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永宁街第三季全集 > 永宁街叁12哭泣海妖

永宁街叁12哭泣海妖

作者:sx小落 发布时间:2014-11-24 10:52:00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大家好,我是陈磊,当我记录到这里的时候,刚刚接到梁天去世的消息,我停顿了很久,甚至每次拿起笔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一起闯荡一生,历经各种诡异事件的挚友,他躲过了种种灾难,无数的奇诡经历,但最终敌不过岁月的侵蚀,就这么去了。至于微笑狗,这是唯一一篇没有结果的日记,我文笔不好,而...

大家好,我是陈磊,当我记录到这里的时候,刚刚接到梁天去世的消息,我停顿了很久,甚至每次拿起笔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一起闯荡一生,历经各种诡异事件的挚友,他躲过了种种灾难,无数的奇诡经历,但最终敌不过岁月的侵蚀,就这么去了。至于微笑狗,这是唯一一篇没有结果的日记,我文笔不好,而且记忆也消退的厉害。我相信微笑狗依然存在,正在某一处看着我,所以我现在即使已经快要走不动,但我也不敢死。等到白乐和白玥先去了,等我了无牵挂了,即使它再出现,我也会笑等着他,或许,这个没有结果的结果,才是最好的结果。

好了,我来继续我们的故事。

图书馆的门就这么静静的关着,奇怪的悉索声音仅仅持续几分钟,之后便是让人心悸的沉默。梁天缩在椅子上,愣愣的盯着门口。我也紧绷着神经,丝毫不敢放松的注意着身边。然而,直到天蒙蒙放亮,甚至门外的操场被都有了学生走动的声音,却依然什么有没有发生。

我和梁天有些惊异的对视了一眼,莫非就这么结束了?梁天张了张干裂的嘴唇,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有些机械而缓慢的走到了门边,犹豫了好久,终于还是打开了门。外面,没有断掉的手,亦或是一只微笑的狗,什么都没有。

操场边来往的学生渐渐多了起来,朝阳斜斜的露出了半边脸,看样子……真的结束了?犹豫了一下,梁天起身告辞,他的脸色依然不怎么好看,他说回去要拜拜神,驱驱邪。我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这个所谓的微笑狗,真的存在吗?是自己吓自己?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拜神求佛作用不大,不过也能给心理上一些安慰吧。

已经接近开学的时候,学生也渐渐多了起来,这所大学好像跟我记忆中的并不一样,它不是名不经传,也不是毫无底蕴,而是恰恰相反,在这里,它是一座有历史积淀且名气不小的学府,所以前来报到的新生也渐渐多了起来。“过几天,开学的日子,新生报到才人满为患,现在才属于预热期。”白乐看着图书馆的几十人,小声的苦笑道。她是被推选的学生会长,接待新生的事情她要安排,最近总是忙里忙外,为了偷闲避免有人找她,她就躲到了图书馆里。

虽然别人找不到她,但总会有人找得到。向瑞意,就是一直缠着白乐的那个小白脸,看他眼眶发青,走路轻飘飘的,整个一个纵欲过度的样子,要是白乐能看上他,鬼都得哭了。不过看样子白乐也不好明面上拒绝这个向瑞意,只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说不定这家伙有什么背景,不过我一直都没把他当做对手,因为我的对手都是比人类更凶残的妖魔鬼怪。

倒是这家伙一开始就看我不顺眼,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有一种莫名的敌意,人家白乐还没表态呢,也不知丫哪来的优越感。不过我倒没放在心上,既然白乐没说什么那就任由他蹦跶吧,估计也蹦跶不了多久了。向瑞意是来找白乐商量接待新生的事的,不过这里是图书馆,商量事情显然不太合适,白乐跟我打了个招呼,无奈的跟着向瑞意走了。

整整一天都过的有些索然无味,虽然表面上不是很在意,但我心里暗暗着急,跟白乐算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还没熟到我能打听她妹妹的事,也不知道白玥现在过的怎么样,再干什么。因为还没到大批新生报到的时候,所以学生也不是很多,图书馆就早早的关门了。我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找来的几本推理小说,不过都是国外的,被翻译过来之后看起来咬文嚼字,非常别扭,看得我昏昏欲睡。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被一阵尿意憋醒了,我迷迷糊糊的起来看了眼手机,才半夜两点多,这大半夜的外面也没什么人,就直接穿个大裤衩出去得了。学校除了教学楼或者宿舍楼内有厕所外,其他的地方就没有了,不过我却知道,在图书馆的后面有一间比较小的厕所,不过已经废弃很久不用了,被之前图书馆的大火一烧更是显得破败不堪,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推平。在厕所的后面就是一面墙,不过看着一层层的水泥,不知道修筑了多久,看来已经经过不少次的翻新了。

