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尸王传奇9设局引厉鬼

尸王传奇9设局引厉鬼

作者:李尔登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7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尸王传奇8进了公安局了》第九章 设局引厉鬼警察小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这也难怪的,自从他警校毕业以后,就再没有睡过学校宿舍这种破木板床了。对于已经睡惯了弹簧......

《尸王传奇8进了公安局了》

第九章 设局引厉鬼

警察小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这也难怪的,自从他警校毕业以后,就再没有睡过学校宿舍这种破木板床了。对于已经睡惯了弹簧床的他来说,要再睡一次学校宿舍的破木床实在一件非常折磨人的事。

不过,相比起今晚要执行的任务,这只是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小事。如果今晚那个杀害成庄的凶手再次前来的话,他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一个问题。他现在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王小狗口中所说的女厉鬼的影像。

小陈再也忍不住了,他轻轻地呼唤睡在对面王小狗说“王小狗,那个女厉鬼真的很恐怖的吗?”

“对于你这种从来没有见过鬼魂的人来说,那个女厉鬼当然恐怖了。”王小狗平静地回答说,“但是对于我这种自小就跟各种鬼怪打交道的人来说,那个女厉鬼其实很一般。”

“唉,但愿我今晚不会见到它。”小陈说着,竟然学着基督徒,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不然的话,我只怕以后每晚睡觉都会作恶梦。”

“我爸爸说,那个女厉鬼一定会来的。”王小狗说,“请碟仙如果问了碟仙是怎么死的话,那碟仙是会杀死所有参加玩碟仙的人,从来没有例外。成庄现在已经被杀了,下一个就是寄宿在这间宿舍的那个男生。这也是为什么我和你今晚在这里睡觉的原因。”

“这么说,那只女厉鬼真的今晚会过来哪!”小陈沮丧地说,“我还没有结婚呢,我不想那么快就死掉!”

“怕什么?现在装作那个男生的是我,而不是你。”王小狗说着,从被窝里拿出一个玩具大小的稻草人,稻草人上面包着一块黄色符纸,“那个男生的替身,就是这个写有他生辰八字的稻草人在我这里,因此那只女厉鬼会把我当作那个男生。只要它一对我动手,我就能激发自己身上的灵力将它抓住!而你只要当作一个见证者就行了。”

“可是,万一它把我当作那个男生怎么办?”小陈说,“我是说万一。”

“我爸爸和你的老同事不是就在隔壁的宿舍吗?万一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也能第一时间过来救你的!”

“唉,不管怎么说,都是我倒霉。”小陈幽怨地说。

也就是在半天以前,在公安局的审讯室里,当王小狗听那个白发警察说他和他的养父合作侦破过不少灵异案件时,当场就惊呆了“你跟我爸爸合作过很多次?警察先生,你家很有钱吗?还是你请我爸爸的顾问费公安局都能报销?”

“顾问费?报销?”白发警察莫名其妙地说,“我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能说清楚一点吗?”

王小狗说“我的意思是,你请我爸爸跟你合作,那一定是要给我爸爸很多钱。你跟我爸爸合作过那么多次,应该很清楚他的为人。他是一个贪财如命的守财奴,你要他跟你合作那么多次,他不跟你狮子开大口才怪。”

“贪财如命的守财奴?”白发警察奇怪地说,“你爸爸怎么会是守财奴呢?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他给我的印象都是一个古道热肠,视钱财如粪土的好汉。拿他跟我合作的时候来说,他就从来没有向我要过一分钱。他合作的条件非常简单,就是日管三餐,夜管一宿。除此之外,别无他求,就连我们出去外地办事,他的车费都是他自己掏的。”

“我爸爸原来竟是这样的人?”王小狗听完白发警察的话,喃喃自道,“可他为什么在我,姐姐以及客户的面前装作一副贪得无厌的市侩样呢?”

那几个男生见白发警察审着审着,竟然和王小狗聊起家常来,十分的不满,其中的一个男生甚至嚣张地敲着桌子说“喂喂喂,你们这些警察,是不是在审问犯人的呀?不是的话,我就要求换人!”

“换人?”白发警察骂道,“你以为你是谁啊,竟然要求我们换人?”

