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永宁街第三季全集 > 永宁街叁永恒世界

永宁街叁永恒世界

作者:sx小落 发布时间:2014-11-24 10:35:25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上季:《永宁街第一季》+《永宁街第二季》在这个未知的世界上,随时可能发生一些未知的事情。你不知道,我不知道,陈磊同样不知道。即使存在着另一个世界,即使存在着一群本应不该存在的人。永宁街的寒冬已经来临,大雪飘洒,好像遮盖住了整个世界。...

在这个未知的世界上,随时可能发生一些未知的事情。你不知道,我不知道,陈磊同样不知道。即使存在着另一个世界,即使存在着一群本应不该存在的人。永宁街的寒冬已经来临,大雪飘洒,好像遮盖住了整个世界。或许有着这样一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依然春暖花开,而我就在那里,某个不起眼的街上,记录着这些。你如果要寻找的话,我告诉你,那条街叫做永宁街,而我,叫陈磊。

  我们的故事其实并没有结束,或者,结束也是开始呢?   ----------------------------------------------------------

  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呢。

  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很久,然后就突然醒来了。在睡着的时候,似乎做了一个又臭又长的梦,但又不愿意回到现实,等猛然清醒后,胸口充斥着满满都是怅然若失的感觉。

  或许如今的我就是这样吧。如果不愿醒来。那肯定是一个让人沉沦,无比真实的梦。我的友情亲情都在里面,但当我睁开眼睛,原来我依然是一无所有,了然一身。

  我得到所有,可眨眼间,我又失去了一切。

  同样,也失去了最重要的那些人。我发疯一样的从精神病院逃了出来,甩开了追我的医生。山下的天依然晴朗,行人匆匆,生活急促的大城市和梦中如此的相似。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在街边狂奔的我,没有头发一身脏乱的病号服,还有满胳膊的青紫。或许不正常的,真的是我自己吧。   当我走到熟悉的十字路口时,却再也不敢迈出一步。记忆中,不,在梦里。这里应该就是永宁街,可在我面前的,却是一条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店铺林立。其他的地方丝毫没变,可唯独这条街,已经再也不是记忆中的那条街了,我望着街上陌生的建筑,和那些陌生的人,感觉身体在禁不住的颤抖,我有些颓然的坐在了路边,直到现在,我依然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曾经发生的那些都只是梦吗?或许真的是,我有着精神病,我一直都生活在自己构建的幻想世界中。

  没有白乐,没有白玥,更没有曾经发生的种种

。   但是,问题又来了。我将一直紧紧攥在手里的半张照片展开,上面那些熟悉的面孔,还有背后已经化为废墟的永宁街。就好像事情就发生在刚才一般。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会突然的“醒来”?而且永宁街早就已经不存在了。如果一切都是梦的话,为什么还会有这张照片?种种的疑问就像一根根细密的绳子,紧紧缠绕在一起,变成了一张毫无头绪的大网。

  我痛苦的将头埋进了膝盖,周围有人小声的谈论起来。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无论是讽刺还是同情,好像都与我无关了。就仿佛我突然出现在了这里。在很不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了这个陌生的地点。

  一阵鞭炮的声音在对面不远处想起,声音尖锐刺耳,就好像在嘲笑我。

  睁眼之间,所有人全部化为虚无,任谁都会崩溃的。再者说,从刚才无法反抗那些阻拦我的医生就可以看出来。现在的我,也仅仅是普通人而。再也不是那个拥有着变异身体的怪物了。

  虽然我一直都希望变成正常人,如今也已经如愿以偿。可却失去了太多。这样的代价,实在太沉重太沉重。

  鞭炮声已经结束,我的耳边依然轰鸣的回荡着余音,司仪说了句什么我并没有听清楚,但周围的人都鼓起掌来。“快去看看吧,今天这个事务所刚开业,可以免费法律咨询的,听说这个律师团队在北京那里名气不小呢!”走过我身边的两个人高声的谈论着,对面又一阵掌声。我抬起头,撇过不远处满是花篮横幅的对面马路,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红色的门头“明旭律师事务所”在太阳下熠熠生辉。事务所开业,这也是最平常不过的了。可是当我看清事务所的牌子时,却猛然愣在了那里。

  明旭律师事务所。记忆像开闸倾泻而下的浑水,滚滚而来,污浊不堪。但我依然很清楚的知道,如果没记错的话……这间事务所,不就是……张明浩开的!我猛地站了起来,手臂上的伤口一阵撕扯的疼痛,可我已经完全顾不得这些了,看着站在门口那个穿着西装挺拔的身影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么……不仅仅是他,甚至王旭,白乐,白玥,还有大家……都依然存在这个世界!   想到这一点我感觉身体都快燃烧起来。艰难的挤开人群,或者说,他们看到我的样子,都很自觉都让开了。我最终还是走到了人群最里面,站在门口的几个人,在最边上一身西装,显得意气风发的年轻人,让我的几乎喜极而泣。面前这个略显青涩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男人虽然与曾经的老成稳重不同。可我依然认得,甚至可以肯定,他就是张明浩!我指着他,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干裂的嘴唇只能干张着,浑身颤抖的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