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闹鬼的房子4

闹鬼的房子4

作者:黑白无常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9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闹鬼的房子3》“你放开我,走开。”若昕总感觉自己上了她的当一样,是否自己真的把脸皮给她,她就会放过妈妈呢?她会不会是骗自己的呢?“放开?已经来不及了,你这么一说,我更是迫......

《闹鬼的房子3》

“你放开我,走开。”若昕总感觉自己上了她的当一样,是否自己真的把脸皮给她,她就会放过妈妈呢?她会不会是骗自己的呢?

“放开?已经来不及了,你这么一说,我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取下你这一张脸皮了,哈哈……”红衣女子掐着若昕的脖子大笑。

“啊……”此时此刻的若昕是真的有些怕了,她看着红衣女子的指甲距离自己的脸蛋是越来越近,她的心就是越来越彷徨不安。

“小昕,小昕,你醒醒啊,孩子……”

若昕慢慢的睁开眼睛“妈,妈……”她紧紧的抱着妈妈,怕稍微松开一下下妈妈就会不见似的。

程妈妈轻轻的拍着若昕的背“孩子,没事了啊,妈在这里呢,没事了……”

明明是梦,为什么却是那么的真呢?她呆呆的望着门口,红衣女子站在那里狰狞的笑着,她大叫一声。“啊……”

“女儿,你怎么了?怎么了?”程妈很是不解,女儿这是怎么了?是压力太大了吗?还是?但是她的表现很不正常啊。

“妈,妈,我们搬家好不好?”若昕第一反应就是要搬家。

“不,妈妈不会走的,这房子是你爸爸亲手盖的,妈妈是不会走的。”程妈妈本来柔和的脸变得严肃。

若昕望着妈妈坚定的眼神,也不说话,只是咬着下唇。

“若昕,你是不是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了?”程妈妈觉得女儿要搬家的行为实在是反常。

若昕望着妈妈“妈,你怎么会知道?”

程妈妈苦笑“她还是来了,一切都是她搞的鬼,呵呵,罢了罢了,女儿啊,妈妈会保护好你的,知道吗?”

若昕摇了摇头“妈,我们还是搬家吧,我不希望妈再出什么事了。”

程妈妈摸了摸女儿那柔顺的头发“乖女儿,不管我们到哪里去,她都会跟着我们的。”话是这样子说没有错,但是程妈妈眼里的担忧却是一点都没有少。

“那……我上次有让马叔帮我找了一个法师,马叔跟我说已经找到了,我想让马叔带那个法师来我们家做一场法事,可以吗?”若昕认真的望着妈妈,这段时间她真的是太累了,总是这样子下去,她的精神会崩溃的。

程妈妈看着女儿憔悴的样子,点了点头“好,妈知道了,你去跟你马叔说一下吧,时间不早了,快睡吧。”程妈妈轻轻的帮女儿把额前的汗擦去。

“妈,我们一起睡吧,我们两好久没在一起睡觉说悄悄话了。”

程妈妈笑了笑“好,一起睡。”

母女两就这样子在被窝里说着悄悄话,一起说着聊着直到两个人困得不行睡了过去。

“马叔……”

“小昕啊,法师快要到了,来,坐下,先口水吧,孩子。”马叔是看着若昕长大的,自己并无儿女,所以啊,对若昕这孩子也是疼爱有加的。

若昕甜甜的笑了“好,谢谢马叔。”

“傻孩子,跟马叔还客气什么?你看你啊,最近又瘦了。”

“呵呵,没有啦。对了,马叔,那法师道法高吗?”若昕想起红衣女鬼那样子,想必是一位凶残的女鬼才对,如果道法不高深的话恐怕难以收服。

“听说是一位挺厉害的法师,这个也是我一个朋友给我介绍的,马叔也不是很清楚,孩子,你妈最近怎么样了呢?”

“我妈最近挺好的,劳烦马叔你惦记了。”

“傻孩子,说这什么话呢,再这样子说,马叔我可是要生气了哦。”

“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马叔,来喝水吧。”

“好好好……”马叔笑眯眯的,不料这时,手机却响了起来。“喂……恩,好,行,我知道了。”他望着若昕“法师来了,我们走吧,小昕。”

若昕点头“好,马叔,走吧。”

“你好,大师。”若昕朝着法师点了点头,她打量着法师,一身朴素的装扮,倒也不像是那些江湖骗子,恩,这样子她要放心的多。

“小姑娘,你的印堂发黑,看来是不祥之兆啊。”法师打量着若昕,本来应该是红润的脸蛋此时却是苍白的可以。

“大师,此话怎说?”若昕见法师一脸严肃的样子,也开始正视起来这个问题了。

“你最近是不是经常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让那东西缠上了?”法师看若昕年纪轻轻,正应是少年活泼快乐的样子,可是她的样子却是相反的。

若昕沉默,半响“不瞒大师,确实是如此,我请大师来,也正是为了此事。”

法师点了点头“小姑娘啊,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待我为你算上一卦如何?”

若昕点头“那就劳烦大师了。”

法师拿出自己的罗盘“小姑娘,方便将你的生辰八字告诉老夫?”

若昕点头“我是X年X月X日X时出生的。”

“什么?”法师惊讶的望着若昕“你竟然是阴年阴月阴日阴

阴时出生的孩子,小姑娘,你的阴气要比常人多得多啊,难怪那鬼会缠上你。”

“大师,那可有法师让那鬼娃离开这孩子呢?”马叔听到这里也忍不住开口了,若昕也望着法师。

“难,小姑娘,本来女孩儿阴气就重,若你是男孩还好办,男孩的阳光重,这样子,倒也会平衡,但你是女娃的来说,是重上加重,碰上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也是难免的。罢了,老夫先为你算一算吧,看看你的命格怎么样。”

若昕点头“劳烦大师。”

法师在那里摆弄着自己的家伙,皱头时而舒展,时而绽放,好半晌才道“小姑娘,老夫不知如何跟你说好啊。”

若昕看着法师的表情,也知道这其中肯定是复杂的很“没事,大师,你就直说吧。”

“小姑娘,你的生辰是阴上加阴,但是你的命格却是硬朗的很,简单来说,这鬼娃是易取你性命又难取于你性命。这易来说,是在于过两天的鬼节来临,七月是最阴的一个月,所以在这七月,这鬼娃是最容易得逞的,我想,这鬼娃也在等这一个时机吧。小姑娘,那鬼娃是啥样的,你记得不?”

“是一位穿红衣的女鬼,她的面目不堪,像是被开水烫落了皮一样,她的肉像是腐烂了一样,看到她的那张脸,会令人作呕。”若昕一想起那她凶狠的样子,人也不由自主的跟着抖了一下。

“如此看来,这女鬼,怨气极重,小姑娘,你现在只有两天时间了,如果错过了这两天时间,不止是你,还有你的家人也不能逃脱这一劫,你可明白?”

若昕点了点头“明白,还望大师出手相助我过此难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