“我不是谁。”那个嚣张的男生轻蔑地说,“但是我的舅舅,却是市刑警队的大队长!”

“啊!”白发警察恍然大悟,“怪不得他的上司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让这几个男生参加审问犯罪嫌疑人的工作,原来他们在公安局有人。

那个嚣张的男生见白发警察不说话,以为自己已经唬住了他,于是更加嚣张地说道“你既然知道我在公安局有人,那就请你们这几个警察爽快一点,尽快将王小狗判处极刑!”

“很抱歉,我们公安局只负责破案,不负责审案。”面对嚣张男生的威吓,白发警察并没有退让,“而且就算事情真的是王小狗干的,那也要搜集到足够的证据才能将他判刑,而现在却是证据不足。”

“按你这么说,你是不干是吧?”那嚣张男生冷冷地说。

白发警察一脸平静地说“我们警察只会依法办事,绝对不会徇私枉法!”

“好好好!”那嚣张男生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突然爆发说“那你就做好滚蛋的准备吧!”

嚣张男生吼完后,对其他男生招了招手说“我们走!”

看着那几个男生离开的身影,坐在白发警察左边的警察一脸冒汗地说“老贺,你这样做不太好吧?那个男生的舅舅可是市刑警队的大队长啊!你得罪了他,我们都没有好果子吃啊!”

“小陈你放心。”白发警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如果他的舅舅真是兴师问罪的话,我会一力承担的。”

白发警察安慰完小陈后,走到王小狗的身边,亲自帮他打开手铐说“委屈你了,世侄子。”

“这没什么。”王小狗活动一下被手铐铐了很久的双手,“这一点皮肉之苦,比起我跟我爸爸去捉鬼所遭遇的危险,简直是微不足道,倒是警察先生你。”

“你叫我贺叔叔吧!”白发警察笑着说,“我跟你爸爸可以说是好兄弟,你叫我警察先生太见外了。”

“好的,贺叔叔。”王小狗说,“你和那几个有后台的男生对着干,我担心……”

“你担心他们会仗势欺人是不是?”老贺笑道,“世侄子你不用担心,我老贺在公安局做了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们是不会难为我的。而且,有你爸爸在,我们难道还怕找不到证据来反驳他们吗?”

“我这就打电话叫我爸爸过来。”老贺一提到王栋,王小狗马上会意地说。

“唔,我也应该打电话给老局长了,他跟你爸爸和我都是老交情。”

……

“昨晚你们就在这里玩的碟仙?”王栋环顾四周,观察着这以闹鬼闻名遐迩的东山坟场,他发现东山坟场死气沉沉,阴气浓重,栽种在坟墓周围的松树和柏树,大部分都枯干了,小部分还存活的也好不到那里去,都好像霜打了一样,都蔫得查不多了。

“是的。”王小狗说道,“爸爸你看,你站的这一片土地,地面上有不少小碟子的碎片。这是昨晚成庄激怒了碟仙以后,碟仙将那个小碟子炸裂了留下来的残迹。”

“你们还真够大胆啊!”王栋看够了后,语带讽刺地说,“请碟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灵异游戏,你们不但玩,还特意选在这么个阴气极盛的坟墓玩。你们玩也就罢了,竟然还问碟仙怎么死的这个请碟仙最大的禁忌。你们没有被碟仙当场全部杀掉,而只单单死了一个成庄,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张虹听见王栋语带讽刺地对王小狗说话,急忙解释说“王叔叔,这怎么能怪王小狗呢?这都是那个成庄搞出来的。他胡说八道什么要在我的见证下做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从而证明他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所以才闯出这么一个大祸来。”

王小狗打电话给王栋时,也顺便打电话给张虹,因为她不仅有份参与昨晚的请碟仙活动,还可以作为证人,证明成庄的死是他咎由自取。张虹听说王小狗被那几个男生陷害后也非常的生气,坚决要求参加由王栋和老贺组成的“成庄案调查组”。所以当她听见王栋说一些对王小狗不利的话时,立刻开口反驳,以免在场的两位公安局的领导怀疑王小狗。

在场的两位公安局领导,分别是那个嚣张男生当市刑警队大队长的舅舅,以及和王栋老贺非常熟的县公安局局长。他们分别代表两个不同的势力。

那个嚣张男生的舅舅看着王栋在不停地东张西望,就是不跟他说话,十分的不满,而且王栋也没有出示可以证明成庄是被碟仙杀死的证据,更令他觉得站在这里是浪费他宝贵的时间。他于是大声说道“喂,你们到底在干些什么!说什么成庄是碟仙杀死的,那碟仙呢?我告诉你们,你们再找不到证据的话,我就带王小狗回去公安局问话!”

