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判官75 刺猬女尸

判官75 刺猬女尸

作者:无颜 发布时间:2014-11-24 10:50:55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黑子的话让我不知如何回答,若是放到从前,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说:“不会。”因为我知道黑子是个善良的人,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此时,黑子却养着厉鬼,而且他看我的眼神也令我感觉到不寒而栗。黑子已经离开了很久,他的身影已经完全从我视线之中消失,我才缓缓的回过了神儿来。或...

黑子的话让我不知如何回答,若是放到从前,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说“不会。”因为我知道黑子是个善良的人,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此时,黑子却养着厉鬼,而且他看我的眼神也令我感觉到不寒而栗。

黑子已经离开了很久,他的身影已经完全从我视线之中消失,我才缓缓的回过了神儿来。或许,那张大师能够告诉我黑子是怎么了?

但是当我想要向张大师询问的时候,他却一声不发。只是不住的叹气。我心中的疑惑不觉更加的深了。此时已经入夜,这个荒凉的小镇只有一家客栈,黑子今晚想必要回到客栈之中休息。

既然好奇,那么索性去看看好了。我想着。从张大师的庭院往我所居住的客栈走,只需要短短半个时辰,我却觉得好像是走了一辈子那么长。我不知道黑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我知道他这些年一定是吃了很多苦,经历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黑子,我不会怪你,也不会伤害你,只要你将一切都告诉我。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最终会落得一个必须站在对立面互相残杀的地步。

当我回到客栈的时候,我猛然间的闻到了一丝血的味道!在这样寂静的夜晚,那股腥甜的血液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之中,格外的明显。就在这个时候,我腰间的往生簿突然动了一下!

一瞬间,我的心就几乎凉到了冰点!

黑子。是你么,是你在做恶事?

我的手不住的在颤抖,我翻开生死簿,看到了最后的一页“取室女血以邪术易容。”往生簿上并没有指明害人者是谁,但是我的生死笔却直至黑子所在的那件卧房!

室女血?铸容?黑子,你要做什么……我猛的提起一口气,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爬到了房梁上面,轻轻的接起了一块儿瓦片。低下头往下看。

屋子里面似乎很安静,黑子闭着眼睛坐在床上,而他的面前,是一个黑色的小瓦罐儿。小瓦罐里面盛放着一些黑色的东西,足有小半罐儿那么多。

黑子口中似乎在呢喃着什么,不一会儿,从那个瓦罐之中就飘散出了一个人头模样的东西,那张脸表情甚是骇人,满脸皆是恐慌的神情,一头发丝散乱的蒙在她的脸上,看上去狼狈异常。

此时,黑子睁开了双眼,从床上走下来。踱步到了那个瓦罐的面前。黑子伸出手,抓住了瓦罐之中伸出的女人的头颅,然后用力的将那个女人从瓦罐儿之中拉了出来。

女人拼命的摇晃头挣扎着,但是却抵不过黑子,最终还是被拖了出来。我看到她长着大嘴发出绝望的无声的哀嚎,女人的嘴唇似乎已经被割掉了,能够直接看到嘴巴里面。而且她也没有牙齿,没有舌头,整个嘴巴就是一个血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