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上坟奇遇17噬心蚀骨

上坟奇遇17噬心蚀骨

作者:莫小言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20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上坟奇遇16袁青耍狐狸》第十七章 噬心蚀骨袁青奇怪的望着他,看到那圆溜溜的眼珠子滚到自己脚下,抽了口冷气,妈妈呀的,太恐怖了吧。那人痛苦的望着袁青,张开嘴,艰难的啊啊啊着......

《上坟奇遇16袁青耍狐狸》

第十七章 噬心蚀骨

袁青奇怪的望着他,看到那圆溜溜的眼珠子滚到自己脚下,抽了口冷气,妈妈呀的,太恐怖了吧。那人痛苦的望着袁青,张开嘴,艰难的啊啊啊着,袁青立马道“我懂,我懂,把眼珠子给你。”说完,颤巍巍的拾起眼珠子,安在他空旷的眼眶里,那人得了眼珠子,又低下头,继续承受着痛苦。

袁青握紧双手,转身立马往前走去,这真是太奇怪了。这鬼都成了骷髅,怎么会有眼珠子,为什么看着他表情似乎很难受,难道自己捅自己会痛?骷髅也有直觉吗?

带着疑问,她快速走在悠长的巷子中。与此同时,狐三娘也带着手下人来到了王老虎处。

“王老虎,那个鬼丫头,来你这没?”狐三娘站在一堆破烂中间指着王老虎的鼻子问。

“哎呦,我的心肝,你怎么来看我了。”王老虎笑眯眯的讨好道。

“行了吧,别恶心我。你这家伙,我还以为你好心给我介绍个大单子,结果,谁知你居心叵测,竟然让人诓骗于我。”狐三娘气呼呼的说道,想起被袁青骗,她气愤的想要劈死这个中间人王老虎,想她狐三娘精明了一辈子,临了被一个毛没长齐的丫头骗了。

“哎呀,宝贝,你这话什么意思,那丫头身上的可是好东西,我特特让她去找了你,怎么会有假?”王老虎扇着扇子解释,想起被袁青顺手牵走的东西就心肝疼,那个水晶球可是花了好多钱啊。

“哼,我告诉你,她使诈,从我这里骗走了十几万的银元宝不说,还拿走了冥影戒,你说,该怎么办?”狐三娘坐在在凳子上道。

“哎呀,倒是忘了提醒你那丫头奸诈的很,没想到太岁头上她也敢动土,你现在派人去冥都门口拦截她,再到阴人街发出她诓骗宝来当铺,逃往阴人街的消息,一路派好人盯梢,莫要露面,一旦有人抓住那丫头,就立马抢了她回来。”王老虎费尽心思的出谋划策。

“这跟阴人街有什么关联?”狐三娘疑问道。

“你不知道,这丫头来冥都,是为了告状。我开始怀疑,她身后有靠山,要不然,阳间人岂能轻易来阴间自由行走不受任何阻碍,后来我看到她办事并没有高人相帮,我明白了,她是普通人。我故意装的嗜钱如命,敲诈于她,没想到她竟能瞬间弄到这么多钱,我猜测,一定是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值了钱,要不然,她也不能夸下这海口。果然不出所料,是冥影戒,上古的神器,那丫头看样子不太懂,是冥影戒护卫了她的魂魄,让她自由出入了阴间,不被鬼差察觉。你有所不知,这神器向来认主,我料想,她定是冥影戒的主人。这也怪我,忘了跟你提醒,这冥影戒只有主人能开启,旁人却是万万不能。”王老虎拍着脑袋道。

“那你还让她上我那,害得我空欢喜一场。”狐三娘懊恼。

“诶,这冥影戒的威力会随着时间变弱,直到遇到下一个有缘人,在或者,阴年阴时阴月出生的处女之血,也可以开启它,但是持续不了多久。”

