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判官22

判官22

作者:无颜 发布时间:2014-11-24 10:39:46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正如青莲所言,青华当时是死于刀伤的,他没有说谎。那汉子家里印有西域花纹样式的碗,估计也是当时从青莲那里抢去的。“是你一直在照顾我么。”青华开口道。他的声音里带着感激。我点了点头,然后将那配饰给了青华。“这时我救你的时候从你身边儿发现的,还你。”他冲我笑了笑,青华...

正如青莲所言,青华当时是死于刀伤的,他没有说谎。那汉子家里印有西域花纹样式的碗,估计也是当时从青莲那里抢去的。

“是你一直在照顾我么。”青华开口道。他的声音里带着感激。我点了点头,然后将那配饰给了青华。“这时我救你的时候从你身边儿发现的,还你。”

他冲我笑了笑,青华的脸虽然跟青莲很像,但两人的气质却完全不同。青华给我一种秉直,善良,而青莲的目光则皎婕,透着一种邪气。

“我要走了,我依稀记得自己要跟谁一起去某个地方,但是我却记不清那人是谁了。”青华说着,我看着他却不知怎么回答。青莲豁出自己的命去救回了的这个人,已然将他忘了个干干净净。

我的胸口仿佛堵着什么东西一样,关于青莲的一切都死死的堵在胸口,我多想对他说出真相,但是以青华的性子,若是得知自己的命是青莲引蛊祭祀换回来的,他一定是宁愿不要这条命了。

“我救下你的时候,你就只是一个人。”我说。“是么?”青华笑笑,他微微的歪着头,笑的像孩子一样天真无邪“那,或许是我记错了吧。不过我要走了。”

他说完,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我“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或许不是我的吧,你拿去。还有,我在衣服里面找到些碎银子,送给你算是报答吧。”

他说着,我突然就觉得有些难过。这人从鬼门关里走了一圈儿之后,还是这样无邪,若是再有下一次,又有谁还能舍了性命去救他呢。这时,屋外那一直断断续续的笛声,终于再也不会响起来了。

青华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之后,推开了那扇门,走出屋子,屋外的阳光洒进来,屋子里点燃的火烛被风吹倒,倾斜的火光点燃了桌子。

我随着青华一同走出屋去,他一步步走向了那刚刚升起的朝阳,一袭白衣被阳光照耀的像是金色一般。

往生簿上没有记载他的寿命,想来也是,这个人享有了无数生灵剩余的生命,那年月估计足足有几千载,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他会如何度过,我只知道他身边再也不会有一袭紫衣的陪伴。院落里面,青莲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他的衣裳跟那只横笛。

蛊虫都是不能够见阳光的,施蛊者以身饲蛊十几年,体质大抵也已经不同了。青莲一直穿着的黑衣也是为了阻隔阳光吧。我走到‘他’的身旁,捡起了零落了一地的衣物。

我离开的时候身后的屋子已经被大火点燃了,一起被点燃的还有院落里的那些蛊虫的残骸,当然,还有无数已经是躯壳一具的村民。随着滚滚的浓烟跟漫天的恶臭,一起灰飞烟灭。也算是给这场闹剧划伤了一个句号。

我在后山上我树枝为青莲挖了一个简单的坟墓,然后将他的衣裳放了进去。也算是一个衣冠冢了吧。至少有个寄托。尽管这个世界上已经再没有人记得他。那只横笛我插在了青莲的坟前。

判官23 赤地千里 <<上一篇 >>下一篇 弃婴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