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食胎丈夫

食胎丈夫

作者:于珏 发布时间:2014-12-09 23:49:09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华力烨办理完前妻的丧事带着现任妻子乐怡玲回了家。乐怡玲自从墓地回来后,肚子一直不舒服,她现在怀有五个月的身孕,一有风吹草动,便让她心慌。何况华力烨家三代单传,她不敢有丝毫马虎。经医......

华力烨办理完前妻的丧事带着现任妻子乐怡玲回了家。

乐怡玲自从墓地回来后,肚子一直不舒服,她现在怀有五个月的身孕,一有风吹草动,便让她心慌。

何况华力烨家三代单传,她不敢有丝毫马虎。

经医生检查乐怡玲只是劳累了些,开了些安胎药给她,嘱咐她不要太劳累。

可是乐怡玲心里却总是惴惴不安。

隐约的总感觉华力烨的前妻一直跟着自己,闭了眼就是华力烨前妻的样子。

听华力烨说,他前妻是个孤儿,因为性格不合一年前离了婚,后来他前妻被查出得了晚期肺癌,华力烨念着夫妻一场份上,陪着她度过了人生最后一段路程。

在乐怡玲眼里华力烨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她并不与他的前妻计较。

可是他前妻在临死前却紧紧地攥住乐怡玲的手说“不要相信他,都是假的!”

乐怡玲不知他前妻指得是什么?

还没问清楚,他前妻已断了气。

睡梦中乐怡玲听到有人在唤自己,闻声找去,见是华力烨的前妻。

只见他前妻坐在轮椅子上,身上披着一件宽松的外套,看上去微微发福,气色什么的都很好,压根就不像是个病人。。

乐怡玲的目光一路往下,瞧见他前妻正大着肚子,看样子那肚子似乎有四五个月大了,与她差不多。

乐怡玲有些难以置信。

记得华力烨跟她说过,他前妻因为一场车祸失去了生育能力,可是现在又怎么解释?

华力烨的前妻抚着肚子,是那样的小心翼翼,看来她很爱肚子里的孩子,脸上流露出慈母的微笑。

就在这时冲进来两个穿白褂的医生,他们将华力烨的前妻拖进了手术室。

华力烨的前妻又哭又喊“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声音凄苦,让同样做为女人和母亲的乐怡玲心惊胆跳。

乐怡玲偷偷跟上去。

一瞧,那两个医生将他前妻按在手术台上,他前妻手脚被困,小肚被划开一个血口,一股鲜血喷出,医生从他前妻肚子里捧出一个未发育成熟的胎儿。

那胎儿被医生拎在手上,浑身通红,如只没长毛的兔子般在抽动,医生瞧了瞧孩子诡异地笑起,转手把孩子扔进一个盛满药水的瓶子里。

那孩子扑通一声掉进瓶子里,随着药水的浮力上下波动,挣扎几番后没了动静。

乐怡玲吓得捂住了嘴。

这血淋淋的场面让她难以置信,让她疑惑的是,他们为何要取走他前妻的孩子?

眼前境头突然起了变化。

转眼乐怡玲似乎来到了一家疗养院。

她看见华力烨的父亲正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若非心脏还在跳动,几乎让人以为他已经死了。

只听华力烨说“爸,我给你送药来了!只要再吃两个,你就能醒了!”

华力烨说着,端出一碗熬好的血肉汤。

那血肉汤红红的,有血有肉,仔细看,还有一根根未分开的小手骨。

那小手骨像极了婴儿的小手。

乐怡玲吓得痛哭起。

怎么都没想到,华力烨居然把他自己尚未成熟的孩子取出来炖给他父亲吃!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更疯狂的事吗?

乐怡玲吓得转身就跑。

可是这疗养院就像一座为她设好的囚牢,任凭她怎么跑都跑不出去。

乐怡玲失去了方向,可是她却不敢停下脚步,总感觉华力烨正在身后追着她。

她吓得满头大汗,大叫道“不要!不要!”

“小玲醒醒!你在做恶梦!”华力烨将乐怡玲从梦中唤醒。

乐怡玲惶恐不安抚着胸口,愣愣地望着华力烨,突然抬手扬了他一巴掌。

打得华力烨莫名其妙。

“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也不能这样乱发脾气,这样对孩子不好!”华力烨说。

乐怡玲却觉得那个梦好真识,真识的让她如同亲身经历。

她想,是不是华力烨的前妻正在向她揭示着什么?