“果真,那我抢到它,也不枉它会变成废铁,总有办法能抓到阴女子。”三娘打开扇子笑道。

“额,这么做,会不会缺德了?”王老虎抓抓脑袋道。

“缺德,这阴间有几个不是缺德的,有几个从冥界山跑出来的妖精不杀人越货,我可认为,我是善良了那。”狐三娘摸着自己的黑发笑道。

狐三娘与王老虎正在合计着抓袁青,袁青却是要自投罗网,此刻不知情的她,还把王老虎当成了好鬼,正小心翼翼的朝他门房跑去。此刻的乞丐胡同不知为何,天色骤变,阴暗无比,狂风大作。不时的有白色黑发的鬼影发出呜咽的声音从半空中飘过,平和的胡同变得冷风呼啸,平时躺在街道一侧的鬼怪们都趴了出来,呜咽乱叫。袁青拉着自己的衣服,快步的朝前跑去,一个不留神突然被绊了一跤,她啊了一声,一扭头,就看见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扭动着半边身子趴在地上,一只手艰难的支撑地面,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朝自己看过来,他看到袁青的脚,脸上表情忽然变得狰狞无比。袁青吓,一低头,妈呀,绊倒自己的竟然是他的一只断臂,她立马尖叫一声把那个胳膊踢开,扭身就跑。天际之上,无数的蝙蝠大军从高处飞了下来,袁青捂着脸躲闪着,身上还是被蝙蝠咬伤了,她忍着剧痛猫着腰蹲在一个小洞里面,等到蝙蝠群过去后,她才站了出来。她这四处一望,惊呆了,现在的胡同已经不是她之前所见的胡同。地上全是阴森的白骨,就连刚才她不小心踩断胳膊的男鬼也变成了白骨,她心惊肉跳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心里充满了恐惧,后怕的想到要是她刚才没有躲起来,是不是也跟这些白骨一样,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蝙蝠跑到这里来蚕食鬼怪的身体?

还未容袁青多想,她就看到地上散乱的白骨断肢开始震动,就像故事里的场景一样,它们开始四处走动,寻找着什么,没多久就看到它们慢慢循着方向的拼凑着主人的摸样。袁青觉得很奇怪,感到脚下有东西,一低头,就看到自己踩在一根骨头上,这根骨头在奋力的挣脱中,她一个踉跄的抬开脚,那根骨头立马自己奔向了莫名的地方,没多时,就看到拼凑的白色骨头上开始长肉。此刻满巷子都是凄凉痛苦的呐吼声。白骨生肉,这得是多大的痛苦。袁青捂住脑袋不去听那些痛苦犀利的声音,一边跑一边注意着四周门上的名字。跑了没多久,就看到天上蔓延着一片黑压压的东西,她睁大眼睛,妈呀,还要再来一次吗?

“你别急,我料想那丫头应该会来我这里。”王老虎劝解着狐三娘。

“诶,你就没有东西能测到冥影戒的吗?”狐三娘不耐烦的说。

“有,你等等。”王老虎边说便从身后抽出一把透明的匕首,这把匕首亮着微弱的青色光芒,他眉头一皱道“你快派人去外面胡同点上冥火,袁青那丫头就在附近。”

“你怎么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狐三娘奇怪的问。

“这是测量神器的匕首,你看着青光,是冥影戒散发的,证明她就在附近,糟了,这会子可是转轮王定的噬心蚀骨的时刻,她要是在外面,保不齐会经历骨肉拆离之苦。”王老虎着急的解释。

“哼,活该,让她也尝尝这噬心蚀骨的痛处,出了我这一口怨气。”三娘坐在凳子上扇着扇子快意道,袁青,老娘就等着你白骨森森,到时候拿了东西,等你白骨生肉,就将你碎尸万段。

此刻的袁青算是倒霉到家了,又一次见证了噬心蚀骨的奇妙,天上黑压压的蝙蝠再一次袭击了好不容易长出肉来的鬼怪,一阵旋风扫过,那胡同里的鬼怪又变成了一堆白骨,再次重复着白骨生肉的痛苦。她快步的走着。一转眼就看到王老虎家的门房,想都不想的拔腿跑去,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在将要进门前,她突然被一只手捂住了嘴,一阵天旋地转后,她落入一个冰冷的怀抱里,躲在一旁的缝隙中。

袁青急,绑架,不,不可能,谁会绑架鬼?劫财,不会吧,自己可是身无分文啊,劫色,妈呀,莫不是骷髅也要劫色吧,依着感觉,身后这个不像是咯人的骷髅,难道是狐三娘的人,她的人有这么快的速度吗?元青此刻后怕的想要哭了。

“别乱想,我是救你的。”一阵寒气飘荡在袁青的耳边。

“救我?我不需要你救我。”袁青小声的挣扎道。

“哼,你想跟那些恶鬼一样,被噬心蚀骨吗?”身后冰冷的声音问道。

“恶鬼,你怎么知道人家就是恶鬼?”袁青没好气道。

“你不知道这里是有名的乞丐胡同恶鬼街吗,凡是在阳间作恶多端的人死后都会被判到乞丐胡同,每日卯时承受三次噬心蚀骨的痛苦。”那声音充满了不屑的语气。

“什么,怪不得,吓死我了,看来人在昨天在看这句话不是盖的。”袁青拍着自己的心口道。

“闭嘴,你看,那是谁?”

袁青睁大眼睛,就看到三娘花枝招展的从王老虎屋子里走了来,随行的还有点头献媚的王老虎,一脸冷意的兽人,那个穿着花布衣裤的珠儿,一行人站在门口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身后的兽人就立马冲向袁青来的路上搜寻着什么。袁青怒,感情这个王老虎早就出卖了自己,要不是这个奇怪的鬼,自己恐怕早就落入了狐三娘的圈套里,奥,真是个坏蛋啊。

等到他们几个走远,那人才放开了袁青,袁青松了口气,突然想到自己身后还有个神秘人,她又绷紧了神经:“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