼拉进水里后,无不自告奋勇地前去帮忙,尤其是那些靠打渔为生,以渔船为家的人家,更是撑着他们的渔船参加搜救工作。

至于张虹的妈妈秦方红,听自己的女儿说湖泊出现水鬼,也立刻胡乱收拾了几件道具后,跟着女儿前去湖泊。

结果在张虹的努力下,几乎整个小渔村的人都出动了,没有渔船的沿着湖边搜寻,有渔船的,跟着王小狗的湖泊里搜寻。而张虹的妈妈秦方红,则手拿着一个罗庚坐上其中一只渔船,试图利用罗庚的识鬼功能,找到水鬼的所在。

但是非常可惜,尽管整条小渔村的人都出动了,尽管大伙们整整努力了一个晚上,搜寻结果却令人失望,他们不要说水鬼,就连大黑子的影子也没找到。

下篇《尸王传奇12夜深闻鬼哭》

一根腿骨 <<上一篇 >>下一篇 白日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