墙后面是一道斜坡,后面就是一座不知名的山,在我的记忆中,这里应该是后山,不过不知道为真么用围墙挡了起来。但是看这个规模,后面这座山显然不是曾经的后山,因为这座山实在太高大了,几乎连绵在整座校园的正后方。不知道为什么来这里时间也不短了,却从来没有听人说过这里。

图书馆后面原本杂草丛生,不过被一场大火烧成了灰烬,虽然草少了,但是蚊子却越加猖狂起来,刚一拐进去,蚊子伴随着嗡嗡声就想雨点一般密集的打在身上,卧槽,在这里过一夜还不得失血过多而死?!而且我还穿的这么少,简直是来喂蚊子的。我匆匆的解决完,转身想要离去的时候,忽然一阵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或许是我身体原本就异于常人的缘故,虽然声音几乎细不可闻,但我依然分辨出,这断断续续的,是哭泣声。

这是一个女声在哭泣,远远的从身后方传来。这大半夜的,是谁在哭?莫非是哪个姑娘失恋了吗?但在这种地方,不怕蚊子?也不安全啊。我顺着声音,却发现它来自墙后。

墙后面,不就是山里了吗?

直觉告诉我,这座山里之所以用墙遮挡起来,肯定出过什么事情,否则早就推平开发了。但现在依然保留着却禁止进入,那肯定有问题。但声音确实从里面传出来的,甚至离我还很远,是在山里深处。

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情,而且我无法确定传出声音的到底是人,还是其他什么。但好奇心就像无数的猫爪一般挠在我的心上,去吧,还有些担心。不去吧,声音传到耳中已经越来越清晰。我有些犹豫不决,最终咬咬牙,攀上了围墙。妈的,拼了,管它什么妖魔鬼怪,万一真的是个姑娘误入呢?

虽然想想都有些不可能。

我抬头看了看,墙差不多两米半高了,但这也难不倒我,身体灵活的几下攀登就翻越了过去。我轻松的从墙上跳了下去,下面杂草几乎有我一半高,而且露水极重,地面也有些宣软,不过既然都过来了也顾不上这些了,还是先看看声音的来源吧。我穿着拖鞋深一步前一步的往前走了一段时间,终于来到了杂草较少的山脚下。

山上到处都是倾斜着各种不知名的树,盘根错节,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我抓着树枝网上爬,心里有些后悔,这是蛇虫鼠蚁什么都有,几乎走几步就感觉脚下要么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穿过,要么就是滑腻腻的一片。但是听着声音越来越清晰,几次想后退回去的我又咬咬牙继续走了下去。

好不容易爬到了山头,我站在山顶,向下面看去,不过有着这些树的阻挡,再加上是深夜,根本看不清下面有什么,但朦胧的月光反射的下面一片粼粼的光点,看来下面有一个湖?但是望着延绵到远方知道消失在黑暗中的粼光,这湖也太大了吧?

声音好像就是从下面传来的,我并没有打算直接冲过去,总得先确定声音的来源是什么。我小心翼翼的下山,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选择了平行前进,又走了一段距离感觉差不多了,便爬到了山下。

这样虽然我在山下,但并没有直接就对上声音的来源,这里确实是一座湖,只是站在周围就感觉一阵阵冷风吹来,让刚才爬山大汗淋漓的我不禁打了个冷颤,也不知道这座湖有多大。我悄悄的躲在不远处,扫视着岸边。顺着声音,很快就找到了,在湖边有一块略微凸起的石块。上面恍惚有个白色人影。我又稍微走近了一些,躲在一棵粗壮的树干后面,这次终于看清楚了,坐在岸边的是个女孩,虽然只是看到了背影,但长发和纤细的背影已经证明了我的猜想,她似乎穿着白色的衣服,在黑暗中很是显眼。不过一个女孩大半夜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个地方已经被开发出来了吗?

