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一根腿骨

一根腿骨

作者:浩南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5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深夜,一辆破旧的昌河面包车在空旷的原野上疾驰,开车的二林斜叼着根烟,眯着眼注视着前方。“哥哥,你说咱们这次能发财么?”二林突兀的问道,声音沙哑而低沉。“那是自然,今晚咱们兄弟可没白......

深夜,一辆破旧的昌河面包车在空旷的原野上疾驰,开车的二林斜叼着根烟,眯着眼注视着前方。“哥哥,你说咱们这次能发财么?”二林突兀的问道,声音沙哑而低沉。“那是自然,今晚咱们兄弟可没白折腾,发财那是必须的。”一旁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大林接过了话茬,他垂着头,光秃秃的脑袋几乎完全缩在肥厚的大衣衣领里,活像一只乌龟。听到二林的话,他那颗光秃秃的脑袋特意从衣领里伸了出来,扭过脸瞅了瞅后座上的麻袋,上面裹着厚厚的污泥,但是的鼓囊囊的装满了东西。一路上大林不知扭头看了多少次这个脏兮兮的麻袋,好像生怕它飞走似的。

广袤无垠的草原看似平坦,但是开车行驶在上面还是异常颠簸的。每一次当车轮轧过一块突兀的石头时,车身都会剧烈的颤动,后座上的麻袋也会随之颤动,接着从里面传来金属物碰撞的声音。

“哥,你说这些东西咱们能卖多少钱呢?”二林似乎对着问题很感兴趣。“哈,你猜。!”大林眯起眼,嘴角扬起得意的笑。“50万?”二林猜测道。“嗯!不止哦!”大林摇了摇光秃秃的脑袋。“哦!难道是100万?”二林已经惊愕的瞪大了眼睛。“还要再多些,反正足够我们兄弟俩在县城每人买套房,再娶个漂亮媳妇儿啦!”说到这里,大林脸上露出一副淫邪的笑容,似乎他此刻正怀抱着年轻美貌的姑娘享受着她们幽香酥软的身体。

“哈哈……太好了,咱兄弟俩终于能出人头地了。”二林激动的手舞足蹈,竟忘记了自己在开车,一不留神车子的前轮冲进一个土坑,车子猛地一震,竟熄了火。二人因为惯性一头撞在车玻璃上,大林光溜溜的脑袋顿时留下一块猩红的血印子。他愤怒的大骂,“混蛋,你想钱想疯了,也不看着点儿!”二林揉了揉发疼的脑袋,唯唯诺诺道“哥,我下去看看。”

二林下车,借着微弱的光亮看到车子的左前轮卡在一个深坑里,他明白单是开足马力往外冲是冲不出去的。需要用千斤顶把车子支起来,再用铁锹往坑里填土,才能把车弄出来。打定了主意,二林绕到车后,打开了后门,车上的工具一应俱全。他拿出一个千斤顶,又拿出一把工兵铲,这时他发现车厢里还有一根木棍似的东西,这根木棍儿泛着白惨惨的光,上面沾了些泥土。二林没有功夫去仔细端详这个东西,拿了工具就去忙活了。二林身强体壮,干这点活儿不在话下,不一会儿就把车子从土坑里弄了出来。二林回到车后把工具放在车上,关上后门。就在这时借着车尾灯昏暗的光亮他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人影正一瘸一拐的朝他走来,那是一个朦胧的影子,在无尽的黑暗的映衬下竟显得那么不真实,在这片寂寥的荒原上除了他们兄弟难道还有其他人?二林心中纳闷,他朝那个影子走去,直到走出了车尾灯能照到的范围,眼前只有黑暗,只有凄厉的寒风在呼嚎,根本没有那团影子。

他长舒一口气,回到车上,发动起车子。“你怎么磨磨蹭蹭的?在后面干嘛呢!”大林不耐烦的问,他依旧缩着脖子,眯着眼睛。“没什么!眼花了,看见一个人影,其实什么也没有。”二林回答的漫不经心,但是这句话却引起了大林的警觉,他睁大了眼睛,再次扭头看了看那个脏兮兮的麻袋,然后说“快走,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大林的脸变得异常严肃,如死灰一般。二林没有注意到大林的变化,发动车子,继续向前驶去。

漆黑的荒原无边无际,汽车微弱的灯光很快就被黑暗吞噬,二林开着开着就没了方向感,一股倦意涌上大脑,他长长打了个呵欠。“哥哥,要不你开会儿吧!我太困了。”“那好吧!你把车停下,我来开。”大林让二林停了车,下车与二林互换了位置。

大林坐上驾驶座,使劲儿裹了裹大衣,待到他发动车子时,却怎么也发动不起来,连续发动了好几次,都是徒劳无功。“二林,二林,这车是怎么回事啊!”二林努力抬起沉重的眼皮,他太困了,仿佛被人催了眠。当他看到大林一脸惊恐的神色,还是稍稍清醒了一些,二林强打精神与大林又换回了位置,试着发动了几次,仍然无法发动,而油表显示油箱里还有一半燃油,二人面面相觑。

“怎么办?要不先在车里睡一觉,等天亮了再想办法?”二林伸了个懒腰,眼皮又耷拉下来。“睡!睡!睡!睡你个死人头,今天这事儿蹊跷,早知如此邪门儿,就不动那个破地方了。”大林焦躁的冲着二林吼到。而那二林只顾趴在方向盘上酣睡,丝毫不理会大林的咆哮。

虽然穿着军大衣,大林依然觉得全身冷的厉害,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快结冰了。不安和恐惧迫使他把全身都缩在绿大衣里,像极了一只乌龟。

“砰!”的一声,大林听出是后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而二林依旧睡的像头死猪,对这么大的动静充耳不闻。“谁……谁?”大林颤抖着喊了一声,声音气若游丝,也只有他自己能听见。回过头,麻袋还在,就在这时,从后座的暗影里探出一颗腐烂的头颅,早已风干的皮肉有的还残存在脸上,黑洞洞的眼眶透出骇人的杀气,“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头颅开口说话,声音同样低沉而沙哑。“我……我……东西就在那,你拿去吧!”大林结结巴巴的指了指麻袋。那个腐烂的僵尸探出枯槁般的手打开了麻袋,翻动着里面的东西,叮叮咣咣,里面全是些金银器皿。“不,你骗我,还少一样东西。”说完僵尸手指一划,大林圆滚滚的脑袋像皮球一样从衣领中滚落下来,正好砸在方向盘上,二林一吃疼,从睡梦中惊醒,眼前正好是大林沾满血污的头颅。他大惊失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再看后座,空空如也,麻袋不翼而飞。二林急忙下车,环顾四周,见车后不远处似乎有个人正背着一袋东西一瘸一拐的向前走,毫无疑问,他就是杀大林的凶手,二林顿时火冒三丈,打开后门去拿工兵铲,却没找到,只找到那根木棍似的东西。他想也没想,操起棍子就追了上去。“王八蛋,给我站住!”那人突然停住了,一回头,那张脸吓得二林魂飞魄散。他高举木棍的手僵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

僵尸盯着二林手中的木棍儿,愣了会儿,一把扯过木棍儿,安在他左腿的小腿之上,僵尸跺了跺脚,仿佛穿上一双新鞋子,扭头背着麻袋继续前行,他健步如飞。二林这才明白那根本不是木棍儿,而是僵尸的小腿骨。

打那以后,每每想到那个恐怖的夜晚,二林都会心惊肉跳,他不明白那晚为什么僵尸没有杀自己,不过从那以后,他再没干过盗墓的行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