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尸王传奇10收服厉鬼

尸王传奇10收服厉鬼

作者:李尔登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17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尸王传奇9设局引厉鬼》第十章 收服厉鬼厉鬼叫门,除非你是鬼迷心窍,否则不管是谁都不会回应的。更何况是王小狗和小陈这两个一心要设局抓这只厉鬼的人。那厉鬼似乎并不介意里面的人......

《尸王传奇9设局引厉鬼》

第十章 收服厉鬼

厉鬼叫门,除非你是鬼迷心窍,否则不管是谁都不会回应的。更何况是王小狗和小陈这两个一心要设局抓这只厉鬼的人。

那厉鬼似乎并不介意里面的人不回应它的问话,依然一遍又一遍地叫着“你在里面吗?年轻人!”那声音幽怨之余又带着一点愤怒,在宿舍的走廊不断地回响,听上去令人毛骨悚然。要不是老贺白天的时候要求这栋宿舍楼的所有男生全部离开,只怕那些男生听到这厉鬼的声音就已经被活生生吓死。

那厉鬼叫了大约有一百多遍后,终于不再喊了,而是用低沉的声音说“你既然不敢回应我,那我只好自己进来了!”

小陈躲在凉席里面听见那厉鬼说要进来,吓得几乎想扔掉凉席从宿舍的窗户跳出去。幸好王小狗看见他抖动得厉害,连忙低声对他说“要镇定!一定要镇定!”

那厉鬼进门来,当然不是打开宿舍门进来的,它是鬼,可以穿墙过壁进来。厉鬼进来后,宿舍的温度立马下降了几度,而烧焦味道也更加浓重了。

假扮成那个男生的王小狗,悄悄地打量了一下这只女厉鬼,发现它比起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样子有些不同。昨天晚上的那个女厉鬼,它的脸像是被大火烧过似的,黑乎乎之中带有一些血红,而且面目全非,而今天它的脸却是完好无缺,没有像木炭一样的黑了,只是脸色异常的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王小狗盯着女厉鬼一会,忽然觉得它有些熟悉。对,它的模样有点像成庄。

成庄的模样出现在女厉鬼的脸上,这有很大的可能是,女厉鬼杀死了成庄以后,将它的三魂七魄吸了进去,这才使得它的脸庞恢复正常,并且有些像成庄。

那女厉鬼似乎并没有觉察到王小狗在悄悄地盯着自己,它在宿舍里反反复复地来回穿梭,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嘴里不断的念叨着“你在哪里啊?你在哪里啊?”

王小狗心里想道“这女厉鬼不是在找那个男生吗?为什么没有发现我呢?难道稻草人替身不起作用?”

王小狗想着,决定将稻草人替身从被窝里拿出来,在盖在自己的棉被上来回摇动。

王小狗摇动了大约一分钟,那只女厉鬼终于漂浮在自己的床前,用那双发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好半天,它才开口说道“你原来在这里啊!害我找了你好半天!”

女厉鬼说着,伸出它的双手,伸向王小狗的脖子上,那双手血淋淋的,指甲起码有一尺多长,而且非常的锋利。

王小狗见那只女厉鬼用它那双锋利的双手伸向自己,心里猛地一阵狂喜,女厉鬼这样做,是想把王小狗置之死地,而它的这种行为,等于令王小狗的性命处于危险的边缘。而这正是王小狗所想要的,因为他身上的那股神奇的灵力,只有在自己身处险境的时候,才会激发出来。王小狗把灵力激发出来后,要抓这只女厉鬼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然而王小狗百密一疏,就在那女厉鬼锋利的指甲快要碰到王小狗的脖子时,对面忽然传来一阵咳嗽声。原来躲在凉席下面的小陈,已经忍受不了女厉鬼身上发出的浓烈的烧焦味道,终于大声地咳嗽起来。

女厉鬼一惊,收起双手,转过身寒森森地问道“是谁?”

小陈听见女厉鬼的厉声质问,知道自己有可能被厉鬼发现,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咳嗽出声。

那女厉鬼飘到小陈的床前,又厉声地问了一句道“谁在这里?”

