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乡村鬼故事 > 古井凶魂20结阴婚

古井凶魂20结阴婚

作者:孤鸿羽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7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古井凶魂19弥天大祸》第二十章 结阴婚王秘书得意的笑道:“看看,我这招多管用,哈哈。这小贱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早点说不就没事了吗?快说!你到底和哪个王八蛋勾搭在一起,干......

《古井凶魂19弥天大祸》

第二十章 结阴婚

王秘书得意的笑道“看看,我这招多管用,哈哈。这小贱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早点说不就没事了吗?快说!你到底和哪个王八蛋勾搭在一起,干出这种天人共诛的丑事?”

秋月大声喝道“放开我,我会说的。”镇长示意两个壮汉松开秋月。秋月站起来朗声道“大家都听着,和我勾搭在一起的那个人,他就在你们中间,哼,昨晚他还背着他老婆和我在玉米地里滚床单呢,他和我合计好了,等杀了大蛇之后,就抛妻弃子,和我远走高飞,大家倒是猜猜这个人是谁?”

此话一出,全场动容,纷纷猜测到底是谁如此卑鄙无耻?王秘书怒道“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胡说八道,识相的快说!”

秋月冷哼一声道“哼,大家听清楚,这个人就是他!”秋月的手直直的指向王秘书。王秘书顿时惊得瞪大了双睛。

“什么?是他?”

“怎么会是王秘书啊?”

“天哪,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真是看不出来,王秘书居然是这种人!”

“王秘书本来就风流成性,你们没听说吗,前阵子他还和咱们村刘寡妇闹得沸沸扬扬的呢。”一时间议论纷纷。

王秘书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气得直跳脚,破口大骂道“小妖精,你血口喷人!大家听我说,根本没这回事,她这是在污陷我,你们可千万别信她的一派胡言啊!”他话音刚落,就见人群中冲出来一个彪悍的中年妇女,正是刘寡妇,她气急败坏的冲到王秘书面前,大骂道“好你个王茂山,我说你怎么几天都没来找我了,原来你又有了新欢了?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吃完一抹嘴就想了事!”甩手就是两个耳光重重打在王秘书的脸上,十个指印赫然浮现。王秘书丑事败露,无比尴尬的愣在当场。那刘寡妇气得刚离开,王秘书的老婆又冲过来打了他四五个嘴巴。一时之间全场哄堂大笑。

秋月也十分惬意的大笑起来,只是那笑声中,有种虽死无憾的悲壮之意。

正在这时,在土地庙焦急等候的杨旗,见秋月久久不回,便顺着人流匆匆赶到了现场,当他看见秋月被折磨成这副惨状,他的心宛如刀绞,可是他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心知屠杀神龙死罪难逃,竟没有勇气冲过去阻止这一切。

秋月笑罢之后,不再胡说八道了,她心知今天是在劫难逃,与其被人凌辱而死,不如自己做个了断,当下跪在罗海英面前抽泣道“阿妈,是女儿害了你,害你受尽歹人的欺辱,这辈子只怕再也不能在您膝前尽孝,若有来世,来世秋月再做您的女儿。”

“我可怜的儿啊,不是你害了阿妈,是阿妈害了你啊,呜呜呜……你不要害怕,有阿妈在,他们不敢为难你,要死就让阿妈替你死!苍天啊……”

“阿妈!”秋月紧紧的抱住母亲,尽情的大哭起来。

“你们还有完没完?”镇长一声暴喝打断了哭声。秋月直直的站起身,冷眼环视着四面八方的人群,伸手指着他们道“老天为证,你们这些恶人都给我记住,我秋月此生受尽你们欺辱,等我死了,一定化作厉鬼,把你们一个一个全部杀光!”这句话说得阴风惨惨,着实吓坏了在场不少人。