“你爸的病怎样?”乐怡玲突然开口说。

“就那样了,一时半会还没找到特效药!”华力烨无耐地摊摊手说。

“他究竟得了什么病?”乐怡玲好奇地追问说。

华力烨顿了顿,笑着说“你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不睡觉,尽扯这些无聊的事!”

乐怡玲见他目光闪烁,显然有什么瞒着自己,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忍住没有追问,揭开被褥躺了下。

华力烨瞧着她反常的举止,目光流转,继而朝她的小腹望去。

将手按在她腹上说,“孩子已有五个月了,明天我陪你去医院检查吧!”

乐怡玲心尖一紧,梦里的情景不时浮现,赶紧摇头说“你那么忙,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

“我是孩子的爸爸,我也得关心关心他啊!”华力烨抢先一步说。

乐怡玲无言反驳他,暂且先答应了。

这一夜她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华力烨果然坚持着陪乐怡玲去医院产检。

当乐怡玲发现车子不是驶向她之前指定的医院时,恶梦变成了现实的担扰让她惶恐难安。

“你要带我去哪?”乐怡玲不安地说。

“去我朋友的医院!”华力烨说。

乐怡玲却从他眸里看到了一股冷笑,不由打起激灵。

车子驶向一家私人医院,医院不大,但设备却是本市最先进的。

从外表是医院,可是走进去的感觉却像一家研究所。

医院里的病人寥寥无几,倒是随处可见穿白大褂的医生。

华力烨领着乐怡玲去了妇产科,跟那位穿白大褂的医生聊了会,便让乐怡玲进检查室让医生检查。

乐怡玲惶恐不安地躺在床上,见医生只是常规的产检,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总算松了口气。

然而那医生却笑了笑说“为了进一步检查,华太太请跟我来这边!”

乐怡玲手攥紧着拳头,那医生领着她直上二楼,当“手术室”三个大字映入她眼前时,梦里的呼喊声越来越清晰。

“不要去!”一个声音冲她喊道。

乐怡玲捂着胸口,感觉恶梦就要开始,转身就跑,那医生追了来。

乐怡玲抚着肚子,哪里跑得过医生。

忽然她看见了华力烨,心里燃起一丝希望。

“力烨救我,他们要伤害我的孩子!”

华力烨闻声笑了笑,将失魂落魄的乐怡玲扶起,趁着乐怡玲不注意将她打晕。

等乐怡玲再醒来时,人已躺在手术台上。

手术台的亮光照得她两眼睁不开,但她却能感觉到腹部疼痛难熬,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已被剥离母体。

乐怡玲无力地倒在手术台上,泪水血水汩汩流个不停。

华力烨却像是失踪了一般,再也没出现过。

乐怡玲等身体一恢复便去报案,不料警察说“根本就没华力烨这个人!”

乐怡玲回到家翻找着结婚证,却发现结婚证不翼而飞,不仅如此,就连一些华力烨用过的生活用品和衣物也都一一不见了。

乐怡玲僵在原地,感觉华力烨好像在把他生活过的痕迹一点点抹去。

不久,房东来收房子,乐怡玲被赶了出来,她拖着行李箱沿着马路直走。

无意间来到了华力烨前妻的墓前,她看见三个孩子整齐地站在那墓碑前。

乐怡玲以为自己看错了,揉揉眼,那三个孩子还在,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你也跟我们一样,被爸爸抛弃了吗?”三个孩子异口同声地说。

乐怡玲惊讶地望着这三个孩子,发现他们浑身都通红通红的,眼睛上裹着一层白膜,白膜像极了胎膜,似乎连眼睛都没有长好。

乐怡玲心里一惊,这三个孩子莫不是被强行挖出来的胎儿?

她原先以为只有一个的,没想到居然有三个!如此说来他前妻先后被挖过两次,而华力烨所说的车祸失去生育能力显然有假。

真是作孽啊,世界上怎会有这样狠毒的男人!

那三个孩子却笑着说“你不要难过,瞧,我们把爸爸也带来了!”

乐怡玲一看,一堆血肉模糊的尸体正在墓碑前的罐子里,华力烨的脑袋无力地伏在罐子口。

三个孩子嘻嘻一笑,捧着华力烨的脑袋当球踢起。

通灵之包治百病 <<上一篇 >>下一篇 外公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