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爱情故事 > 永宁街14之拜访者V

永宁街14之拜访者V

作者:sx小落 发布时间:2014-11-24 10:25:09 浏览数:
鬼妖妖【引子】:(请点击前13篇:《永宁街1之食人树》、《永宁街2之盘骨症》、《永宁街3之血养草》、《永宁街4之死鱼腥》、《永宁街5之肉花伞》、《永宁街6之黑酒吧》、《永宁街7之碟中仙》、《永宁街8之邪笔仙》、《永宁街9之拜访者Q》、《永宁街10之拜访者R》、《永宁街11之拜访者S》、...

)

我顾不得许多,大雨之下熟悉的铃声却异常的刺耳。我冲进雨里,转到了图书馆的后面,那里有护栏断掉的一条,勉勉强强够一人侧着身子通过,其实也是我很早以前偶然间发现的,想不到会在今夜派上用场。此时已经快要八点,天已经很黑了,再加上阴天下雨,四周更是一片漆黑,而且图书馆后面杂物很多,一个废弃的花坛里枯木断枝林立,平时我肯定不会来这里,如果不是这段时间事情层出不穷,让我心里有了充足的准备,可能会找学校的人来直接打开图书馆的正门吧。可是我心里惦记着白玥,已经顾不得许多,索性就直接横身穿过护栏,钻了进去。   我站在泥泞的花坛里找了好久,才摸到那扇虽然被锁死却糟烂的不成样子的小扇后门,长时间的失修,木门很轻易的就被我两脚就踹开了。我闪身进去,掏出了手机,我的手机是国内的杂牌,其实我一直喜欢国内的手机,价格便宜不说,功能还多。急用的时候,真的会帮不少忙,而我这个手机就有手电筒的功能,虽然照亮的范围不大,但总能让我看清周围了。这个后门是设在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下,二楼在前两年好像是杂物室的,去年才摆上书架放上书,整个图书馆一片漆黑,我不敢开灯,借着手机电筒的光,望着空洞洞一排排的书架,一阵急促的心跳。   就好像,在远处的黑暗中,会突然出现某些致命的东西。   我甩甩头,一把抹掉脸上的水珠,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即使黑暗中无形压抑的恐惧使我的心跳与外面急促的骤雨和成了一个节拍。   我深吸一口气按下了拨号键,一阵悦耳的铃声突兀的响起,我记得,那就是白玥的手机铃声。而声音的来源,正是图书馆的二楼。我毫不犹豫的狂奔上二楼,此刻焦急和担心已经完全的占居了恐惧,厚实沉重的楼梯木板被我踩得咯吱作响,好像下一刻就会断裂。图书馆的二楼我从未上去过,里面的书架被摆的乱七八糟,不知道是无暇整理还是有意为之,声音的来源是一角书架的拐角处,可是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出现在手机电筒下的,只有一只小巧的粉红色手机,在黑暗中闪烁着幽幽的荧光。   白玥呢?白玥去了哪里?图书馆里没有找到她,却找到她的手机,想起她听到的歌声,最近发生的事情。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印证着我的猜想,白玥和任亚洁一样中了邪,白玥出事了!   正当我心乱如麻呆站着的时候,一阵歌声忽然响起!好像有一个女人在轻轻哼唱,延绵悠长的曲调,悦耳的声音,可是在下着的大雨的深夜,却显得如此恐怖!空无一人的图书馆里,是谁在唱歌?!“是谁?”我猛地转过身,晃动着手机,可是空洞洞的图书馆哪里还有人!   我渐渐冷静下来,忽然意识到,这样的曲子,白玥下午也哼过……这……不就是任亚洁日记里所写到的别人听不到的传染么!   歌声依然在继续,身后通往楼下的门却“砰”的一声关上了,我深吸一口气,自从搬到永宁街一来,这算是第一次距离未知的恐怖与危险如此的近,我慢慢的向后退去,直到背靠在门上,然后伸手试着拧了一下, 果然如我想象的那样门已经被锁的死死的了,难道,这次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么?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沉闷的雷声从天际蔓延而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站的脚都发麻的时候,歌声骤然停止,原本大脑晕乎的我顿时打了一个机灵,警惕的望向四周,阴暗的书架层层叠叠杂乱无章,声音停止的瞬间,一滴滴的水滴从屋顶滴下来,我随手一抹,伴随着浓重的血腥味,手上是刺眼的血红。   我猛地抬头往上看去,一个人形物体出现在房顶上,我把手机举到头顶,看到了乌黑却纠结的长发,看到了满脸的鲜血,看到了细碎的绿格子裙,她已经死了。……我的大脑一片空白,那是谁……是白玥么?外面响起了汽车行驶的声音,一缕细碎的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传过来照到地板成了一个光点,已经白天了。可是我感觉到的只有刺骨的寒冷!   我喘着粗气,忽然灵光一闪的想起,因为下雨白玥并没有穿裙子的,想到这里我又仔细的抬头看着满脸鲜血已经死去的女孩,虽然体型很像,也是长发,但是我记得白玥今天的头发是用我送她的黄色绳结扎成了两个辫子,那样显得她很是可爱,所以我印象很深刻。那么这个死去的女孩是谁?她为什么会死在这里?满脸鲜血却被横吊在天花板的,是谁杀了她?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随即蹦出来,让一夜未睡的我一阵眩晕,我摇了摇头,觉得还是先离开这里比较好,这样的事情还是交给警察吧,又是一桩毫无头绪恐怖的命案。我又担心白玥的安慰,又是对这诡异的图书馆充满恐惧,所以现在只想早点离开这里。   可是当我握住门把手的时候,却发现门依然锁的死死的,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我烦躁的使劲拉着门把手,典雅古朴的木门被我拉扯的咯吱作响。忽然身后一声沉闷的坠地声响起,我慌忙的转身,发现女孩的尸体已经从悬挂的屋顶上掉了下来,我吐出一口浊气,或许是刚才我太用力了,所以她才会掉下来,虚惊一场后我又专心的去开门,可是随即我的手又停住了,因为我忽然听到了一丝声音,而声音就从身后传来!