秋月话音刚落,便猛地向那口老井冲了过去,纵身一跃,就瞬间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罗海英听到落水声,知道女儿跳井了,惨呼一声晕了过去。赵大明眼睁睁看着女儿被逼死,不禁老泪纵横,软瘫在地上,他儿子赵达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甚至想跑过去再往井里砸一块石头,也许这就叫落井下石吧。

而人群中的杨旗见到这一幕,再也无法忍受,正要冲过去相救,却被身后一只大手摁住了,随即捂住了他的嘴巴,原来是他的叔叔杨管家。杨旗急得牙关紧咬,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惨死。眼泪不住的一串串的往下掉,不一刻,他突然咬了一口叔叔的手,挣脱束缚,往院外跑去,从此精神崩溃,变成了疯子。

赵老根冷哼一声道“此女作恶多端,原本就该落得如此下场,怪不得别人。二柱,跟爹回家去。”他转头一看自己的儿子,竟看见儿子两眼翻白,倒在地上直抽搐,原来赵二柱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惨死,一激动便犯了猪婆疯,不一会,便口吐白沫,断了气。赵老根长声大哭。想不到儿子竟为了一个贱女人死了!

在场的人看到秋月自行了断,也就了却了心头之恨,倒也没什么人去关心一个傻子的死活,众人相互望了望,觉得没有必要再呆下去,便陆陆续续的自行散了。

赵老根只顾着替儿子收尸,也已无暇去管赵大明一家的事了,当下唤人把儿子尸体抬了回去。赵大明被放开后,立刻下到井里,把秋月的尸体打捞上来。晚上便办起了丧事。一夜之间连丧一双儿女,赵大明悲痛欲绝,头发白了许多,因为害怕民众再来滋事,第二天,赵大明便准备把秋月和赵晓一起葬了。可是一大早,赵老根就找上门来,说自己儿子心愿未了就无故惨死,都因秋月而起,要求赵家把秋月尸体抬去和赵二柱合葬,结了阴亲,也好让二柱在黄泉路上有个伴。了却他的遗愿。

赵大明几番推脱,却始终无用,赵老根甩下狠话道“若不答应,便发动群众把赵家掀个底朝天。”

赵大明顾念家中还有一儿一妻,只好屈从。罗海英心伤难愈,几度昏倒,已经不理人事。就这样,赵老根把秋月的尸体和儿子二柱放在一口棺材里,请来丧葬队操办了阴婚,次日天未亮就送上西坡,葬在一片柳树林子里了。

而赵大明因为一年之中连丧家中五口人,精神遭受巨大打击,不久后便抑郁成疾,恍惚中从楼顶跳了下去就此身亡。

这件事原本到此结束了,可是偏偏天可怜见,让事情有了转机。秋月下葬那天,王家庄里一个整日游手好闲的赌棍王麻子因为欠下巨额赌债走投无路,便想起了歪招,他知道赵老根家里贪污了不少钱财,他家的独根赵二柱死了,还不得重金厚葬?想必棺材里定有不少值钱的陪葬品,于是恶向胆边生,当天晚上,王麻子便操起家伙独自一人去了西坡柳树林。月黑风高,他喝了一瓶二锅头给自己壮胆,来到新坟前面,他脱了外套往手心吐了两口唾沫就甩开膀子挖起了坟墓。

忙活了两个多小时,他终于把坟挖开了,土坑中露出一口硕大漆黑的双人棺。王麻子头皮一阵阵发紧,他早就听说死于非命之人最易化成厉鬼,何况秋月死前还说过那番狠毒的话,不免心中害怕,但想到棺材里满满的金银古玩,到手就发大财了,喜悦瞬间冲淡了恐惧,他便又打足了精神,用撬杠插进棺盖缝用力一撬。“格格格”一阵声响,棺盖徐徐开启,王麻子把棺盖猛地推开,正要凑上去大捞一笔,谁知可怕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只惨白的手突然从棺材里搭了出来。王麻子当场就吓得尿了裤子,发一声喊“鬼!鬼啊!”一路屁滚尿流的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