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作者:嘴刁一根烟 发布时间:2014-11-24 11:03:03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在广东一家十分豪华的酒店包厢内,有三个身着名牌,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三人各自抽着雪茄,欢快的交谈着。  “老赵啊,自从上次吃到那道菜,我就一直在心里惦记着,那味道始终在我的脑子里徘徊者。今天,终于能再吃到那道菜了!”张龙强有些激动的说道。  “呵呵,老张,...

在广东一家十分豪华的酒店包厢内,有三个身着名牌,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三人各自抽着雪茄,欢快的交谈着。   “老赵啊,自从上次吃到那道菜,我就一直在心里惦记着,那味道始终在我的脑子里徘徊者。今天,终于能再吃到那道菜了!”张龙强有些激动的说道。   “呵呵,老张,看你那副馋样,让别人看到了怎么也不会认为你是xx集团的董事长啊。这次,我们要感谢老李,要不是他能得到食材,我们也吃不到这美味。”赵方猛吸了口雪茄,笑着说。   “没什么,客气什么,只要哥几个喜欢就行,其实我也非常想念那个味道。”李明天笑着摆了摆手。   “咚,咚,咚。”敲门声这时想了起来。   “进来”李明天道。   门被轻轻的打开,一位强壮的男服务生推着一辆餐车进来了。只见餐车上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广口深底盘,目测盘子直径接近一米,巨盘上盖着同样巨大的不锈钢盖子,让人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东西。   服务生有些吃力的把巨大的盘子端放在了圆桌的中央。   待服务生推着餐车离开后,张龙强迫不及待的把手伸向了巨大的不锈钢盖子。当盖子掀开时,一阵迷人的香气四散开来,顿时充斥着整个包厢。三个人都陶醉的闻着香气,似乎香气给他们带来犹如吸食大烟的快感。然而呈现在盘中的竟然是一个完整的婴儿,看身体发育的程度,估计已经七八个月了,只是眼睛还没有睁开。   三人对此丝毫没有感到害怕。   “哥几个还等什么啊,动筷子吧。”李明天笑着对二人说道。   张东强听了,丝毫不客气,用筷子挑了一块婴儿小腿肚子上的肉。虽然婴儿看似完整,其实早已经熟透了,所以张东强和轻易的就挑了一块肉。他把肉先放在鼻子前深深的嗅了嗅,然后整块放进了嘴里,“吧唧吧唧”的声音从张东强的嘴巴里传了出来。   “好吃,真是人间极品美味。此肉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哈哈。”张东强忍不住的赞叹着。   赵方看张东强吃的诱人,于是移动筷子到婴儿未张开的眼皮,轻挑眼皮,夹出了婴儿刚发育完全的眼球。   “各位,在下眼神不好,这眼珠就归我了,哈哈。”把冒着热气的眼球放进了嘴里,赵方轻轻咀嚼,犹如嚼泡泡糖一般。   李明天也动起了筷子,三人便吃的不亦乐乎。   “老李,这小孩哪整的?”张东强一边啃着婴儿的左小臂一边问。   “这是xx医院的孙志明医生昨天打电话给我说的。说是一位农民工妇女早晨醒来时,感觉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动静,来到医院后,才知道,孩子被脐带绕着脖子,窒息死在妇女的肚子里。因为她和她的丈夫都是农民工,所以孙志明医生花了点钱把孩子弄到了手。这小子给我要价三万,不知道他从中赚了多少。不过为了哥几个能吃到这美味,花点小钱是值得的。”李明天道。   二人知道李明天身价,所以对花了三万也没有放在心上。   赵方听了插嘴道“这小子常常卖小孩,从里面赚的可不少了。”   “那是,不过他那里也不是常常有小孩死去,想买还要提前预约,这次的我就是提前三个月预约的。”李明天道。   三个人边吃边聊了一个小时。盘子里的婴儿已经被三人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了一堆骇人的骨头,如果此时突然进来一个人,一定会被吓到的。而三个人竟然还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赵方站了起来,“老李,老张,你们先坐会,我去喊服务生再点几个菜,再来个汤。”   张东强和李明天笑着对赵方点了点头。   赵方走出包厢,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雪茄,点燃后,深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吐出,脸上露出一副陶醉的样子,似乎还在回味婴儿肉的美味。   赵方走着,忽然感到有些奇怪。怎么这么安静啊,服务生哪里去了。   “服务生,服务生。”赵方大声的喊着。   没有人出现,赵方更加奇怪,难道人都走了,下班了,不对啊,时间也不对啊。   当赵方走到大厅时,愣住了。   此时的大厅空无一人,赵方对这有违常理的现象感到一丝紧张。   忽然,赵方的右腿被一个物体缠住了。   赵方扭过头看。   “啊!”   缠住赵方右腿的竟然是一个婴儿,另赵方头皮发麻的是,这个婴儿竟然和自己刚才吃掉的长得一模一样。   此时的婴儿眼皮已经睁开,不过里面没有眼珠,是两个黑乎乎的空洞,看不见底。它浑身光着,没有穿衣服,脖子上缠着一圈圈的没有切下来的脐带,整个脸呈现一种窒息的青紫色。   婴儿就用两个黑洞般的眼睛看着赵方。   “叔叔……我的……眼睛好吃……吗?”婴儿张开嘴巴,发出犹如利器摩擦玻璃的刺耳声音。   “啊,走开,快走开!”赵方拼命的甩着右腿,可无论怎么用力,婴儿就像粘在赵方身上一样,根本甩不掉。   “啊,不要……啊……”赵方的声音慢慢的消失。   被婴儿缠上的赵方此时已经面目全非,赵方身上的肉一片片挂在了骨架上,却没有流出一滴血,而赵方的双眼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两个空洞。   “老赵怎么这么慢啊”张东强看找赵方出去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对李明天抱怨道。   “呵呵,可能又去和哪个女服务员做运动去了。”李明天脸上露出猥琐的表情   “哈哈,老不正经。”张东强脸上也露出了猥琐的表情。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   “进来。”李明天道。   一个服务生推着餐车进来,餐车上摆着依然巨大的盘子,盖着同样巨大的盖子。   服务生把盘子端放在桌子上。   “咦,这是什么,老赵点的什么东西。”张东强有些疑惑道。   “打开看看。”李明天说着把手伸向了盖子。   盖子被打开,顿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传来。   映入二人眼帘的竟然是被肢解的赵方,而且身上的肉都是一块块的。   “啊,呕……”张东强忍不住吐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李明天也被眼前的一幕震主了。   “哈哈……嘻嘻……哈哈……”这时服务生突然有些癫狂笑了起来。   一瞬间。服务生变成了一个婴儿的模样。   张东强和李明天立马认出了婴儿是刚才吃掉的盘中的婴儿。   “啊!不要……”   “啊……”   第二天,酒店门前聚集了多名警察。   三位死者被抬上了车子。   据知情人透露,其中一名死者被肢解,而且挖掉双眼。另外两名死者,一个头颅旋转了180度,另一个被剖腹,肚子里空无一物。   案发现场只留下了一截类似与肠子的东西,法医鉴定是一截脐带。   距离案发时间相近,一家xx医院的著名妇科医生,也惨死在了家中,身上的肉被一片片切下来,类似与古代酷刑,凌迟。   “呵呵,叔叔……我的……肉……好……吃吗……”

错过 <<上一篇 >>下一篇 负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