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寒花葬6寒梅压雪

寒花葬6寒梅压雪

作者:写手都是逗比 发布时间:2014-12-10 00:25:26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一篇:《寒花葬5花是旧时好》第六章:寒梅压雪董柳之踏进院门,红诗正好在扫地。她停下扫把,弯腰道:“董公子早。”“红诗姑娘早。”董柳之还礼,“绿歌姑娘呢?”红诗侧过头,默然无语。董......

《寒花葬5花是旧时好》

第六章寒梅压雪

董柳之踏进院门,红诗正好在扫地。她停下扫把,弯腰道“董公子早。”

“红诗姑娘早。”董柳之还礼,“绿歌姑娘呢?”

红诗侧过头,默然无语。董柳之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笑笑“是走了?”

红诗轻叹,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要走,董柳之叫住她“等等,红诗姑娘。鄙人有件事。”

她回头“说罢。”

董柳之苦笑了一下,还是认真的说了“最近城里出事了。”

“什么事?”十分无礼的语气。

“一户人家死了七口人。”

红诗一惊“你说的是真的?”

“我是大夫,我是要去现场验尸的。”

“衙门不是有人么?”

“我就是衙门的。”

“……”红诗盯了他很久,“我才知道……”

董柳之解释道“最近刚找的好工作。”

“可是我不好。”

“为什么?”

“我是保护你的,你干这一行,我也会很累,要是哪一天哪个死人起尸把你掐死了,我不是就要还你两辈子情了。还要到处找你,说不定过了几辈子都找不到……好烦……”

“……可是,好不容易有很多钱……”

“……”红诗又盯着他,好像盯着一只苍蝇似的。董柳之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担忧,虽然没有杀身之祸,要是这仙姑上火,随便一个招数就能把他打得半死不活。“算了。你喜欢就好。”

董柳之眨眼,有点不敢相信,但还是松了一口气,抱拳“多谢姑娘。”

红诗摆摆手,道“说正事。”

董柳之点点头“那一家人住在城东,是在茶楼的对面。他家是开肉店的,发现家主时,他还拿着刀,面对着砧板。其余几人,屠夫的妻子是和两个女儿躺在内室的床上;他的小妾和大儿子……咳咳,偷情……”他说的极低,脸上一片红色。红诗好笑的看了他一眼。他继续说“我检查了每个人,发现都皆无外伤,死前也无挣扎。但奇怪的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身上有一股奇怪的香味。尸体放置的久了,自然会散发尸臭,现在是冬天,这可以忽略,但尸体身上竟然有香味,这是我无法想象的。”话说完,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红诗也皱起了眉,她道“死因蹊跷,其中必有隐情。”可能还会涉足巫妖界,这是她不敢说的。咳嗽两声,她安慰道“无事,有因必有果,我会协助你查案。”

董柳之稍稍轻松些,笑道“那我就不愁了。”

“话说回来,你倒是很把这当回事,连说的话都像回事了。”

“领人家俸禄总归要办事罢。”

“那还算不上俸禄吧。”红诗睨了他一眼,“那香味你可曾闻过?又或者,和哪些比较相似?”

“怪就怪在这,我觉得这种香味很熟悉,记忆里有闻过,可就是想不起来。”

“那别人有闻过吗?”

“问了,都没有。”

“……那你带我去,我也许也闻过。”

董柳之惊讶的看她“这……”

“莫要多问,”她神秘的一笑,“问多则过。”

董柳之愣住,红诗的笑,妖娆抚媚,全然不像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

董柳之原本只是想借着机会来看看月小城,谁知道每天爬墙,不仅月小城没看到,还要被逼带路,去看一堆诡异的尸体。董柳之带着她来到停尸处,迎面一阵冷风吹来,他若无其事的跨了进去。红诗在门口不由得一抖,心想好重的阴气,这些人看来死的很冤。进了门,董柳之和看管打了招呼,随后就由他领他们进了停放那一家子的小屋。进门前,看守说道“那一家死的邪门,你们最好小心啊。这小姑娘可有求一个护身符?”红诗摇头。“那你更要小心了,鬼属阴,会吸引阴性的人,小心被吸了魂啊。”红诗听的有些无奈,仙人都是纯阳之气,还怕这个么?

董柳之倒是挺得很认真,时不时的点点头,看这架势,说不定还真会去给她求张符。看守人送到门口就走了,二人进了门。门内没有红诗想象的阴气冲天,鬼哭狼嚎,反倒一副平和详然的样子。董柳之什么感觉也没有,直直的走向停尸床,红诗疑惑的跟上。到了床边,红诗惊恐的急退三步。她看见了,真正的炼狱。

停尸床,一排七个整齐的排列着。每一个,都有一个灵魂在挣扎,即使肉体已经死亡腐烂,灵魂还是被困在肉体里,不能超生。红诗的脸色瞬间白了,到底是谁干的这种残忍的事。她不敢接近他们,他们挣扎寻求解脱的模样比厉鬼还恐怖,眼睛里满含恐惧绝望与深深的怨气,她都担心一接近就会被拖进去。董柳之还在尸体边上摆弄着,红诗冷汗都下来了,一只鬼正好在他身边伸长了手想去抓他,眼看就要够到,红诗一急,使劲一拽董柳之的衣领,把他拽到了门口。床上的鬼还在使劲的伸长手,试图抓住他。

董柳之呆呆的问“怎么了?”

红诗瞪着他,心跳很快,她抹去一头的冷汗,牙关有些打架,颤颤巍巍地说“不……没没事……”

董柳之很是疑惑,但见她不肯说,也就不问。他对她说“你怎么看这事?”

“不凡。”她捂着嘴说,有些犯恶心。

“你还好吧?”董柳之关切的问。

红诗摆摆手,示意他不用管。

“那么,不凡二字是指?”

“不是凡人,不是凡事。”她的声音里满是牢骚,“又麻烦了。”

那一瞬,董柳之感到,他和她是在两个世界,不该交集更没有理由交集。可是,她站在他身边,他和她说着话这一切都是真的,这真实让他有些眩晕。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能这么从容,就像是很久以前,她就是这样在他身边一步一步的扶持着,一起前进。可他,明明以前从未见过她。

平行世界,就像是单独的一个段落,也像水面的倒影,其实你看不见,更不用说是感受他。但是,那个世界的你,遭受了什么,这个世界的你还是能够感觉得到。仿佛是一条无形的线,命运和自己,都被绑定了,与另一个自己一起。

下篇《寒花葬7花开两重香醉谁》

匿名的凶信 <<上一篇 >>下一篇 两个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