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乡村鬼故事 / 除妖列传全集 > 除妖列传28魁魃深墓

除妖列传28魁魃深墓

作者:世纪初魔术师 发布时间:2014-11-24 10:52:32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书接上文,话说壮丰在与那魁魃打斗之时,天色渐渐昏暗,当时是,真是天色渐暗,日月也无光,阴气加重之时,壮丰顿时间感觉要打败那个怪物倒真是有些吃力不讨好,还好是半路之上,那个山寨的老大抱出一个家传的钟馗像,那事情又将如何发展,且听我慢慢道来。此时的魁魃已经紧逼身前,提着手就想往...

书接上文,话说壮丰在与那魁魃打斗之时,天色渐渐昏暗,当时是,真是天色渐暗,日月也无光,阴气加重之时,壮丰顿时间感觉要打败那个怪物倒真是有些吃力不讨好,还好是半路之上,那个山寨的老大抱出一个家传的钟馗像,那事情又将如何发展,且听我慢慢道来。

此时的魁魃已经紧逼身前,提着手就想往壮丰身上抓,还好的是,亏得壮丰很是机灵,将那钟馗像这么一挡,这钟馗本来是个阴间的鬼王,魁魃虽然厉害,但是也是冤魂所化,所以一下子看到钟馗像,也是会有些恐惧的,那一手顶上钟馗像,突然就像是抓在一块灼热的铁块一样,那尸身上的肉块有些已经溶成了水,当真看来也确实是骇人至极。

至于壮丰的眼睛去一直盯着他的头颅,手起一剑就往那家伙的头上击去,当真是很用力的一击,但是奈何却对那个家伙一点用处也没用,只是将他击退几分,那家伙乘势就往那老大奔了过去。

一手就掐住了那老大的脑袋,看起来是要对着那个老大动手。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一剑扬了过去,当时那怪物的身子抖得一下就跌坐在了那地上。

看情形像是死了一般,于是那个老大借着胆子就想去踢那魁魃一下,可谁知那魁魃登时间整个身子就胀大了起来,看得是那老大很是恐惧,急忙退了几步。

“我的妈呀,这尸变啊这是?”他那逃跑真是跑的要命的快,可是没走两步,一下子却又给那个大家伙给掐住了脖子。

壮丰提着手那剑,赶了上去,此时的那魁魃似乎像是变聪明了一般,急速地往那两边的道路上赶,当时是人看到都不禁捏上一把汗啊。

电光火石之间,壮丰将那钟馗像一摆,然后也不知道念动什么咒语,那个魁魃竟然跪了下去。

那老大此时见魁魃没再掐住自己,刚想要跑,可是一下子就踢到了一块石子,给倒的是那个狗吃屎状,其行当真让人笑掉大牙。

壮丰也没心思笑,一举手就想去给那魁魃弄上一手,可是谁知道魁魃此时却跑了起来。

此时令壮丰不解的是,这魁魃怎么突然就怕了起来了呢?

这个没理由啊。

可是在街道之上弥漫的血腥之气,却显得异常的浓,轻盈的,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缓缓逼近,壮丰刚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吓的魁魃都不断地往后退,可是没奈何,那魁魃跑的越来越远,壮丰深怕不能将这魁魃正法,留下祸患,于是他也没那闲心看那是什么东西便赶了上去。

他那里知道这夜幕之中走出了一个比这魁魃厉害百倍的家伙。

隐隐约约间便可以看见他那一身黑色大大袍,在黑色长袍下是一张英俊可人的脸蛋,这个人便是心魔。

至于魔界第一大魔头心魔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孤落庄,那就暂且不提,我们还是先说说此时的壮丰追逐着的魁魃,这魁魃虽然是死过多时的人,但是他怎么也算是聪明的,就算现在有几个魁魃一起上都不一定能是心魔的对手,他早早地就感受到了心魔的那股强烈的气息,而至于此时的壮丰,他也不想跟着硬碰,他一路跑,一路跑。

终于回到了他的大墓边。

那个大墓是一个相当巨大的墓地,只是奇怪的是那墓地竟然一点草也不生,一点花也不长,而且这地面还不带这个墓碑,你这就可见这玩意有多么的邪门了吧,至少来说这个阴穴的阴气真不是一般的简单。

百里之地,寸草不生,这个当真是骇人听闻。

此时回到这个老地方无疑就是给这个魁魃加了一把劲。

壮丰刚刚来到这个大墓前,都觉着有点阴森。

他支起罗盘,罗盘转转停停。

显然那个邪气已经不是那罗盘所能估算的了,壮丰一跑过来,巡查了一番后见到那之中有一条大沟壑,深知这里便是墓穴入口,急着就想往这里面钻,可是那通道之间又确实是太过于狭隘了。

壮丰心里寻思着,岩石的挤压程度不低,看样子多是有些念头了。

壮丰尽力地往里面靠。

没经过岩石边都感觉到这里的煞气是那么的重,几乎有点让他喘不过气来了。

此地极阴,在东南角有挡煞之位,壮丰一剑就往那石头砍去。

此时虽然黑暗至极,但是壮丰仍然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剑应该是扎到什么东西了,于是乎,此时的他从包袱里取出了一根火折子,试着点了一下。

火是点着了。

点着的火舌之间竟然多了一个缝隙,正好容得下这把火折子,壮丰举着火把一看,只见他扎的那块石头竟然莫名其妙地流出了血液。

壮丰心知这里面应该是有点什么东西在这里冲煞,急忙用手捻了块泥往那血液处点去。

“啊!”那血之中竟然有什么东西蹿动了起来。

真是犹如一条变色龙一般寄居在那石头之上,他竟然一点也没想过要撤退的意思。

“你还挺忠心你的主人的嘛!那你就随着你的主人再死一次吧!”

“啊!”

那东西浑身是血,眼瞅着就像个剥了皮的人一样,当真看得人毛骨悚然。

壮丰手起一间,“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当时真是一阵亮煞眼睛的光芒从剑端传来,一下子就将那东西的脑袋给刺出了一个大窟窿,那东西登时间就倒在了石头上,一动也不动了。

那石头的煞气也瞬时间就净化了下来。

继续往里面走,刚开始是一个如同回廊一样的东西,接着是几副奇怪的棺材板。

棺材有三层,一层叠一层,多像是叠罗汉的姿势,可是这其中又有些很是奇怪的东西。

整个空间之下,壁上竟然只有一个大圆,而在圆上又画了个大方。

这里也煞是让人费解,是想说天圆地方,却又不像天圆地方,倒像是在画着一副奥妙的宇宙图。

火折子燃烧殆尽,墓室之中黑漆漆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跑了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