王小狗看见那女厉鬼往小陈的床前飘过去,连忙从床上坐起来,想阻止那女厉鬼,无奈女厉鬼一走,危险已过,自己无法激起身上的那股灵力。没有灵力的王小狗,只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无法和那只女厉鬼对抗。

所以王小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女厉鬼飘过去,心里只能默默地嘱咐小陈说“不要慌张!凉席盖在你的身上,女厉鬼是看不到你的。”

如果王小狗将这番话说出来,那小陈一定镇定下来不动,那女厉鬼也就无从发现他。偏偏王小狗碍于女厉鬼的存在,不能将话说出口,以致小陈一个人躲在凉席下面,单独面对那只女厉鬼,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是觉得,一个极为寒冷的物体,正慢慢的靠近他。

由于小陈有凉席盖着,那女厉鬼始终看不见这张发出咳嗽声的小床上有任何的东西存在。可是它并不灰心,因为它隐隐约约闻到这张小床有非常强烈的生人气息,依靠这生人的气息,女厉鬼渐渐找到了小陈所在的地方。

他就在这张小床的上面,女厉鬼心里想道。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女厉鬼移动的速度非常缓慢,有时甚至停了下来。女厉鬼的这种做法具有相当的迷惑性,小陈捂住自己的嘴巴捂住了一会,慢慢地觉得外面的那只女厉鬼好像离开了宿舍一样。他靠近凉席的缝隙,想通过缝隙看看那只女厉鬼是否真的离开了。

就在这一瞬间,小陈看到了他一生当中最恐怖的画面,一双通红得像是在滴血的眼睛正透过凉席的缝隙,死死地盯着他看!

“啊——”小陈被这恐怖的一幕吓坏了,他大吼一声,一把掀开凉席,连滚带爬地翻下床,跌跌撞撞地往宿舍的门口跑去。

可是那只女厉鬼又岂会放过他,身体轻轻地一飘,便飘到宿舍的门口,阻止了小陈的去路。

女厉鬼寒森森地说道“你想往哪儿跑啊?”

“我要杀了你!”小陈被女厉鬼挡住了去路以后,人彻底疯了,他从怀里拔出手枪,打开机关,用枪指着那只女厉鬼说“你跑不跑?不跑的话老子一枪射杀了你!”

“陈警官!不要!”王小狗见到小陈拔枪,急忙叫道,“你这样做只会激怒它的。!”可是已经迟了,小陈一连打了六发子弹,子弹穿过女厉鬼的魂魄,直接射进了宿舍的大门里。

女厉鬼虽然没有被子弹射中身体,可是小陈的这一行为彻底激怒了它,它冷喝一声,挥舞着双手,用两条长长的衣袖将小陈卷了起来,然后先是往上一抛,再往下一甩,把小陈摔了一个狗吃屎。

女厉鬼收回衣袖,张开它那双拥有一尺多长而且锋利无比的指甲的双手,冷冷地说“这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场”女厉鬼说着,用利爪向小陈的脖子上划下去,眼看就要划破小陈的脖子时,宿舍的大门忽然被打开,紧接着一个穿着道袍的人冲了进来,扬起手上一条马鞭似的的东西,迅速往女厉鬼的身上打下去。只听得一声惨叫,那女厉鬼放开了小陈,飘在半空中,用恶毒的眼神望着这突然跑进来的人。

这个就是王小狗的养父王栋,而他手中拿着的,是一条长约一尺,厚度约有三公分的柳条。刚才打在女鬼身上的,就是这根柳条。俗话说,柳条能鞭鬼。王栋拿着这根柳条,女厉鬼完全不敢靠近他。这一人一鬼处于对峙的状态。

王小狗见女厉鬼因为女厉鬼忌惮王栋手中那根柳条,连忙扔掉稻草人替身,抢上去扶起小陈问道“陈警官,你没事吧?”

女厉鬼原本在与王栋的交锋中处于下风的,这时忽然见到又有一个男孩从床上走下来,心里一阵窃喜,它挥了挥手,突然甩开衣袖向王小狗身上卷了过去。

“小狗小心!”王栋见那女厉鬼想打王小狗的主意,急忙朝王小狗喊道,同时手里挥舞着柳条,狠狠地打在女厉鬼的衣袖上面。

“啪——”一声巨响过后,那女厉鬼的衣袖被王栋的这一鞭,直接被鞭断了。

女厉鬼的衣袖被鞭断了后,它的魂魄马上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线往下掉,直接摔在地上。女厉鬼应该暗自庆幸自己是鬼魂,本身没有任何的重量,否则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身体一定摔得很痛。

女厉鬼掉在了地上后,王栋立刻从怀里拿出一瓶黑狗血,打算用它来将女厉鬼彻底消灭。

王小狗急忙叫道“爸爸,请等一等!”

