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恶魔之瞳3夜半歌声

恶魔之瞳3夜半歌声

作者:浩南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7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恶魔之瞳2水房血案》第三章 夜半歌声玲子的父亲离开之后,501寝室的所有成员静静的坐在屋里,没有人开口说话,主要是无话可说。还是徐娇率先打破了沉默,“夏琳,你们三个还要住......

《恶魔之瞳2水房血案》

第三章 夜半歌声

玲子的父亲离开之后,501寝室的所有成员静静的坐在屋里,没有人开口说话,主要是无话可说。还是徐娇率先打破了沉默,“夏琳,你们三个还要住在这里么?玲子无端惨死,那个变态凶手现在还没落网,继续这样住在这里,还是有危险的,要不这样吧!我在宜兰酒店每人给你们开见客房吧!这样我们既可以作伴,又可以远离这个晦气的地方。”

“不麻烦了,太让你破费了,我们三个这儿也能相互照应的,这里是学校,没你说的那么恐怖。”夏琳淡淡的说。

“破费?那才几个钱呐,看来我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你们爱住就住这儿吧!哼!我走了!”徐娇小嘴一撅,抖了抖自己的LV手包,气呼呼的冲出了寝室。

方晴见状,也尴尬的向大家赔了个笑脸,跟着徐娇离开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有几个臭钱么?整天趾高气扬的,整个一个暴发户,逃兵,叛徒!”李卫红冲着徐娇渐行渐远的背影狠狠发了一通牢骚!对于徐娇,这个富家女,来自偏远山区的李卫红对她有诸多的看不惯!她讨厌徐娇动不动就炫耀自己的财富,说起话来鼻孔朝天,仿佛自己是到民间巡查的女王。其实还不是有个有钱的老爹,对于李卫红来说,这种啃老族是她最鄙视的一类人。

“别这样说,她也是为我们好啊!”夏琳拍了拍李卫红的脊背,转身看了一眼韩雪,只见韩雪双眼直愣愣的盯着地面,仿佛一具被抽空了灵魂的躯壳,她的意识不知在哪里游荡着呢。

“韩雪,韩雪!”夏琳关切的拍了拍韩雪的肩膀,韩雪抖了个激灵,意识重归本体,突然活了过来。

“怎么了?夏琳?”韩雪一脸迷茫。夏琳关切的坐在她的身旁,用手臂拢住她瘦弱的肩膀,轻声问,“韩雪,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能给我们说说好么?”

“我......我........”韩雪脸色惨白,言语吞吞吐吐,似乎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

“你如果相信我的话,可以和我们分享,总憋在自己心里,时间长了会生病的,或许我们也能帮上忙呢!”夏琳安慰着韩雪,终于,韩雪仿佛是下了很大决心,她盯着夏琳和李卫红说“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敢告诉你们,在玲子死的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

徐娇所住的宜兰酒店是当地最豪华的酒店,高昂的消费标准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的,不过对于徐娇,她是完全没有必要担心这个问题的。钱对于她来说就像卫生纸,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想用多少就有多少,她从来体会不到贫穷是什么滋味。其实她本不必住在学校寝室的,只不过为了更好的融入大学生活,她选择了与其他学生一样,住进了六人间的学生宿舍。她从骨子里是比较反感宿舍生活的,玲子的死则使她对寝室的反感转变为厌恶。徐娇终究是回归了女王的生活。

徐娇洗完了牛奶浴,裹上浴袍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过惯了群居生活,突然一个人独居反倒有些不适应,不知怎的,这个夜晚她有些心神不宁。她抬头看了看表,已经过了十一点了,可是自己睡意全无,电视里播放着腻腻歪歪的肥皂剧更让她心烦意乱。

一阵悠扬的歌声飘进了房间,也飘进徐娇的耳朵里,像是一个女子在轻声吟唱,歌词含混不清,但是旋律很欢快,而且还很熟悉,那是,那是玲子生前最喜欢唱的一首歌,歌曲的名字她一直没记住,只是觉得很好听,歌声一直在门外的走廊里回荡,听着听着,徐娇开始觉得脊背发凉,这声音太像了,和玲子的歌声一模一样。她不由自主的走向了门口,右手拧开了门把手,这一系列动作完全不受徐娇的大脑支配,可是她自己无法抗拒这股无形的力量,恐惧已经占据她全身每一根神经。

门开了,一股冷气灌了进来,徐娇禁不住打了个寒战。门外的走廊上确实站了一个人,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白衣的女人,女人背对徐娇站立着,一动不动,歌声就来自这个女子。

“你......你是谁?”徐娇胆战心惊的颤声问。

“我的歌好听么?”女子幽幽的说,声音像极了死去的玲子。

“你.....你要干嘛?徐娇吓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为你唱了歌,你不该付我些小费么,你那么有钱,应该不会在乎这点钱的,对吧!”白衣女子咯咯的笑了,笑声阴森森的在死寂的长廊中回荡,此起彼伏。

“你,我,我有的是钱,信用卡,现金,金银首饰我都可以给你,求你赶快离开!”徐娇想要逃回屋里,可是自己的身体却不听使唤,无法动弹。

“我不要活人的钱,我只要死人的钱,就像这些钱,你很快就会用到这些钱了。”女子话音刚落,走廊的天花板上飘落无数张花花绿绿的钞票,徐娇被眼前诡异的情景吓呆了,一张钞票轻盈的飘落在徐娇的脸上,那一刹那,她看清楚了,这漫天飞舞的钞票是来自阴间的冥币。

第二天,宜兰酒店的服务员到徐娇的房间打扫卫生,进屋之后,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徐娇仰面躺在地板上,脸上被一张冥币糊住了口鼻,浑身发青,四肢僵硬,已经死去了多时。而她的周围散落着许多冥币。很快宜兰酒店惊现离奇命案的消息不径而走。“富家女被冥币糊住口鼻窒息而死,死因离奇怪异,警方再遇悬案!”

短短几天,这所大学附近就发生两起离奇的命案,更为离奇的是两名死者都是501寝室的成员。很快“501”三个数字成为这所大学最不吉利的数字。连夏琳她们三个也被同学们躲瘟神似的敬而远之了。好像只要和她们沾上点关系,哪怕说上一句话,就会沾染上晦气,撞上厄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