“周队长,稍安勿躁嘛!”老局长不动声色地说,“老贺不是在和王大师在找证据吗?他们找到证据的话,一定会拿出来给你看的。老贺,王大师,你们说是不是?”

老贺连声说“是是是!”

而王栋却像脑袋里缺根筋似的说“老局长,周队长说的没错。我们在这里根本找不到证据。”

周队长听完怒道“找不到证据?你们是在耍我吗?我不跟你们闹了,我要抓你的儿子回去!”

“你叫周队长是吧?怎么不听我把话说完就大呼小叫呢?真没礼貌!”王栋居然敢当面训斥周队长,真是胆大包天,“我的意思是说,在东山坟场这里要找到那个碟仙真身,就是我儿子说的那个女厉鬼是非常困难的,但这并不代表我没有办法找到它。按照祖上流传下来的训示,碟仙被人问它是怎么死的后,如果不当场将全部请碟仙的人杀掉的话,它就会一个晚上一个晚上的,逐个逐个的杀。成庄现在死了,下一个可能就是另外一个男生了。我们只要将那个男生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帮他做个替身,让另外一个人拿着他的替身睡在他这几天生活的地方,就能引那个碟仙现身!”

“为什么是那个男生,而不是我和张虹呢?”王小狗问道,“我和张虹也是请碟仙的人之一啊!”

“因为你们并不是首恶,所以那个碟仙将你们放在最后动手。”王栋答道。

“那好!我就看看你们能不能抓到碟仙给我看看!”周队长冷冷地说,“小陈!今晚你跟他们行动!要看好啊!不要被他们玩的花样所迷惑!”

小陈回忆完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叹口气说“看来我今年是犯太岁了,要不怎么被周队长吩咐我做如此危险的事情!”

小陈说完这句话后,他的手机忽然发出“滴滴,滴滴”的声音。

“你的手机怎么了?”王小狗听到这声音,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这是我自己设置的手机报时而已。”小陈将手机关了说,“现在是刚刚好,午夜十二点!午夜十二点?”小陈说着,突然觉得全身发寒,“王小狗,你的爸爸是不是说。那厉鬼会在午夜十二点过来!”

“是啊!”王小狗回答说,“你快用凉席把你自己盖起来!不然的话,那厉鬼会发现你的。就算你想看,也只能透过凉席的空隙看!”

“知道了!知道了!”小陈说着,手忙脚乱地用凉席将自己全身盖了起来,然后透过凉席的空隙,密切关注宿舍的一切状态。小陈的这样做法,原来是法师教那些想看看自己刚刚死去的亲人头七灵魂回家时是怎么样的人的方法,现在王栋将这个方法教给小陈,好让他在安全的情况下观看王小狗是怎样捉那个女厉鬼的,好让小陈回去后对周队长有个交代。

就在小陈用凉席盖住自己不久,宿舍的走廊里便传来一阵阵悲惨的叫声“我死得好冤枉啊!我死得好惨啊!”

一股刺骨的寒风从宿舍大门的缝隙钻了进来,将整个宿舍弄得如同冰窟一样的寒冷。寒风夹带着一股烧焦的味道,呛得小陈几乎想大声咳嗽。可是他不能咳嗽,因为他咳嗽的话,那厉鬼就会闻到他的生人气味,从而发现他的存在。

而睡在另一边的王小狗,则双手紧紧地拿着那个稻草人替身,全神贯注地盯着宿舍的大门口。

那个凄惨的声音在宿舍的门口处停住了。它不再发出“我死得好惨啊!”的声音,而是用浓重的女人声音说“你在里面吗?年轻人!”

下篇《尸王传奇10收服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