看到是人,我也就放心了下来,也没必要在暗地里偷看人家了。我从树后走了出来,踩着地上的枯枝,发出了清脆的断裂声,她似乎是察觉到我的接近,哭泣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不过肩膀依然在微微耸动着。

“这个……大半夜的,你在这里干什么?”我站在她不远处,有些尴尬的问道。毕竟我现在这身行头,上身光着,下面的大裤衩也被树枝划了几道口子,说不定被人家误认成耍流氓怎么办。

她并没有搭理我,甚至连回头都没有。“那个,我没别的意思,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太危险了。”我又走近了一些,发现她依然没有反应。不是吧……这么高冷?好心过来了结果人家连搭理都懒得搭理,我有些岔岔不平,“我真的不是坏人!”我再一次的强调,走过去伸手掰她的肩膀。可我的收刚触到她的肩膀,却发现一个更为尴尬的问题,她竟然没穿衣服!

是的,她确实没穿衣服。晚上本来就看的不清楚,本以为她穿着白色的衣服,却没想到是裸地!但随即我就发现了不对,这大半夜的,不穿衣服的女人在深山湖边……这显然太说不过去了,而且我的手触到的一篇滑腻,她的身上好像附着着鳞片一样,冰凉且坚硬。

没等我说话,“她”就自己转过身来,我看到了一张非常漂亮的脸,但她的脸色惨白,而且……眼睛是白色的!她似乎在“看着”我,白色的眼珠微微转动着,肩膀一直在耸动,哭泣的声音又隐隐的传来,我现在才发现,声音并不是她发出来的,而是来自湖里!

她张开嘴,尖锐的牙齿闪烁着寒光,估计一口就能咬断我的手!我赶紧收回胳膊,转身想跑,却发现,腿上不知何时,缠绕了一根粗壮的触手!触手只是虚绕着我的腿,所以我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我一转身,触手便紧紧的勒住了我的小腿,刺骨的疼痛传来,触手上面的倒刺直接刺入了肉中,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妈的,我这闲着没事爬什么山,找什么人!我蹲下身,刚想用我的蛮力将这触手扯开,却还没等蹲下,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我倒拽起来,甩到了湖中!

在半空中,我似乎看到了,那个女人,泡在水中的下半身,忽然拍打起来,然后扎进了水中。水面上一只巨大的尾巴溅起了数朵水花。不是吧?!莫非刚才这是……美人鱼?!

我来不及想那么多,身体已经掉在了湖中。我一个猛子扎下去,赶紧向岸边游去,对于那个妖怪来说,水利才是她的天下,幸亏我游泳技术不错,而且力道也足,没多久便看到了岸边。但是,离岸边还有不到十米的时候,无数的触手出现在了水面,我又被仅仅缠绕起来。

是的,不只是岸边,是整座湖。这一眼望不到边的整座湖!

这水里还有其他东西!我悚然一惊,触手缠绕着我向后掠去,我被呛了好几口水。难道是图书馆中的那个怪物?不……不对,看着沸腾在水面无数的触手,这个东西……要比图书馆的怪物大的多!

漆黑的水中看不清下面有什么东西,大半个身体泡在水中,只感觉水里有什么东西正在飞速的在水中游走!

这是什么怪物?!难道它真有整座湖那么大?我突出几口水,心里一阵发凉,莫不是这次就交代在这里了吧?

在水中,纵使有力气也有使不上的感觉,而且看着不断窜来窜去的触手,还有这诡异的水,我如脱力了一般,在这个档口,好死不死的我竟然还有深海恐惧症!

但是事情显然没有我想的那么糟糕,触手的倒刺几乎全部扎进了我的身体,而且我感觉到了血液的流失,这个东西,正在吸我的血!可是没吸几口,甚至我才刚感觉到的时候,湖中央却传来了凄厉的声音,如远古巨兽般的吼叫!紧接着我就一股巨大的力量被甩到了岸边。

什么情况……我扶着树站了起来,腿还有些发软。却是再也不敢靠近这湖边了。但是湖里的惨叫依然在继续,甚至整个湖面都翻滚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莫非……我看着全身的伤口,忽然灵光一闪,莫非是因为它吸了我的血的缘故?!

我的身体本来就亦非常人,而且还遭受过那么多次的变异,血肯定不会和正常人一样了。我越想越觉得可能,但更多的是庆幸。

湖里面的翻滚与嚎叫持续了很短时间,湖面就又变得平静起来。就这么结束了?那怪物死了?

湖面突然溅起了细小的水花,波纹渐渐散开,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岸边,她靠在了岸边的石台上,肩膀耸动起来。湖中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哭泣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