王栋回头问道“怎么了,难道你想你老爸放过这只女厉鬼不成?”

王小狗说“不,爸爸,你忘记了吗?我们还要这只女厉鬼为我伸冤呢!”

“对啊!”王栋恍然大悟,“儿子,幸亏你提醒了我,不然的话你就算跳进了黄河也洗不清。老贺!”王栋朝外面喊道,“快点过来帮忙!”

就在王栋他们手忙脚乱地将女厉鬼收服时,宿舍楼的外面,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中年人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上面,冷冷地自言自语道“他果然在这里!”

老局长听说王栋他们已经将杀死成庄的女厉鬼抓回来了,连忙打电话给周队长,叫他连夜赶过来。

等跟这件案件有关的所有人,包括死者的家属,被冤枉的王小狗,证人张虹以及那几个男生,还有负责这件案件的所有警察都到齐审讯室后,王栋这才关上了审讯室的灯光,然后点燃了一根蜡烛,将那只女厉鬼从自己的背包里放了出来。

成庄的父母见到女厉鬼的模样,失声叫道“儿子啊,你是阴魂不散吗?你不要担心,妈妈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王栋调皮地一吐舌头说“拜托请你们两个仔细看清楚一点,这只女鬼有可能是你们的儿子的魂魄吗?真是笑话!”

经王栋这么一提醒,成庄的父母才发现,眼前的这只鬼魂的而且确不是他们儿子的鬼魂,他们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我们看错了。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们啊,这里没有灯光,只点着一根蜡烛,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中,你叫我们两老如何看得清呢?”

王栋说“你们不用不好意思,你们认错这只女鬼为你们儿子的鬼魂是很正常的,因为这只女鬼已经将你们儿子的鬼魂吞进肚中,所以它的外貌有点像你们的儿子。”

“什么,这只女鬼吞了我们儿子的鬼魂?”成庄的母亲惊叫道,“那你们还留它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把它消灭了,好让我的儿子在九泉之下能死得瞑目。”

王栋笑道“消灭它是一定的,但是在消灭它之前我要用它肯定一件事,那就是你们儿子的死,完全是它造成的,跟我的儿子王小狗一点关系都没有。”

王栋说着,对那个女厉鬼吼了一句道“你还不赶快把你杀死成庄的过程告诉我们!”

女厉鬼本来不想说的,因为那个成庄的死完全是他自己咎由自取,谁叫他请自己过来当碟仙时犯了大忌,非要问自己是如何死的呢?但是碍于手执柳条的王栋在这里,女鬼不得不把自己杀死成庄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说出来。

成庄的父母听完女厉鬼的陈述后,又惊又怒,成庄的父亲更是走到女厉鬼的跟前,想狠狠地扇它一巴掌,可是那只女厉鬼的身体是魂魄,除了王栋手中的柳条以外,其他人都没有办法伤到它。因此成庄父亲的这一巴掌,只能扇在空气里。

王栋说“好了,总算真相大白了。周队长,这下我的儿子总算可以无罪释放了吧?”

老局长说道“放,当然放了。既然这只女厉鬼证明了你儿子是清白的,我们公安局为什么不放人?”老局长说着。故意看了周队长一眼。

周队长“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局长见周队长拂袖而去,叹了一口气说“这种人就是爱面子!”

老局长叹完气,走到王栋跟前,拍了拍王栋的肩膀说“王栋啊,这次多亏你了!不然的话,我们公安局必定又会冤枉好人。”

王栋笑道“老局长你太客气了,被冤枉的是我的儿子,我身为老子怎么能看着儿子被冤枉呢?”

“是啊,被冤枉的是你的儿子,你怎么能不尽心尽力呢?”老局长说到这里,话锋突然一转“那件事情,你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吗?”

下篇《尸王传奇11水鬼出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