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婆媳

婆媳

作者:图图 发布时间:2014-11-24 11:06:52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天刚微微发亮,两子就已经推着小推车出了门。来到不远处的常乐街,开始了一天的生意。常乐街非常热闹,通常一大早就聚满了各种各样的早点小摊子,已及来来往往的行人。等到上午10点多,太阳爬上了树梢,越过那栋最高的小洋楼,摊主们就该收拾东西,回家了。两子非常勤劳,他是来得最早,回得...

天刚微微发亮,两子就已经推着小推车出了门。来到不远处的常乐街,开始了一天的生意。常乐街非常热闹,通常一大早就聚满了各种各样的早点小摊子,已及来来往往的行人。等到上午10点多,太阳爬上了树梢,越过那栋最高的小洋楼,摊主们就该收拾东西,回家了。

两子非常勤劳,他是来得最早,回得最迟的一个。他的鸡蛋灌饼卖得特别火,通常客人都排队买。但到10点后没什么人了,他闲下来却也不愿意马上就回去,回去干吗呢,回去也没其他事做,只会发呆和瞎想。

两子是外地人,他原名并不叫两子。因为他卖的鸡蛋灌饼总是比别人的量多些,吃出来经验的人说,他的灌饼总要比别人的多两口。再加上他这人挺和善,总是面带笑容。因此大家就亲切地叫他,两子。

客人少的时候,他也会想起以前的事。

他的老家人都靠养孔雀为生,养得又早又好的,赚了钱,两子就是其中一个。渐渐得两子和他娘就忙活不过来了。但他娘又不愿意请外人帮忙,不愿意让肥水流到外人田。于是琢磨着给两子弄个老婆。

经媒人介绍,见了一个外乡姑娘铃儿,第一次见面,两人就互相看上眼了。两子觉得铃儿长得好,也利索,铃儿觉得两子能干,上进。于是很快坠入爱河,娶亲摆酒,过起了殷实甜蜜的日子。

铃儿不但形象好,还很持家,过门后把孔雀养得光鲜健硕。特别是有个格外精灵的小孔雀尤尤,更是一有机会就跟在她身后转,把小两口逗得心花怒放。

但有一点不太尽人意,铃儿嫁过来已经两年半了,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再说两子他娘,刚开始看铃儿模样俊秀又勤劳,也还算满意。可不出两个月就发现,自己的儿子,现在凡事只跟老婆商量了,老婆的一点想法,他都十分在意。好像把她这个娘当透明的了。这可怎么得了,要造反了不成?于是,她满肚子的妒忌,不平,恼怒,都借着铃儿不能生孩子的事,给爆发出来。

女人的妒忌心理是很可怕的,两子娘要他们离婚,想方设法拆散他们。但铃儿死活不同意,就是不走。婆媳俩又是吵,又是打,还得住在一起。可为难了夹在中间的两子。

或许是心情压抑,又长期操劳,铃儿生病了。

这一病就起不来床了,原本好好的一个人,渐渐衰弱削瘦得不成样子。两子的心,也沉到谷底去了。

他娘站门口冷冷地丢出一句“一个不下蛋的秃鸡,只会害人!”

铃儿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只有两行泪流下来。

两子却也不敢说什么,那是他娘啊。

这天晚上,很晚了,铃儿突然精神特别好,自己就坐了起来,她目光闪烁地跟两子说“我知道了,我应该不会死的。”

两子吓了一跳“铃儿,你说什么呢!”

铃儿点了点头,十分清楚,十分恨地说“我明白了,我应该不会死的!”说完潜回被窝,就再也没了动静。

铃儿下葬后,两子以低价转卖了全部孔雀,再把娘送进了附近最贵的敬老院。他只带上换洗衣物,一个人离开了,到了遥远的广东,卖起了鸡蛋灌饼。

来到这里不到五个月,他就已经卖出名气了。

每个月末最后4天,总有一个30出头的女人来买他的灌饼,一连买4天,其他时候再见不到她的人。月月如此。渐渐两子就注意到她了为什么只在月末来买灌饼?其他时候呢?

于是有那么一天,两子开口跟她搭讪了“这灌饼,还合您的口味吧?”

少妇愣了愣,笑了,露出一口整齐雪白的牙齿“哦,不是我吃,是……我家那口子吃……”

“噢,他只在月末那几天吃,平时吃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