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爱情故事 / 神话故事 > 小盒待要开,单等程梅来

小盒待要开,单等程梅来

作者:江入大荒流 发布时间:2014-11-24 10:15:39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一弯月亮斜挂在梧桐树梢上,冷风凄凄的吹,一袭白衣的程梅背着书囊边走边四处张望,天色越来越晚,:“今晚要在何处留宿呢?”程梅心中暗暗盘算着,“假如前面再找不到地方,今晚就无法住客店了,只能在这萧瑟的秋夜露宿街头了!”心下正琢磨着,脚下一滑,身子一斜,刹那间,骨...

一弯月亮斜挂在梧桐树梢上,冷风凄凄的吹,一袭白衣的程梅背着书囊边走边四处张望,天色越来越晚,“今晚要在何处留宿呢?”程梅心中暗暗盘算着,“假如前面再找不到地方,今晚就无法住客店了,只能在这萧瑟的秋夜露宿街头了!”心下正琢磨着,脚下一滑,身子一斜,刹那间,骨碌骨碌声中,程梅连翻几个跟头,跌入了一口古井,一阵晕眩过后, 程梅艰难的动了动身子,定了定神,眼睛渐渐的适应了眼前的环境,朦胧的几丝月光下,程梅发现,这是一口枯井,井底无水但是比较宽敞,再仔细看去,井底的树叶铺了厚厚的一层,以致程梅从高处摔下,落在着树叶上竟然没有摔伤,真是幸运无比!   挣扎着坐起来,四处望望,心下犯愁,怎么办?怎么上去呢?这深夜无人啊!就是喊破了喉咙也无人听见啊!命苦啊!无意间,左手在厚厚的树叶下触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仔细摸索,竟是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摸摸索索的把东西拿到眼前辨认,是一个木质的盒子,虽破旧但是整体还是保存完好,盒子是褐色的,散发出淡淡的药香味,锁着一把精致的小锁,却无钥匙,仔仔细细地把周围的地方摸了个遍,什么也没有找到,却摸到了两把生满了锈的铁刀,锈渍斑斑,再定睛细看,刀面上隐约刻有字迹,但因年代过于久远,字迹怎么也辨不清了!心下越发疑惑这是什么东西呢?怎么会在这井底?程梅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怎么出去才是最当紧的啊!可是看看井壁,光滑异常,想爬也怕不上去啊!心下正无它法,忽然拿着木盒的手指触到了凹凸不平的痕迹,仔细触摸字迹加上若隐若现的月光的辨认,木盒上刻的是十个字,仔细辨认,心下大惊,竟是“小盒待要开,单等程梅来”,不会吧?这个程梅不是自己吧?是同名同姓吧?还没从震惊中想明白,刚才手指触摸过的十个字迹竟然在程梅的触摸下越来越清晰,慢慢地竟放出金光来,金光闪烁中,小盒竟然自动打开了,金光渐渐散去,一把黄灿灿的小刀静静的躺在小盒里,盒底是一张复杂的藏宝图,程梅呆了拿起小刀细细打量,在金光闪烁中,井壁上的尘土竟然渐渐滑落,我竟然置身于一个石头砌成的地道中,沿着地道往前走,约摸走了半个时辰的光景,眼前渐渐光明,我竞走进了一个宫殿,金碧辉煌中似乎做梦一般,雕梁画柱,道路四通八达,该走哪条道呢?犹豫间,忽然想起刚才盒中的藏宝图,拿出来一看,为何不按图中所示走走呢?七弯八绕后,程梅走进了一个晶莹的冰窖中,前面有一个冰棺,仔细看去,一位绝色的少女静静的睡在那里,嘴角一丝笑意,灿如百合-------冰棺上两行文字“程梅三笑,起死复生!”程梅的嘴角缓缓上扬,微笑的望向少女,似曾相识,心下思索着,看了半日,微笑了不下十次,少女却无反应!程梅的期待落空,不由暗笑自己,转身往回走时,自嘲的哈哈笑了起来,三声刚过,就听一声少女的婉转柔语自身后传来“程梅君,请留步!”程梅愕然回头,少女盈盈站立,笑微微的望着自己,眼若秋水,脉脉含情,程梅的心立时醉了---------“程梅君还记得我吗?我是你三年前从水中救下的女子啊!自那日之后,苦思而不得见,抑郁而终,天缘巧合,程梅君今日终于路过此地,令吾还魂,此情感动上苍,今后愿意追随程梅君,请不要嫌弃!”程梅自是喜出望外,遂相伴不离!后来,随同少女回家,女子父母见女儿死而复生自是喜极而泣,遂推荐程梅参加科举,后封侯富贵终老,夫妻恩爱,被世间传为佳话!

崂山道士 <<上一篇 >>下一篇 孤鸿之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