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每夜一个鬼故事 > 借尸还魂

借尸还魂

作者:龟龟 发布时间:2014-11-24 11:09:17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夜晚,月明星稀。我拥着她尚带有几分温热的尸体,喃喃自语。“知喻,你终于属于我了。”我吻上她冰凉的额头,“现在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把你从我身边夺走了。”知喻曾经是我的女朋友,上个月认识了一个有钱人家的男孩子后移情别恋和我分手,现在又回到了我的怀抱,是的,永远的怀抱。刚刚,我...

夜晚,月明星稀。我拥着她尚带有几分温热的尸体,喃喃自语。“知喻,你终于属于我了。”我吻上她冰凉的额头,“现在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把你从我身边夺走了。”

知喻曾经是我的女朋友,上个月认识了一个有钱人家的男孩子后移情别恋和我分手,现在又回到了我的怀抱,是的,永远的怀抱。刚刚,我勒死了她,她在挣扎中在我手臂上和脸上留下了一道道的抓痕,我准备明天去纹身店,按照划痕一一纹身,那是我永远的纪念。

只有我是爱知喻的,可她不爱我。

大学时代,我常与知喻在夜晚林间慢慢散步,一路无言,心中情义无限。校园中多的是这种相拥的情侣,但聚散无常,能坚持到工作之后并谈婚论嫁的几乎只有我和知喻一对了。本来美好的一切,都破碎在那个天杀的酒吧。

工作之后总有些聚会欢散,我和她也不得不混迹于酒吧与人虚与委蛇。那天她喝的有点多,我把她扶到吧台上坐着,嘱咐她好好休息下,又车上拿常备的醒酒药。

待我回来,却看见一个打扮时髦的年青男人坐在知喻身边,端着一杯酒要知喻喝。气愤之下我冲了过去,推开了酒杯抱起了知喻,男人也没多纠缠,转身走了。

可是我不知道,当时知喻和那个男人交换了手机号,从此干柴烈火勾搭的一发不可收拾。直到知喻面无表情和我说要分手,我才知道在我转身去拿醒酒药的那段时间,我错失了多少东西。

三个小时前,气愤难平的我以说清分手为由将知喻骗到一家郊区的饭店,有说有笑地吃完饭,我绅士地要送知喻回家,出于对我多年来友善待人的信任,知喻什么也没怀疑就上了我的车,被我捂住口鼻掐紧脖子勒死,只挣扎的车内一片狼藉。

伸手感知半刻,确定知喻一分呼吸也没有,我点火把车开到了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湖边。杨柳依依恍如昨日,物是人非徒增伤感。我享受着最后一次拥抱她的感觉,天亮的那一刻,我将踩下油门,和她一同沉入湖底。

“啅啅”忽然车窗传来叩击的声音,似乎有人在窗外。我警觉起来,把知喻小心地放在副驾驶上,小心地摇下了3分窗户,问道,“谁啊?有什么事?”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想和你做一个交易。”窗外传来稳静的女声,听起来说话的人很有把握。“什么交易?”我有点不耐烦,直接问,不管窗外那人是谁,她打扰到我和知喻最后的相聚时间了。

“我可以让你的女朋友重新活过来而且爱你。”声音依旧很平静,但诉说的事情对我而言不啻于一个炸弹。我焦急地坐起身,急忙发问,“你是谁,你要什么?”

“我是多年前死在这里的女鬼,我想借用你女朋友的身体复活。”窗外的身影渐渐清晰,我看到一个飘忽的女人,血色的眼眸映出我惊慌的脸庞。我立时想到的是踏下油门赶紧离开这里,但女鬼刚刚的话却依稀在耳边——“我可以让你的女朋友重新活过来而且爱你。”

重新获得一个鲜活的充满生命力的女朋友?亦或和这个冰凉僵硬的尸体同归于湖中?湖风乍起,带来阵阵凉意,我点了点头,女鬼消失了。

半夜撞墙的声音 <<上一篇 >>下一篇 棺材里的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